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于洁突然玉手拍了三下,门道两旁的教室便突然就冲出来一行人,手里拿着碎花和剪纸。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这阵势太隆重了,我都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这样拿出十万块来做慈善会不会被笑话啊?

  难不成这个校花还没有表现呢,我就变成了笑话了!

  之后校长把我们请进了办公室,很客气的说道:“听说,田总这次要来我们学校搞慈善,我们特地安排了欢迎仪式,不知道您还满意不?”

  “额!”我楞了一下,连忙笑道:“满意,满意,怎么会不满意呢!”

  “这次啊,太太突然了,田总还是第一个来我们学校搞慈善的,我们都受宠若惊啊,还好小洁提前通知了我,我们早作准备了,不然太寒碜了!”校长一句一个田总叫得我,浑身不自在。

  不过他那句小洁叫得挺亲热的,不应该叫于洁吗?毕竟老师哪有直接叫小名的?

  “没事,没事,我这次呢,也是刚开始接触慈善这事业,以后还有很多要熟悉的地方!”我客气的说道,脸都快变绿了。

  之后,学校师生很迅速的搭起了讲台,并且挂了几条横幅,其中一条写:“隆重欢迎本县著名青年企业家田阿勇先生,来我校做慈善活动!”。

  之后全校师生齐刷刷的站在了操场上,足有三百多人,这次糗大了,原本准备拿上十万块来糊弄一下完事了,但看到这阵势,我感觉十万块拿不出手了。

  于是校长带着我和于洁走上了讲台,校长问道:“不知田总这次可以为我校赞助多少,无论多少,我们全校师生都万分感激!”

  我停顿了一下,对着台下道:“这次是我初次做慈善活动,因为大家也知道,我是自主创业的,虽然不能向那些慈善家一样,资助几百万,但是几十万还是可以拿出来,所以呢,这次我拿出五十万!希望可以为贵校带来一些帮助!”

  站在台上演讲,我还是第一次,不过毕竟我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早就不惧怕上台演讲这种事了。

  “嗷......!”即便我只捐助了五十万,台下仍然大声欢呼,毕竟那个年代,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

  我回头看了看于洁,于洁小声说:“你不是说一百万吗?怎么是五十万啊?”

  我小声道:“你以为校长是你爹啊,何况我也没有这么多钱显摆啊!”

  “校长本来就是我爸!”于洁小声嘟囔着,当然这声音绝对逃不出我的耳朵。

  我心想这次太失利了,如果多赚点钱再来搞慈善就好了,也好在未来的岳父大人面前多显摆一下,她肯定会高兴的直接把女儿许配给我了。

  “你想什么呢?”正在台下欢呼的时刻,于洁突然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

  “嘿嘿,想你呢!”我不正经的笑道。

  “不要脸!”于洁嘟着小嘴说道。

  “对了,我记得举英语怎么说来着?”我鬼笑道。

  “shameless!(不要脸)”于洁很自然的回了一句。

  “......!”我也知道啊,只是一时没有想起来。

  晚上的时候,我并没有来得及走,毕竟这里是农村,回去的车子太晚了找不到。

  对于这个‘未来岳父’吧,他也挺客气的,害怕我住不惯民房,特地要给我找间村里卫生室的卧室住,我说算了,我也是农村出身的,而且我爸妈现在还是农民!

  于洁的爸爸有些惊讶说,你的父母也在农村啊,你都这么有钱了,怎么不接他们去城里啊?

  我说爸妈习惯了农村的生活,不习惯去城里,唉!我也许心想你们是真没见过有钱人呢,还是假没见过啊,我这叫有钱人?那城里的那些富豪算什么?

  最后,于洁的爸爸,搞了几瓶‘陈年’老酒,不知道哪位亲戚送得,肯定多少年不舍得喝,包装盒都烂的不成样子了,我说这样的酒才是陈年老酒。

  酷p匠|&网正版%首W发…E

  结果一桌子酒菜,七八个老师喝得是晕头转向,当然我的酒量自然不是他们灌醉的,不过为了给他省点酒,我只喝了几两。

  于洁的爸爸趁机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我差点就说,我本来就是想来提亲的,但我还算清醒,肯定不会说胡话。

  酒席散场,我被安排在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里,因为于洁爸爸是校长的缘故,家里住的也是平房,不过就是陈旧了一些罢了。

  他们的房间很少,两个老人谁在厢房,堂屋就留给我和于洁,我睡东屋,于洁睡西屋,我心想着老家伙也不怕我会欺负他女儿,不过看他那表情他倒是巴不得呢,还想套我话,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睡到了凌晨二点,我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汪汪”声,而且狗叫声是越叫越厉害。

  “嗷......!”不久后,只听一声惨叫,“汪汪”声就没了,还有几声狗叫声自从远处传来的。

  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为是偷狗的,不过想想这时间似乎不对劲,我们老家经常被偷狗的也,一般是在大冬天,快过年的时候,这时候天气热,大老爷们都在外面睡觉呢,睡会傻b的去偷狗。

  我悄悄的站了,准备趴在窗户上看看!

  “阿勇,你干嘛呢?”这时于洁突然站在了门口,但她见我只穿一条内裤,连忙就转过身去,我心想这农村的房子没有按门诊不方便,不过于洁一直防着我呢,连牛仔短裤都不舍得脱掉,上身T恤衫也没脱。

  “你怎么起来?”我好奇的问道。

  “我就知道,听到这样的声音,你会起来看,还是不要看了,这段时间怪得很,村里时常有狗半夜突然被......我不敢说了,不然我就不敢睡觉了!”说罢,于洁浑身一颤跑回了房间。

  于是我开启了一道天眼咒,竟然发现村里很多阴气在飘荡,根本看不到实体。

  “你怎么还不睡啊,不要乱看了,看多会出事的!”于洁突然跑了出来。

  我连忙笑道:“你是不是不敢睡了?要不要我陪你!”

  “去死!”说罢她有跑回了房间。

  或许她知道我很厉害,但是她却不知道,我现在都成道士了。

  虽然阴气很重,但也构不成什么气候,我也懒得管了,直接睡觉了。

  早上我听于洁的爸爸说了,他们村子经常有狗被吸干了血而死,这让我联想到了冷梅引回来的那只吸血鬼,不过吸血鬼应该不会吸狗血的,他们天生的洁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