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储物戒指里的货架上夜殇看见了很多丹药,这些丹药,有的是封尘自己炼制的,有的是他收藏的极品丹药。

  收获太大了,大得夜殇都没想过。

  圣鼎经是要还给药谷的,不过夜殇打算自己记下来之后再还,至于其他的封尘留下的,那都是自己的了。

  稳定了一下情绪,夜殇和白鸟出了山洞,山洞内有些压抑,夜殇有些不习惯。

  白鸟一直跟在夜殇身后。

  到了平台上,夜殇朝着上边看去,现在要考虑出去的问题。

  看着崖壁,夜殇知道要爬上去很难,再说这崖壁上还有着一头恐怖的地龙虫。

  拍拍白鸟,打算盘膝修炼恢复伤势的夜殇脑子灵光一闪,自己不知道这白鸟的品种,可以到灵物图鉴力查找。

  夜殇将灵物图鉴当中的妖兽和灵兽篇章翻遍了,也没找到关于白鸟的记载,白鸟倒是跟其中的两种比较接近,一个是青鹏,上古洪荒异种青鹏,白鸟的利爪和利啄跟青鹏接近,双翅、尾翼以及羽毛颜色跟以金石为食的玄鸾很接近。

  查不到结果,夜殇就放下了灵物图鉴,盘膝在平台上修炼,白鸟倒是很安静的呆在夜殇的身边。

  接下来的几天,夜殇就呆在平台上修炼,恢复着伤势,身体上除了右臂没有完全恢复。

  白鸟这几天倒是很安静,夜殇给它吃了辟谷丹,它每天就呆在夜殇的身边,翅膀上的伤势恢复的也差不多了。

  虽然生命无虞,可夜殇还是有点着急,这出不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白鸟,你伤势好了,能带我飞上去么?”一次修炼完毕,夜殇看着身边修理羽毛的白鸟开口问道。

  夜殇也就是随口一问,可白鸟真的点了点头。

  这让夜殇十分惊讶,他原本就是无聊的发问,但白鸟的表现说明了真有机会。

  有了希望,夜殇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白鸟现在还是幼年,羽毛都是嫩毛,利啄上还有青皮未褪,带着自己飞上去的难度可是不小的。

  再次修炼了一天,见白鸟翅膀完全痊愈了,夜殇打算离开。

  在离开前夜殇用黑铁枪,在崖壁上撬下一块儿大岩石,将洞口封住了,然后对着白鸟点点头,“我们走?”

  听了夜殇的话,白鸟站直了身躯,双翅展开,慢慢的舞动着,白鸟的身躯有半丈高,双翅张开也有两丈多宽。

  “嗯,那我们就试一试,我到你的后背上,会影响你的飞行,你飞起后,我抓着你的爪子。”夜殇指了指白鸟的利爪说道。

  这是夜殇这两天得出的结论,白鸟身躯不大,如果坐在白鸟的后背上,那会给白鸟带来的压力,如果只是抓着白鸟的爪子,那也就是自身的重量,对白鸟来说带来的影响比较小。

  至于很重的黑铁枪,夜殇没打算丢弃,他打算看看情形决定,如果白鸟带不起自己和黑铁枪那干脆就放弃,那样的情形下,即便是不带着玄铁枪,白鸟也飞不到悬崖上边。

  如果能带着自己和玄铁枪飞起,那就有机会,大不了关键的时候丢掉黑铁枪就是。

  白鸟双翅一展凌空飞起,在平台外飞舞,接着一个盘旋到了夜殇的头顶。

  见白鸟飞回,夜殇双腿发力身子猛的跃起,右手一扬抓住了白鸟的利爪。

  带着夜殇,白鸟离开了平台。

  离开了平台的白鸟,在峡谷内盘旋着上升,提升的速度很快。

  感觉白鸟没什么压力,夜殇心里松了一口气,白鸟能保持这个状态,飞上去是没问题的。如果白鸟状态下降,那就丢掉黑铁枪。

  如非必要夜殇真得不想丢掉黑铁枪,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玄铁枪,可毕竟陪伴了他很久,有着特殊的感情,那也是古老爹给他的礼物。

  白鸟飞行的速度很快,即便是盘旋上升,夜殇能感觉到崖壁的在不断的下降。

  随着白鸟的上升,夜殇看见了地龙虫所在的地方,两鲜红的触角还崖壁上攀爬,其中的一只触角上还缠绕着一头黑虎,黑虎还在吼叫,但注定会被地龙虫吸食掉全身的血肉精华而亡。

  这时候夜殇知道出去没什么问题了,白鸟已经飞过了半程,一点力竭飞不动的表现都没有。

  一盏茶的时间,夜殇的视野开阔了,白鸟带着夜殇飞出了悬崖。

  上了悬崖,白鸟没有直接降落,又带着夜殇朝着前方飞了六七里才降落,毕竟悬崖上边还是地龙虫的地盘。

  白鸟降落在一颗古树下,夜殇揉了揉有着酸麻的右手,看向了白鸟,“原本追你,是想驯服你,让你当飞行驯兽,这次你救了我,我们就是朋友,你愿意跟我走,还是自己去生活?”看着白鸟,夜殇思考了一下说道。

  经过几天的相处,夜殇知道了白鸟不寻常,也不用看待妖兽的眼光去看白鸟了。

  白鸟扭头看着夜殇,闪着精芒的眼睛打量着夜殇,倒是没给夜殇答案。

  等了一会儿,不见白鸟离开,夜殇很高兴,“你不离开,那就跟着我走好了。”

  重重的拍了一下白鸟的翅膀,夜殇就在前边带路,白鸟跟在夜殇的后边前行着。

  如果是寻常人,在阳光稀少、树木遮天的环境下可能会迷路,但这个在夜殇身上不会发生。

  两个时辰后,夜殇和白鸟出现在竹屋前。

  夜殇到了竹屋前的时候,看见宫玄正在竹屋前的院子内焦急的来回踱步。

  见到夜殇回来,宫玄快走几步,在夜殇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小十三你跑那里去了?昨天我来不见人,今天还不见人的话,我就要禀报诉师尊了,咦!这是什么鸟?”

  看正6版章节上'酷v匠PM网

  吼了两声夜殇两句,宫玄看见了跟在夜殇身后从树林里走出来的白鸟。

  “我的新伙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鸟。”夜殇脸上见汗了,宫玄的这巴掌正拍在夜殇受伤的右臂膀上。

  “你这是受伤了?”看着夜殇的脸色不对,宫玄打量了夜殇一眼问道。

  “出了一点事,右臂断了。”夜殇点点头,他知道伤势是瞒不住人的,也没必要隐瞒。

  “笨蛋,出去练习实战,要懂得打不过就跑。”宫玄瞪了夜殇一眼,从腰间拿出了一瓶丹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