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啊,这东西管不管用啊,我感觉心里没底!”洛河担心道。

  “你怕什么?鬼魂未必可以伤到你,我们都是超能者!”我淡淡的说道。

  “谁告诉你我是超能者了,从来没人相信我是超能者!”洛河低落的说道。

  “什么?你不是超能者?”我当真震惊了,这家伙竟然不是超能者,那怎么还让他来了?

  洛河收起桃木牌,无奈的说道:“我也是族长钦点的,和你一样,但是到现在我也没有发现我的超能是什么,师父说族长和他说过,有些超能必须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可以激发出来,竟然族长都说了,肯定是有道理的,而且族长还发令给师父,非要带我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万一超能力还没有激发出来,人就挂了怎么办,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族长到底是何等实力的人,但他们都那么相信他,我也不好妄加舆论。

  “阿勇哥,鬼魂快到跟前了,我们要不要攻击!”张英倒是说话稳重一些,不像她妹妹那样,一口一个帅哥哥。

  “对了,赶紧求助其他人!”洛河说罢连忙发出求救信号,但是他们敢来还需要点时间,眼前的问题我们要自己解决才行。

  “再等一下,它们似乎看出了我们的桃木牌,不敢靠近,张英妹子你先保护好洛河,他的实力不清楚,我怕受到伤害,我先去打散最近的鬼魂”。话落音,我便冲向了三个男鬼。

  我从空间冢里掏出一把桃木剑,这把桃木剑被我打了十只销魂咒的咒语,当然桃木牌的承受能力只限于此了,多打一只都会被撑爆。

  如果是普通的鬼魂也就罢了,这些厉鬼的速度很快,我的桃木牌连续攻击三次,只杀掉了一只厉鬼,其他两只便用阴气攻击我,一股股凉意袭来,就像在冷库时候的感觉,寒意刺骨。

  这时十几只厉鬼围攻了过来,我的桃木剑还可以使用七次,我连忙施咒,只要不超过十只咒语就不会被撑破。

  “呜呜......!”刚才那种声音又来了,该不是光妖吧?那妖物的实力太强悍了,超能者都能轻易迷惑,我不得不万分小心。

  尼玛!这些鬼魂的攻击力果然不一般,不一会我就把持不住了,一只鬼王突然抓住了我的拿剑的左手,虽然我不是左撇子,但是左手拿东西比较顺手,而有一只鬼王却跳上了我后背,我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这种情况很难逃脱。

  “砰砰!”一群厉鬼见状便一拥而上,对我进行拳打脚踢,仅仅十几秒,我就一股眩晕感,尼玛,你们打架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我连忙求救:“快来帮忙啊!”但当我回头时,竟然发现他们三个竟然也被一群鬼围攻了,洛河的脸已经变成猪头,看来我还算是幸运的。

  “啊......!”只听一声惨叫,洛河被一只鬼王举起来扔了出去,狠狠的飞向几丈之外,我心里只能的祈祷了。

  “冰......”。

  “火......”。

  这时姐妹花见到洛河受伤,纷纷使用自己的绝招,原来张冉全的超能竟然是冰,而且只有在危机时刻才可以使用。

  不一会,熊熊烈火中便传来一阵厉鬼的惨叫声,那些鬼王也不能幸免,张英的烈火确实够强悍的。而妹妹张冉全却利用冰系定住了五只厉鬼,一时间它们也不可能逃脱。

  而我,却撑不住了,被群鬼群殴,怎么可能安然无恙,还好我护住了脑袋,没有被鬼打中脸。

  “噗!”好不容易腾出左手,我挥剑刺死一只厉鬼,但是我身上却被两只鬼王压住了,鬼王比厉鬼的实力高得多了,我根本甩不开。

  “我来救你吧!”这时一旁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回头一望,竟然是洛河,这家伙脸上的伤也消失了,而我却倒霉了,原本还能护住脸的,谁知在我回头的时候却被一只鬼王钻了空子,一拳打在了我眼眶上,估计这下破相了。

  谁知洛河竟然笑了,我骂道:“你小子还笑,你刚才摔了这么重都没被摔死,你的命大啊,但我快要挂了,赶紧救我啊!”。

  这时几只厉鬼便向洛河冲去,谁知这傻逼竟然不知道逃跑,反而向我扑了过来,他直接压在了两只鬼王的身上,两只鬼王被压得不轻,当然最惨的自然是我,两只鬼王在我身上压着呢!本身就承受着一股重量,现在又被他这么一压,我险些连昨晚的饭都喷出来了。

  “你小子不要命了,自身难保了,还来护我?”我吃力的说道。

  “哥啊,我现在才知道,原来的我的超能力就是恢复力,它们打不死我的,即便我又伤口也可以在几秒钟的时间恢复!”洛河淡淡的说道,一点也没感觉好奇。

  “啥?”竟然有这种魔法,师父奖励我的一瓶药好像也有这种功效,洛河竟然是打不死的?竟然自行恢复,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别人。

  “所以我来当你们的肉盾吧,尽管有点疼,但我也忍了,谁让我们是好基友呢!”。

  “去你爷爷啊,谁跟你是基友!”我连忙推了他一把。

  “别介啊,哥,兄弟跟你开玩笑的,我也喜欢女孩的!”洛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说道,我也算是服了,这种情况下还能开玩笑。

  …看√E正A版‘章.节7\上酷@:匠)网i

  “我们来了,冰火两重天......!”这时姐妹花也冲了过来,她们大喊道。

  “不要啊!”我惨叫一声。

  “好痛啊!”洛河也大叫了起来。

  没想到姐妹花的冰火两重天竟然将我们两个一起包围了,一边是冰箭向四周射了过来,一边是熊熊烈火,还好洛河在我上面,不过这次他很不好了,身体直接变成了黑色,衣服全被烧焦了。

  我也被殃及到了,一只脚都被烧黑了,而且连拿桃木剑的左手也被冻成冰条,简直就是钻心的疼痛。

  “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听洛河说他可以瞬间恢复,所以我们才出此下策的!”张英有些内疚的说道。

  “哥,我吗,没事,我已经不疼了,就是身上的衣服都被烧焦了!”洛河满脸是灰的爬了起来,虽然他没有受伤,但是浑身被烧成灰黑色,一笑起来就像是非洲人一样。

  “我回来了,你们没事吧?师弟,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说话的正是安居天,这小子打一个鬼王竟然打了这么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