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时间。

  在无数次追杀当中,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

  三年后,当年那个顶替我坐上状元的人,在官场厮杀中倒台,树倒猢狲散后那些杀手终于放弃了对我的追杀。

  在这漫长的三年里,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边缘,我接触到了许多东西,感受到了一次次的绝望和无助。没有在茅厕藏一晚上的人是不会知道那种恶臭和蚊虫叮咬是多么的痛苦;没有在死水中游一天躲避追杀的人,是不会知道那混臭的水喝入肚子是多么的难受。

  也是因为如此,我接触到了修仙,知晓了当年的冥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曾经有过一位算命大仙告诉过我,我这一辈子应该是平稳渡过的,就算有些颠簸也最多是生一场大病而已,本就是体弱多病的人,最多也就是在三四十岁就死去了的。

  那场冥婚,将我后代百年的运势全部调集到我的身上,强行逆天改命将我原本应该平庸一辈子的命运改变,这也是为什么直到今日我还活着的原因。

  《最新N章#节上酷匠j1网un

  那个算命大仙还告诉我,如果按照我原本的命来看,我的后代三代中必有大人物出现,就算做不到当朝皇上,也最起码是宰相一职,只是因为父亲给我安排的冥婚全部毁于一旦。

  甚至,将来我还有没有子嗣都是一个未知数,就算有,我的后代最起码十代内全都是多灾多难。

  虽然那算命大仙讲了很多,但我依然没有清楚我的身体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我走上了修仙一途。

  后来的一二十年里,我发现我竟然非常适合修仙,甚至于算得上是修仙一途的天才,仅仅花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我便进入了元婴期,进入了这个让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元婴期。

  渡劫飞升前,我找到了那个和我结冥婚,做阴事夫妻的女鬼的下落,她在许多年前曾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公主,只是后来父亲在官场上受阻,落魄成为庶民,家道中落后她的父亲因好面子而自杀。

  然而她,却被人诬陷为妖女,以当时一种非常狠毒的方法致死,成为了方圆千里内最强大的冤鬼。

  直到后来,一位强大的道士找到了我的父亲,说是一场冥婚能够改变了我的身体,甚至能让我以后在官场上日行千里。我的父亲答应了,只是父亲并不知道我所娶得这位女鬼,怨气是多么的强大。

  也同样因为无知,我后来中了状元之后,竟然想要做陈世美,将家中那位冥婚妻子让道士来将其封印,而我则想着在京城做那风流倜傥的状元郎。

  直至后来,渡劫成功后,面黄昏而修为再次一日千里,竟是进入了哪怕是仙界都算得上是高手的修为境界。

  不得已,在飞升前将恶念和善念斩出自身,以善恶真我三中形态的周辉存在于世间。只能等某一日时机成熟,三种形态合为一体,才能飞升仙界,成就那不凡仙位之一。

  ……

  “后来发生了很多,改朝换代许多年后周村住进了人,改名为大林村,也可能中间有了很多次改名。只是这个院子一直以来都不安生,那个被女鬼杀死,挂在这棵树上的道士日久生怨,偏偏生前又是一位修为非常高的道士,死后百年成为厉鬼。”

  “那女鬼虽然后来被彻底封印,魂魄钉住。但怨气却在地底一直蔓延出来,滋养着那个道士厉鬼,偏偏从那以后直到现在都没人发现过这件事。那周辉化圣人三尸存活于世间,更没有机会来处理这件事情。”

  我从地上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只感觉脑子很痛很痛,两个太阳穴就像是被人狠狠地锤击了一下,胀痛的厉害。

  双手撑着地面我艰难的坐了起来,坐在我旁边的是鸭舌帽男子,不过此时他已经将帽子摘下,背对着坐在不远处的地上。

  我看着院子中那颗枯树上悬挂着的尸体,看着这熟悉的院落,看着那悬挂在树上的尸体无风自动着。我的心中莫名生出了无数惆怅,也许是这个长长的梦,让我感受到了周辉一生的不凡,也许是那无数次生死经历让我震惊。

  那场冥婚却是所有一切的源头。

  逆天改命让后代的运势全部调集到自己的身上,却没想到一个念头偏差,惨遭人生大起大落,三年的追杀铺垫让周辉走上了修仙一途…

  “一个小时,你便经历了周辉的一生,这种从头到尾经历别人记忆的感觉,是不是非常操蛋?”鸭舌帽男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知何时他将帽子摘下拿在手中,黑暗中他朝我走来,声音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深沉和故意压低。

  只是这声音,听起来却是让我非常的熟悉。

  “潇大仙!”

  果然是潇大仙!

  他走进了一些后,我才看清了这张熟悉的脸。也不知道这几个月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脸上竟是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不像是刀剑砍得,倒像是被人用钝器刺入划出来的。

  “没错,就是我。为了让你来到这里,从头经历一下周辉的记忆,倒是真让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潇大仙笑了笑,走到我的面前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指了指院中的那颗枯树:“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才让大林村变成了这幅鬼村的样子么?”

  “难道是那个道士化作的厉鬼作祟?可这里距离华山剑宗这么近,难道他们不管?”揉着胀痛的太阳穴,我有些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如果这里真的有厉鬼作祟,并且将祸害了附近几个村庄,为什么几年前这里刚开始的时候华山剑宗没有人出手管理呢?

  有厉鬼在自家门前作祟祸害百姓,华山剑宗没有道理不管这件事的。

  “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查到周辉并不是华山剑宗的人吗?”

  “恩,记得。”我点了点头,那个时候我深陷恶念周辉的追杀,潇大仙曾经告诉我那个背着冷玉剑的恶念周辉,并不是华山剑宗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