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剑宗上山的入口,和我想象的有很多偏差。

  我本以为,像华山剑宗这种屹立于修真界千百年的名门大派,入口处怎么着也要是在一处陡峭无比的悬崖,或者是某一处山峦巅峰,怎么着也要有很高大上的气势才行。

  然而,当包子店老板李行带着我上山后,我才知道华山剑宗的入口和我所想的有多么大的差别。

  华山的半山腰处有一颗也不知是活了多少年的大树,站在树下催动灵力注入树中,以灵力入念传达出去自己的意向,便会有人在阵内给你打开入口的大门。

  那大门竟然就是在那棵树上。

  “这未免也有些太过…”站在树前没多久,大树上便撕开了一道口子,跟着李行走了进去后,我有些呆呆的看着半山腰处华山剑宗那非常有气势的山门。

  “太过草率了,对吧?”李行哈哈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伸手一指山顶,在外界来看那里是两座山之间的悬崖交错的地方,在阵中却是巍峨雄伟的一栋栋古老建筑,很是爽朗的告诉我:“没错,相比那些实力不在一流内的家族和门派来说,华山剑宗的入口处却是简陋了一些,但是你想想看那些家族和门派为什么要设置复杂呢?”

  “不就是为了防御外敌的突然入侵么?你觉得对于华山来说,有什么势力是能够攻打上山的,先不说这世上人间界有没有,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势力存在,华山剑宗即使布下复杂的上山过程,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就在我刚要继续和李行讨论一些华山剑宗的事情时,忽然山顶处传出了一阵惊人的剑意。

  j‘酷}匠3*网c唯一正#版3,其*他都是A|盗版o

  那道剑意的强大远在半山腰的我,都感觉到无来由的一惊,甚至于金丹内在这两天刚刚恢复了一些的鬼气和佛气,都因感受到了这道剑意的威胁而警惕了起来。

  我抬头看向山顶,根本不用释放出去鬼气去探查,单是肉眼便能够看到,一道银白色巨大虚晃的巨剑影子,直上天空没入云霄之中,剑意中蕴含着的强大正气,我感觉就算是黑眼级别的厉鬼也会因此而心生畏惧而逃走。

  “冷玉剑?我们走快一点,说不定能够看到很精彩的事情。”李行和我一样愣住了几秒钟,不过他很显然是知道这其中说发生什么了的,提醒了我之后他率先一步飘出去了十几米远。

  “好戏?”虽然没有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跟了上去,很显然李行知道我金丹内的修为还未完全恢复,在速度上故意放慢了许多来等我。

  这包子店老板李行的修为究竟有多高,这一点我至今都还没有看清楚,反正最起码也是在金丹境巅峰期,至于是不是元婴期的就不知道了。这一点倒是让我感到有些好笑,他的师兄那个算命先生的修为很显然不高,而作为师弟的李行,却已经是到了连我都看不清的修为了。

  还未到山顶,便再一次感受到了两道凌然剑意传来,两道剑意仿佛是两个极端,其中一道和刚才传下的那道一样,蕴含着的是无上正气,刚中凶猛宛若无坚不摧。

  而另一道则仿佛带着柔和,时而似小河流水般缓慢却后续有利,时而像奔腾河流,掀起万张海浪般气势惊人。

  不过,不管是那一道剑意,其中所代表的强大都不是我能够相比的,我在心中粗略估计了一下,这两人哪怕不动用修为,单用剑意便足以让我没有可挡之力,硬接下来不是重伤也差不多了。

  这两人实力如此超强,究竟是华山的什么人?又是为了什么而在山顶打了起来?

  山顶的空地很大,放眼看去除了南边一片古代建筑外,整个山顶几乎全是空旷,然而此时此刻这么空旷的山顶却是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几乎不用释放出鬼气去探查,便能够感受到上百道金丹境修士的气息。

  人们围成了一个大圈,在圈的中心屹立着一把巨剑,那巨剑明明是青石雕刻而成,却浑然中有了真实巨剑的气势,到插入地面中,在地面上愣是留下了无数道细密的裂缝。也不知道有了多少年月,那些细密裂缝中愣是长出了许多青草。那些细密的裂缝不知是故意雕刻出的,还是当年就是这么一把青石巨剑直接插入了地面。

  “果然是这两个人在论剑!”在来到山顶,在看到站在巨剑上的两道身影后,李行眼中猛的迸发出了惊喜的光芒,急忙释放出灵力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

  我观察到,和李行有同样做法的有许多人,这些人紧闭着双眼也不知是到底在干什么,不过他们大多都背着或拿着长短不一的剑。

  “难道是将灵力放到了这两人身上?也不怕被那强大剑意反噬了?”我有些不明白他们的做法,迟疑了一下后,想到刚才李行脸上露出的惊喜目光,也紧跟着释放出了鬼气落在了那站在巨剑上的两人身上。

  与此同时,站在那青石雕刻的巨大剑柄上的两人,一时间睁开了双眼,先前所传下山的那两道强大剑意在一次次自两人身上升腾而起。

  近距离下释放出鬼气落在这二人身上,所感受到的这两股剑意的强大更加清晰了许多,也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什么修为的华山剑宗大能,单单是剑意便足以让我在心中感受到了无法匹敌的感觉。

  就在我心中惊叹这二人如此强大的时候,当那两道强大剑意再一次腾空升起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修剑之人,竟然释放出灵力在这二人身上了。

  这两人说是论剑,其实则是另一种传道的方式。

  剑道修行不同其他,根本无法用言语来传授或者教导别人,一切只能凭借个人的天赋领悟能力,而这二人所释放出的两道剑意,则其中并没有冲突和打斗,而只是单纯的释放出来,并且更加清晰的如同解刨开来的一样,让你直观的感受到这两股剑意中蕴含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