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微一笑,一把抓住了男子的手臂,直接将针头插进了他的胸口,只见他脸色剧变,顿时变得铁青无比,看来注射器里面的肯定是毒药无疑。

  另一个男子见状,也吓了一跳,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一个伤员会有如此灵活的身手,和如此之大的力气。

  李医生见状,也举起一个凳子朝我走了过来,如果我出去了,也就意味他们的厄运要降临了。

  我连忙拉着苏慧的手说道:“别怕,他们伤不了你的!”此时苏慧也吓得不轻,不过,她更是对我的表现惊讶万分,虽说她知道我的身手很好,但是我断了一条腿还能如此灵活。

  “李医生,今天旧账新账一起算吧!”我冲着李医生说道。

  “砰!”李医生挥着凳子打在了我的胳膊上,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铁管做成的凳子,竟然打弯了,而我一点事也没有。

  '酷e匠c网lz正版CV首&发&j

  另一个男子傻眼了,他也顾不得太多了,推起一旁的一辆手术车向我冲了过来,为了苏慧的安危,我不得不暴露自己的实力,一脚踹向手术车。

  “砰!”结果我用力过猛,男子被我连车带人都踹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如果他知道我是超能者,肯定会被吓死,但这种人还不配知道我的身份。

  李医生见我站了起来,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不可能的,四天前,你明明腿断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了”?

  苏慧也惊讶的望着我,说道:“阿勇,这是怎么回事,你明明......”。

  “哈哈,我的腿是断了,但我一条腿也可以踹人啊!”当然我断的是左腿,而我踹人的是右腿,我不能让李医生知道我的秘密,至于苏慧也就罢了,她早晚都要知道。

  李医生似乎也看出了端倪,我的确是跳了起来,然后右脚踹出去的,但他更加惊讶的是我的身手,以前他就是我的其中一个主治医生,他对我的身体很了解,不可能短短半年的时间,我就如此厉害。

  “你......!”李医生果然吓得不轻。

  “你什么你?刚才的这一幕,我都录下来了,你就等着坐牢吧!”说罢我掏出了一支微型录音机,当然,在三天前,我就让叶小军帮我带了个录音机来,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

  李医生脸色铁青,怪不得他敢这样,原来我在他眼中就是个病秧子,只是他千算万算,就算没有算到我会如此厉害。

  十分钟后,一辆警车到了医院,李医生被带上了车,而两个男子也被带进了急救室,据说那个被注射药剂的男子死了,我心中暗暗后怕,还好受伤的不是我。

  “可惜你不是......!”叶小军突然打来电话,说他们在山中找到了一个木屋,而且,他的手下还有两个被毒虫叮伤了。

  竟然发现了老妖道的踪迹,我也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于是,我让苏慧推着轮椅回到了公司,为了不让我爸妈起疑心,我们直接把轮椅扔进了仓库,徒步上楼。

  见到我爸妈第一件事,自然是被我爸训了一顿,说我惹事了,还要拖累他们,他们不知道什么事,但他更担心我的安危。

  见到我和苏慧一起回来,我妈眼睛一亮,以为苏慧是我女朋友,因为上楼的时候,苏慧不相信的真的痊愈了,而是一直拉着我的胳膊,所以我妈误会了。

  “苏总,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我妈有些尴尬的说道,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她不知道苏慧去给我送饭了,只知道冷梅是我们两个公司的美女助理,毕竟是冷梅把他们二老接来的。

  “阿姨,阿勇的脚扭到了,我扶他一下!”苏慧不会说谎的女孩子,却第一次和我妈说了个善意的谎言,之后,苏慧只聊了一会变回自己的公司了。

  “阿勇啊,最近你一直不回家,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改天给你按揭一套房子,就在县城住吧,只要你好好工作,赚钱多少,我和你妈都不要你的!”我爸淡淡的说道。

  我无奈的说:“老爸,以后我会赚钱把这套房子买下了,你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我爸脸色很不好看,说道:“以后说话靠点谱,你一年才赚多少钱的,这套房子随便也价值一百多万”。

  “老爸,说实话吧,这套房子的钱我都快凑齐了,你不用担心别的!”我淡淡的笑道。

  “小子,你干这行可不是什么好的行当,私家侦探就是调查别人的隐私的,所以我不看好你这个职业,而且你的身体不好,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和你妈怎么办!”我把很认真的说道,当然,我不可能告诉他,我从来不跟踪别人隐私,毕竟,私家侦探确实是这样工作的,没法改变的,但我就是个特例。

  我妈也凑了过来,关心的说道:“是啊,阿勇,毕竟那样很容易得罪人,你还是别干了,我和你爸说了,以后还给你开家超市,我们安安心心的就好了!”

  “好了,爸,妈,我会考虑好的,过几天再给你答复!”我明白爸妈的苦口婆心,但是他们不知道我有超能力,至少现在还不行。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偷偷给叶小军打了个电话,就是不想让爸妈听到,叶小军告诉我,老妖道似乎很晚才会回家,而且在自己居住的木屋周围,放养里很多毒虫。

  不过,我担心的是,叶小军已经去过了老妖道的家,难保他不会察觉,老妖道的胳膊断了一条,为什么不在家养伤,难道他没回去?

  第二天早上,医院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回去输液,为了敷衍一下,我也只能找人送我回了医院,因为李医生被我送进了牢房,对医院的负面影响不小,院方对我也很尴尬,换句话来说,我是为他们除害了。

  我刚躺到病床上,一个女护士就说,今天下午有个老头进入了我的病房,后来被他们赶走了,她们还因为是偷东西的,不过见到老头并没有偷东西,也就没有跟他计较。

  听到了这里,我心头一震,这老家话果然可怕,竟然跑到我病房里来了,看来该小心的人应该是我了。

  女护士走后,我连忙拔掉了针头,毕竟我的伤势好了,我才不想打吊瓶,但是就在此时,地面上突然跑出来一只蜈蚣,金色的脑袋,摇摇摆摆的爬行着,速度很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