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玩意儿!”石天林低声骂了一句。

  “这是一个真小人,当初十一在擂台上打伤了他弟弟,他就一直记恨着咱们太璇峰,你们都记着点,以后天岳峰的弟子如果找茬,就朝着残了打,打一次不长记性,那就多打几次。”青姬开口说道。

  “十三叔,跟你有仇的那家伙不就是被他带走了?”唐天看着夜殇说道。

  “嗯,我记得呢!”夜殇点点头。

  “什么情况?十三你还有仇家?”杨蕾皱皱眉,看着夜殇问道。

  “没什么的大事,一点小冲突。”夜殇摇摇头说道。

  “在收徒大典上,跟我们一起来的一个家伙,在考核中使阴招对着十三叔出手,让十三叔受伤,差一点被淘汰,不过后来被十三叔将锁骨打断了,考核进行不下去,他就被刚才那人带走了。”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