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加大精神力的控制力度,利用定身咒和销魂咒一同攻击女鬼,这下女鬼有反应了,被打得七荤八素了,直接变成了实体,连虚影都不见了,直接变成了原本那个女孩的样子,她连忙往卫生间方向跑去,她的速度虽快,但是现在变成了实体,却不能穿墙,只能从门口逃走。

  但是她刚跑进卫生间却又返回来了,我隐约中看到,卫生间的方向发出阵阵黄光。

  “她着了道了,我去抓她!”王凯的兴奋的冲了过去。

  我也连忙起身,想看看到底是东西让女鬼如此忌惮,原来王凯这家伙平时看着挺憨的,没想到他早就有防备,就在他上卫生间的时候,竟然把公司的大门口和卫生间全部贴上了黄符,而他自己用的黄符全是失败的那种,这家伙也是个极品,把成功的黄符贴在了别的地方。自己却拿了一些失败出来用?

  女鬼开始有些焦急了,连忙退出了本体,原来她是上了别人的身,被身上的女孩果然长得不错,放到学校里也是个校花的级别,女鬼的鬼魂脱离本体之后,化成一道绿色的虚影,她准备穿墙逃走。

  竟然是灵魂,我就可以放心的出手了,我一个漂移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女鬼吓了一跳了,连忙准备后退,但是我哪会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然后一只定身咒的桃木牌把她打成了身体。

  没想到这女鬼的前世也是个美女,不过她怎么会变成绿色的?难道她是阿凡达转世到地球的?

  看着绿油油的美女,我不禁一阵冷颤,连忙招呼王凯:“这个女鬼交给你了,你慢慢玩把,我去救人!”

  王凯看了不禁也打了个冷颤,然后咽了口口水到:“小舅,这女鬼长得太磕碜了,还是你去招呼她吧!”

  “扯淡,你的道行这么低,应该有你来解决她,刚好磨练一下!不过不要拔掉她身上的桃木牌!”我淡淡的说道,之后便去扶起了被上身的女孩。

  “小舅,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是那么厉害,不行我还要拜师,我感觉道士这行不如你那行!”王凯说道。

  “你得了吧,好好当好你的专业,我们都有不同的本领,就像她那个化形的时候,我根本接触不了她,而你却可以抓住她,大不了以后我们两个合作罢了!”我笑道。

  “那我们岂不是最佳拍档,好吧,我定要学好道术,将我们天门道术发扬光大!”

  天门?你以为是黑社会啊!不过,我也看过那本书,似乎就是什么天师道术,不过,前面好像还有两个字,王凯可能也没有看懂那本书的名字。

  我把女孩抱到了办公桌上,之后我又看了一下其他的四个,还好她们都安然无恙,只是被女鬼的阴气入体太久,过几天就会好。

  此刻王凯正在桌子上画符,不一会女鬼的身上便被贴满了黄符,我心想这家伙的道术真是特别,这样就能消灭她?

  见我走过去,女鬼脸色很不好看,但她敢怒不敢言,整个身体都被定住了,只有两只眼睛还在活动。

  “说说吧,你为什么会到这里害人?”我蹲在女鬼跟前,淡淡的问道。

  “你们不能杀死我,你只要不杀我,我就说!”女鬼竟然跟我讨价还价。

  晕!你都阶下囚了,还跟我讨价还价!

  “不行,你害了这么多人,肯定不能留你!”我坚定说道。

  “不要杀我,我也是有苦衷的!”女鬼大叫道。

  我正想下手解决女鬼,等王凯来消灭她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但听女鬼这样说,我竟然心软了。

  }…更$新Q最$“快/上b{酷匠网/

  “那你说说吧,或许我给你一次投胎的机会!”我说道。

  女鬼见我不急着杀她,眼中透出了喜色,连忙道:“其实,我原本只这公司的一棵老树,多年修炼成精!”

  “树精?”我当真惊讶了,这鬼魂我倒是见过不少,这世上怎么会有妖怪?

  “恩!”女鬼继续解释道:“原本我是居住在亚马逊大森林的一刻罗汉松,后来被挖掘了做成了景观树,直到有一天,这家公司的老板买了我,把放在了公司里,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成精,只是化成初行,可是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有一种辐射让我的体质发生了变异,直到三个月前我发现我修炼出了身体,但是缺要依附到别人身体才能出现!”

  “后来,我见到了一个女孩来公司应聘,然后我一时脑热就进入她的身体,只是我不懂得人类的生活习性,所以变得很安静,就操控着女孩的身体上了夜班,而且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些男人,很喜欢看漂亮的女孩,之后我心生一计,需要吸取他们的阳气来帮助自己修炼体魄,之后的事情就是这样了,但是我没有真正害过人!”

  我舒了一口气,原来还有这种事,看来这怪不得她会是绿色的皮肤,原来不是外星人。她说的那种辐射,肯定就是电脑辐射,这样的信息公司,电脑本来就很多,被辐射射多了也会变成妖怪,这就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事情。

  “小舅,下次我再也不去网吧上网了,那里电脑太多了,我怕会和她一样变成妖怪!不过想想她也挺可怜的,原本生活在亚马逊,最后竟然被人挖了!”王凯说道。

  “怎么?你想可怜她,要不把她带回你家,你天天可怜她!”我故意说道。

  王凯顿时打了个冷颤,连连忙摇头。

  我给女鬼打了个永久性的定身符,再次把她打进了那颗百年罗汉松内,这也算是救她一命,虽然她害了很多人,但是也没有一个人因他而死,也许这是那些男人好色造成的后果。

  经过一番周折,五个女孩都醒了,不过那个被上身的叫汪雨女孩太粘人了,一句一个哥哥,把我叫的,心都酸了。

  “哥哥,人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呢!干脆......!”出院以后,汪雨跑到我店里,一直缠着我。她听到了老板说过她被上身的事情,而后却要来报答我。

  “怎么?你还想以身相许啊?”我这人说话特损,不过我喜欢开玩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