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说,我的师父叫朱齐后,他是一个道士,但是他专门炼尸为生,靠尸体来给自己谋利,但你说的四个死尸,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虽然我早知道师父靠死尸牟利不对,但是师父说,那些道士协会的看不起他,他证明给他们看,他是有实力的。”男子说道。

  “道士协会?”对于这种组织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虽说我国有道士四万余人,但是真正参与的灵异事件的并不多,他的师父也是个奇葩,竟然靠尸体赚钱,不过控尸却是道家的禁忌。

  “恩,我师父说,当年他加入了道士协会,但是因为一次失误,反被小人所害,因为当年师父还不具备能力和那人作对,一气之下,他脱离了道士协会,但是后来的事情他不愿意说!”男子淡淡的说道。

  “那你知道,你师父现在何处?”我盯着男子问道。

  男子眼神有些恍惚,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师父,久居深山,不愿意出来,不过最近他出来过两次,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做什么了,好像说要组建一个组织,具体组织叫什么名字,他不肯说!”

  我们县城区域只有一座土山,山高五十米,方圆也就几公里,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躲到山里害人!而且男子说他师父,最近出去过一次,也不知道和叶小军被绑架的事情有没有关系,就算没有,我也不可能让妖道再次害人!

  男子,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最后我把他交给了村长,对于那个妖道,我现在还没有具备条件去抓他,只有他不出来害人,我到不介意放他一马,等过上一段时间,我的道术精通的时候,再去找他算账,总之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完事的。

  晚上我们被安排在了于洁的家里,我和王凯一张床,于洁和冷梅一张床,王凯的体积太大了,一米二的床几乎都被他自己给占完了,而冷梅无奈也只能和于洁挤一下了,毕竟这丫头出来独来独往惯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住,反正喜欢一个人生活。

  第二天,我们早早就告别了于家,冷梅开着奥迪带着我们回到了学校,安顿下于洁,我们的事情就算完成了。

  原本还想再次见见师姐,可是我每天很早就睡了,也没有梦到她,想来也是,只有她来找我的时候,她才会出现,我现在还没有方法来召唤她,她说的师父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如果她不来找我,我还真不知道我还有个师父。

  好多天没有接到大单子了,上次的慈善会,我也很心疼,如果不是看在于洁的面子,或许我不会捐助那么多,现在搞得我还有十多万,再加上公司要开支,资金就快成难题了。

  期间冷梅来向我借钱,她的母亲病情加重了,需要钱做手术,原本一下冷傲的她从来不会伸手问别人借钱的,但是她才去苏慧公司上班,也不好意思开口,于是我很大气的给了她十万,毕竟她救过我一次,这点钱对于现在的我还算不得什么。

  /$看正.版,C章节上%酷n1匠#:网F

  留了三万块钱备用,我也不打算出去了,而是在房间里修炼道术,足足待了十五天后,我才出来,期间都是苏慧给我送饭,这丫头和我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不过我对她可没有非分之想。

  这半个月冷梅忙着她母亲的事情,也没有上班,我和苏慧说起过这件事,苏慧也很同情她,她说冷梅也不开口,她也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如果知道早就给她拿上几十万救命钱了,毕竟在朱家古宅冷梅也救过她,比我的功劳大多了,几十万苏慧根本不在乎。

  三天后的下午,冷梅突然闯进来我公司,不过她好像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在这破县城真正可以伤到她的人应该还没有,就算是我也有点难。

  “冷梅,谁把你伤成这样,你不是在医院看你妈妈吗?”我焦急的问道。

  “田阿勇,我今天遇到一个很厉害男人,他出手速度很快,他好像有些和你一样的超能,速度比你还快,他说要找你,我说你不在,但他却出手攻击我,可是我和他交手仅仅半分钟,就被打成了这样了,他没有下死手,而是说要和你较量一下,我怕他伤到你,所以我就.......!"冷梅显然很虚弱,说道这里就晕了,我连忙把她抱进了她原先的房间。

  听到冷梅的话,我不由得一颤,比我速度还快?这肯定不是普通人,难道他也是异能者,如果不是不可能半分钟内就把冷梅打伤的,而且冷梅的身手我是见过的,就算是杀手也可能打得过一个驱魔人的,但他又是怎么知道冷梅认识我的?

  我把冷梅安顿睡下了,心里一直捉摸着这人的来历,如果不是冷梅今日遇到的这个家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第二个异能者,竟然有第二个,就会有更多的异能者,他们又是怎么来的,记得师姐说过,师父很神秘,现在我还没有资格见到他,难道这些人会和师父有关系。

  这人攻击冷梅,肯定想试试我的实力,他竟然找到这里,定然就会知道冷梅是我以前的助手,想知道我的实力,肯定要先试试冷梅的实力,如果连冷梅都打不过,更不要说我了。

  当然但愿这人不一定是恶人,不然这世界要遭遇了。

  次日清晨,冷梅醒了,我给她准备了早餐,她说那个男子让我去一个地方和他见面,虽然我不知道对方的地,但也要去赴约,不然我的朋友和亲人就不会安宁。

  上午十点半,我打了出租车来到了淝水湖畔,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里平时可是那些情人约会的地方,难不成还想搞基不成?

  我站在大桥下,静静等待着神秘人的来临,这里和那天我见到的阴脉不远,但这里比较僻静,杂草丛生。

  等了半个小时,只看到了一个骑三轮车的老头和两个妇女路过,其余根本没有其他人,难道冷梅记错地点了,毕竟冷梅从小在米国长大,对于老家的地方还不清楚,神秘男子和她说的确实是这里。

  有过了几分钟,我看到一个乞丐走了过来,浑身脏兮兮的,没有一处干净的,腰间缠着一包东西,背着一个发黑的破布包。

  见我站在河边,乞丐竟然不走了,打量了我一番,之后他便坐在了地上。

  我心里一阵疑惑,难道这就是冷梅说得神秘男子,如果是,这也太磕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