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轮明月升起,好像猛兽的大口将要把整个城市吞噬,心中无比压抑,像要将每个人压得喘不过气。虽然已经11点,许多人都已经早早入睡,但是我们的生活才开始,几番商量后,我们决定去晚上最疯狂的地方——夜总会。在和兄弟们的打趣中,我们已经到了金皇夜总会楼下,从门口就可以听到音乐声,笑声,像是一双爪子将我们拉进里面;因为我经常和我爸来这里,所以这里的员工老板都认识我,老板叫柳濡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少妇,但是我对他真的没什么兴趣,我比较喜欢处女,对于这种少妇,除了恶心还是恶心。刚走到楼梯口,一个极为清脆,妖娆的声音响起:”哟~这不是莫大少爷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身子一颤,看见柳濡身着贴身短裙把他的身材极完美的勾勒出来,风骚的向我走来,往我这边靠近,我急得后退一步,差点摔倒楼梯下面,那柳濡咯咯的笑起来。我站稳后,整理了衣服,对她说:“柳姐,我几个朋友来玩,给我多拿点好酒。”柳濡拍拍胸脯说没问题。我们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舞池中,男人女人混在一起,有的女人更是脱下内衣裤,在舞池中甩动还大尺度热舞,惹得男人们的雄性爆发,在这女人身上摸个不停。房屋各个角落的闪光灯打在男人女人身上,这个夜晚他们释放他们的本性,野性。我喝着酒,欣赏这只有晚上才有的风景。

  路上没有车子的身影,整个街道空荡荡的,仿佛一只巨蟒穿梭城市中。那给人的压抑感油然而生,让人加快脚步。我醉醺醺的回到家,那硕大的别墅显得幽寂,恐怖。我迷迷糊糊开了门,屋子里没有半点声音,周围的帘子也被拉得密不透风,我靠着墙摸寻着灯的开关,“噔”的一下。灯亮了,刺眼的灯光射入我的眼中,面前的场景让我神经瞬间绷紧,让我的醉意全无,客厅中央反手半吊着一个人,全身是血,他的脸已经被什么东西抽的变形,唯独他的双眼瞪着前方,他的眼神不是惊恐而是不屑,尽管别人可能认不出,可是我是他的儿子我怎么会认不出来,我的父亲,曾经吼一声,整个QD都要摇两下的人,落得现在这副模样,我的眼前全是血,月亮也想是红色的,就是一个血月。我没有哭,我的双脚软弱无力,我还是坚持走到他身旁,我莫海15年来从未为人下跪,但是跪天跪地跪父母,我跪在父亲面前磕了3个响头,将父亲放下,双手将父亲的那双眼盖上,或许他是想看我最后一样吧,那一瞬间我的泪从脸颊滑下。

  O最o新1j章tN节》…上0D酷r$匠E.网8

  警察处理事情很慢很慢到第二天早上才撤回,那些警察刚刚来时看着我,再看看地下的尸体,这尸体竟是莫磊的,每个人脸上写满了惊讶,那个莫磊是什么人啊,开着牌照888888的人连市长巡视的时候都敢超市长的车,那个叱咤风云的任务竟然死了。警察们都走了,我准备收拾房间打扫一下,为我父亲洗去身上的“尘埃”,我在他的床上发现了一张纸,翻开后我发现那是写给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