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默了片刻,脸色一沉,故意带着哭腔说道:“阿姨,我很对不起晓梅,不过我感觉晓梅的情况没有这么糟,让我去看看吧!”

  于晓梅的妈妈见我有点想哭了,无奈只能答应我了,之后她叫出了于晓梅的爸爸,让我进去了。

  进入重症监护室,我发现于晓梅的爸妈都趴在玻璃上看着女儿,我对于晓梅是个眼神,然后我拿起她的手放在手心,顿时感觉一股力量从我身体中抽出一样。

  于晓梅见状一下子扑向她的肉体,竟然进去了,没想到我误打误撞竟然帮她复活了。

  “妈......?”这时于晓梅很虚弱的叫道。

  我大喜,竟然真的活了,大神棍在上,他日弟子都要潜心修道,多做善事,原来救人也是件很有趣的事!

  于晓梅的父母兴奋的也不顾医院的规矩了,一下子全跑了进来,看他们那亲热劲,我也不好打扰。

  赶紧跑出了医院,刚才紧急情况下,冒充于晓梅的男朋友,要是她醒来了肯定不认识我,那不就露馅了。

  摸了摸兜里还有五十块钱,我打车回来农村老家,我爸回来了倒也不吃惊,毕竟我以前也经常晕倒,因为我爸妈知道苏慧对我照顾的很好,平时也放心把我交给她。

  当然如果他们要是知道今天苏慧对我那样,他们肯定要抓狂的,说不定苏慧连工作也要丢了,我当然不能说。

  回到房间我舒服的睡了一觉,我家是座二层小楼,在农村也算可以了,以前我爸是开超市的,家里也挺富裕的,后来我中蛊了,我爸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但是就在我爸问他那合作伙伴借钱的时候,谁知那合作伙伴竟然不借,而且还趁火打劫,让我爸把超市转给他。

  后来我爸得到了八十万的转让费,给我治病又花了十几万,直到我的病不在加重了,家里才剩下了些钱,不过在农村也算不错了。

  甚至当时我爸还怀疑是他的合作伙伴王庆山找人下的蛊,那样对我家的打击很大,他就有机会全权接手那间超市了。

  既然怀疑自然是有根据的,如今我已经不同往日了,我肯定要调查清楚,如果真是他,我定要让他身败名裂。也许我本来就是很记仇的人。

  第二天我爸发现我精神很好,自然让我去上学,其实我想多玩几天的,反正学习不好,大不了以后给人做做法事,区区鬼魂,赚个小钱也不错。

  我知道这个念头在我老爸的眼中根本不好使,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他,中午我便坐车回到了出租房。

  当天晚上,我在窗户外看到了几道游魂,他们也许都是因为车祸死亡的,想起于晓梅我心里默默的祝福她会一生平安,毕竟她是我第一个救的人。

  其中有一道游魂似乎发现了我的气息,却一溜烟的吓跑了,见他们在人群中穿梭,但并没有去伤害人,我也懒得管他们,反正他们不敢惹我。

  “碰碰......小舅开门啊!”我一看闹钟才七点,就有人来敲门。

  我听声音就知道,是王凯,他是我表姐的儿子,但我一样大,比我小了三个月而已。

  “大清早的叫啥啊,不是八点才上课吗?”我揉了揉眼睛无奈的说。

  “阿勇,昨天我听舅姥爷说你出院了,这不过来看看你!”王凯憨笑道,手里还提着一份早上。

  “阿勇是你叫的?怎么说我也是你表舅啊!”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刚才还叫舅来着,这会叫起我的名字了!

  “额!那我以后再学校里叫你名字,在外面叫你舅!”王凯挠了挠头说道。

  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会教室了,可能我每次都很晚,到教室的时候班里大部分人都来了。

  不过同学们都热情的打了个招呼,然后我回到座位上,把抽屉里面的乱七八糟的书和文具都收拾了一番,竟然我恢复了,就要振作起来,重新来过。

  没过多久就上课了,我发现去越来越跟不上课程了,最近几个月我昏迷的次数很多,几乎每个月都要昏迷几天,说难听点就跟女人来假历的一样。

  `K酷`W匠√网唯F一{正版DU,/F其gF他,{都'U是rI盗"7版:#

  放学后,我走的很晚,王凯又班里找我,她好奇的打量了我很久,他也发现我改变了很多,最起码精神上要好多了。

  我们两个走在最后,校园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但就在我们踏出教学楼时,我发现教学楼门口的一座雕像竟然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光芒,当然别人是看不到的。

  那座雕像上雕得是一男一女,我仔细瞧了一下,竟然发现上面很多阴气,我刻意的盯着周围扫了一眼,竟然发现一道红色的影子突然间窜出了那座雕像像校园后跑去。

  也许我的不是道士,根本无法看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不是鬼,于是我提出让王凯跟我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小树林看看,王凯说什么也不愿意去,他前几天那里出现一件碎尸案。

  我顿时大悟,难道那影子和碎尸案有关,可能那几天我不在学校,学校竟然有这种事情发生,在高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死人的事件虽说不稀奇,但是大多都是打架时殴打致死,分尸在校园还是第一次见。

  在我的巧舌下,王凯终于答应和我一同去,因为他很爱面子,我说我一个病人都不怕,你怕个毛。

  两人很快便跑到了小树林,这里是一片松树林,一般都是林场老板用来买的树苗,刚进入树林我变感觉到了一股阴气。

  “小......小舅......我们还是走吧,这里太阴冷了!”王凯结结巴巴说。

  “怕个屁,这里就算有厉鬼也要揪出来,不然以后肯定是个祸害,而且今天你来都来了,如果现在回去,厉鬼肯定上你的身!”我说道。

  当然我自然不怕鬼,厉鬼有怎么样,就像刚才那团光,发现我在留意它,它跑的比兔子还快。

  王凯一时有些惊讶:“小舅,我......我发现你好像变厉害了?怎......怎么连鬼都敢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