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王凯肯定听到几个女孩在讨论我,所以故意气她们的。

  对金刚这个外号,给王凯一点也不屈才,就像我们班那个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的家伙一样,被人叫做大象!他体重两百五,叫这个最合适不过。

  王凯虽然长得很粗鲁,但是人缘却很好,女生一般都喜欢和他聊天,但也就是因为女孩都喜欢和他说话,才成了他被胡海天打的理由,那是羡慕嫉妒恨!

  看了很多关于历史的书籍,就是没有找到关于符咒的解说,后来我也放弃了,只能先把咒语学会再说,然后慢慢摸索黄符的用法吧!

  晚上我到文具店买了一些美工用品,但是羊皮纸上说了,必须要桃木才行,但是桃木一般只有果园才会有,但是我们老家似乎很少种桃子的。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两天后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了,竟然是叶小军。

  我们是初中同学,他是个富二代,在我们家还辉煌的时候,我们走的很近,后来我们不联系了,但他们不像李辉那样势利眼,叶小军和我关系还是不错。

  叶小军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他也没有接手他爸的产业,毕竟年龄不大,需要磨练,他毅然去了南方打工,说是磨练一下心智!

  我问他能不能帮我买到桃木,他也没问为什么,直接答应了,他说南方的桃木很多,很多被淘汰的桃木被扔的漫山遍野都是,村民都是拿来当材火了。

  桃木可以辟邪,对别人来说一无是处,但是对我来说可是一块宝。

  五天后叶小军给我寄来一大推桃木,足足十几斤,我也知道他,让他破费了,毕竟邮费也要钱,不过我们两个三年的铁哥们,他也不会吝啬。

  为了能够雕好桃木,我特地跑到了小商品市场,看了一下那些椰子壳的工艺品,也买了几个回来作为参考。

  同时我下载了很多关于木制品雕刻的视频,边学习边制作,小时候我就有雕刻的天赋,不过都是雕橡皮和粉笔。

  三天后,我成功的雕刻成了二十件成品,寄了两个给叶小军当作护身符。虽然简单了一点,但是叶小军肯定不会嫌弃的。

  回到班级我把下了摄魂咒的桃木牌递给了李辉一个,我告诉他这是一个老道士给我的,可以辟邪,而且桃木牌被我下了生死咒,李辉想扔也扔不掉。

  虽然道士用的是黄符,但我只用咒语就可以了,只要我念下咒语便可以让李辉生不如死,不过我不会这么做,在没有答案之前,我不想伤及无辜。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王凯,他那天说要拜师,我虽然不相信他真的会对这些感兴趣,但我很想知道如果普通人学会咒语会怎样,说不定还能是个得力的助手,他的信任度毋庸置疑,毕竟我是他亲表舅,这点我还是挺放心他的。

  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床上闭目沉思,隐约中我听到了一阵谈话声,不错在精神力的感知中,我听到了由符咒传来的话语。一边是叶小军的,里面传出的竟然是一个女人呻吟声,我心想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和女朋友办事的时候也不忘带着我给他的桃木牌,看来他还挺信任我的。

  第二天,我又听到了李辉的声音,他似乎在和他爸吵架,但是没有提及关于我的事情,自然即便他们真要害我,也不可能一直挂在嘴边说吧!

  就这样过了五天,已经六月底了,又快要放暑假了,我也琢磨着着趁暑假搞点副业干干吧,说不定学费就不愁了,现在我也是有些实力的人了,不如装装神棍,抓抓鬼也好,说不定遇到个大头鬼就狠狠敲上一笔,不过那是对付恶人方法。

  不过这都二十一世纪了,鬼能有多少,即便有估计也被那些术士抢先了,毕竟人家专业。

  Pc最新章Y6节|e上x◇酷&匠@●网:

  “可惜你不是我的女朋友,不能够牵着你的手,无奈的时候......!”这是我最喜欢的铃声,我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叶小军打来的。

  “阿勇,你给我的桃木牌是你自己雕的吗?”叶小军问得很是认真。

  “对啊,怎么,不好看啊,不过没事,以后我木雕学好了,再给你雕几个好看的!”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到底学了什么妖术啊,这桃木牌太厉害了,今天还救了我一命!”叶小军显得心有余悸,说话都有些打颤。

  我有些纳闷,这家伙在外地打工,不会见鬼了吧,虽然他家里很有钱,但也不会引起鬼的注意吧。

  叶小军接着说:“今天我和朋友一起上山摘果子,结果在山上的墓地里,看到了一个纸人,我们以为是别人上坟用的,然后一把火就给烧了,谁知我们下山的时候天都黑了,就在我们快走到山脚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影拦住了我们三个,之后我们拼了命的跑,你也知道我娇生惯养的,落到了最后,结果却被白影拦住了。后来我绝望了,谁知突然感觉腰间一亮,那白影发出一声惨叫就消失了!”

  我猜得没错,原来这三个家伙去偷果子了,还好意思说摘果子,结果被鬼追了。

  看来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纸人怎么会有影子呢?难道有专门折纸人的家伙在作怪?

  不过那白影被我给他的桃木牌给打散了,叶小军也安心了,好几天没有给我打电话,期间我们聊过一次,他很好,只是被吓得不轻,我说下次不要那么手贱,没见过的东西不能乱碰,尤其是山上的东西,因为南方的山上坟墓很多。

  叶小军那是个兴奋啊,把我夸成了神仙下凡,他问我是不是当了道士,我说我捡到一本书,学了一丁点道术,也让他帮我保密,但他却说要辞职不干了,做我经纪人,以后我们一起去赚大钱。

  我知道他家有钱,他是个富二代,家里不缺钱,不过应该是和他父亲不和,所以才跑到了南方打工,还说去磨练心智。

  转眼间,六月过去了,我找个理由又休息了两天,老师也见怪不怪了,我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继续修炼符咒,下午突然又接到了叶小军的电话:“阿勇,哈哈,我又解放了,以后我们就是合伙人了!”说罢,我也懒得搭理他,他还真当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