感受着轮回枪枪尖传来的凉意,这个小喽啰知道夜殇不是吓唬他,是真要杀他。

  “我说,我说!”小喽啰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听了小喽啰的招供,夜殇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这伙人就是麓山匪,除了出去打探消息的几个喽啰,几乎都在山坳里,这里是他们的一个据点,另外夜殇也询问倒了两个山匪头目栖身的地方。

  夜殇伸手将这个小喽啰的坎肩扒了下来,接着摇摇头,“当山匪不是罪不可赦,但是你们不该杀人满门。”说完话的夜殇轮回枪一挥,将这个开始还一副凶神恶煞的小喽啰咽喉割断了。

  将坎肩穿好,夜殇把轮回枪收进储物戒指,将头发揉了一下,让自己跟小喽啰的模样差不多,接着就朝着山坳走去,他打算混进去看看。

  到了山坳,夜殇没有直接进入,虽然被人发现的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不想冒险。

  他顺着山坳侧面的山峰前进,躲开了两个岗哨,顺着山坡滑进了山坳,接着随便走着。他现在的装扮虽然没有山匪彪悍,但也差不了太多,他觉得没必要紧张,山匪这么多也不见得大家之间都认识。

  夜殇朝着山坳最里边走去,他知道麓山匪的两个头目黄君和黄觉就在山坳最里边的两间石屋内。

  离着山坳里边越来越近了,夜殇大大方方的拿着喽啰的佩刀行走着,装城了巡逻的样子。

  有几个山匪看见夜殇,也没有询问,慢慢的夜殇接近了山坳最里边的石屋。

  一间石屋外边站着两个山匪,夜殇没有接近,而是来回走动,继续装出巡逻的样子。

  这时候石屋的门帘掀开了,穿着虎皮坎肩的黄觉出来了。

  “二麻子,去搬几坛酒来,送我房间。”黄觉对着站岗的山匪喊了一声。

  “好嘞,二当家的稍等,你过来跟我去搬酒去。”二麻子对着夜殇招招手。

  夜殇小跑过去了,有机会接近两个山匪头子,夜殇是不会放过的。

  二麻子带着夜殇朝着山坳东边走去,随着走动夜殇心里怒火冲天,因为他看见了牢房,里边关着七八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这就看出来,这货麓山匪有多残暴。

  “看什么看?表现好,我跟二当家的说说,你会有机会的。”二麻子瞪了夜殇一眼,带着夜殇进入了一间库房,里边摆着的有熏肉,还有酒坛子。

  二麻子搬了两坛,夜殇将佩刀朝着腰里一别,跟二麻子一样搬了两坛子,然后跟在二麻子的身后,朝着黄觉的石屋走去,也就是没有人站岗的那间石屋。

  另外一间石屋还有人站岗,夜殇明白了那个站岗的是大头目黄君的跟班,二麻子是二头目黄觉的跟班黄觉的石屋十分的奢侈,石床上铺着绒毯,地上满是兽皮,桌子上的烛台是黄金的,他坐着的椅子扶手还挂着珠宝手链。

  在石屋的一边,竖着一根木桩,木桩上捆着一个全身赤Luo的女人,女人双手被拉开固定在木桩的横梁上,女子低着头,夜殇看不到他的面孔,只能从胸口起伏看出她还是活着的。

  “吗的,不出抢劫手里就痒,你们两个陪我喝酒。”黄觉骂骂咧咧的说道。

  二麻子屁颠屁颠的将酒坛子打开给黄觉倒了一碗。

  “咦,你小子怎么有些面生?”黄觉看着夜殇说道。

  “二当家的,小的是新来的?”夜殇弯身说道。

  “真是,痞子五怎么叫你一个新人巡逻?”二麻子编排了痞子子五一句。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夜殇哪里知道什么痞子五。

  “好了,外边有那么都岗哨,不差你一个,来喝酒。”黄觉倒是没有警觉。

  三人拿着酒碗就开喝了。

  在第一坛酒喝完的时候,黄觉让二麻子去安排人弄点烤肉。

  ,最新章节…u上酷匠&网w

  打算给黄觉倒酒,夜殇发现一个酒坛子空了,他转身就去开另外一坛。

  拿酒坛子的时候夜殇脑子灵光一闪,手一抖将酒坛子收进储物戒指,接着牛大叔给他的烈酒从储物腰带里拿出一坛,然后转身挡着黄觉的面打开了。

  “咦,酒味很浓,快,快倒酒!”酒坛子打开,黄觉就闻到了酒味。

  “好酒,就是太烈了,想不到上次打劫那个酒家,还有这样的酒,再倒酒。”喝了一碗之后,黄觉的脸就红了,接着让夜殇继续倒酒。

  黄觉的酒量不错,不过这连续的几碗下去,他也有些晕了。

  看黄觉快倒下了,夜殇继续倒酒,“二当家好酒量再来!”

  “这酒太好了,你别碰,这只有我们兄弟能喝。”黄觉醉醺醺的,但还记得好东西不能给别人。

  喝!一回就让你用脖子喝!心中暗骂了一声,夜殇继续给黄觉倒酒,当一坛酒下去黄觉就倒下了,躺在了地上。

  拿出轮回枪,夜殇一枪就插进勒黄觉的咽喉。

  剧烈的疼痛让黄觉醒酒了,双手抓着插入咽喉的轮回枪摇晃着,可夜殇的轮回枪已经将他的脖子刺穿,将他固定在地上。

  双腿乱蹬了几下,黄觉不动了。

  “救我!”一丝微弱的声音传来。

  夜殇转头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那个没穿衣服被绑在木柱子上的女子抬起头来了,正在张嘴说话。她嘴唇干裂,想必被折磨很久了,她醒来是因为黄觉双腿乱蹬,蹬到了木头柱子。

  夜殇转身将原来的酒坛子打开,倒了一碗酒给女子喝了,“你别出声,我有机会一定会救你,现在不杀了另外一个山匪头目,即便是跑也跑不了。”

  听了夜殇的话,女子不说话了,只是大口的喘气。

  夜殇将手里的酒朝着黄觉的咽喉倒下去了一些,他怕血腥气引起别人的怀疑,都是山里生活的人,对血腥味是很敏感的。

  做完了这些,夜殇就站在了石屋的门后,等着二麻子回来。他想要进行下一步行动,必须杀死二麻子,要不然二麻子回来发现这里的情况,一喊就全完蛋了。

  一刻钟的时间,二麻子哼着小调回来了,一掀开门帘二麻子愣住了,黄觉躺在血泊里。

  在二麻子发愣的时候,夜殇出手了,左手勒住二麻子的脖颈,右手将他的脑袋用力的一般。

  咔嚓!一声脆响之后二麻子不动了,脖颈被夜殇拗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