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这个标题,从上到下浏览了所有之后,我有些心惊肉跳的关闭了这个网页。

  大林村应该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出名,在出名之前也只是依靠着华山在附近做一个旅游村庄,虽然赚不到什么大钱。但也因为有着不少农家乐的缘故,能够养家糊口。

  出名的原因,自然就是整个村落变成了传说中的鬼村。

  一夜惨死十几人,皆是六窍流血死因不详。而紧接着,在这十几人死后,接连不断的有人死去,甚至直到最后就连这些人的尸体都没有人敢去埋。

  两三年的时间,从最开始的惨死十几人,直到后来整个村庄大面积死人,一个村庄大大小小也就几百人,逃的逃死的死,逐渐发展成为了无人的村庄。以至于受此影响,附近的几个村庄在这些年里也都变的没有了人烟。

  “鬼怪作祟?可是几年前,什么样的鬼怪敢在华山剑宗附近出现?华山剑宗那可是历来被称之为冤魂厉鬼克星的门派,怎么可能会有鬼怪敢在华山剑宗附近作祟?”

  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后紧皱着眉头想不明白这些事情。

  如果真的是鬼怪作祟,恐怕早在几年前就被国家处理掉了,不可能放任不管让这样一个被称之为鬼村的地方直到现在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村庄在短短一两年里变成这样?

  脑海中那些恐怖的画面还在浮现,也不知道摄影师故意渲染气氛还是怎样,那个网页中的图片都是黑白,偶尔有几具尸体的照片更是恐怖无比。

  七窍流血。

  大多数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个词语,然而真正见识过的恐怕并不多,那种死相是非常残忍的,不只是脸上的恐惧和眼中的灰暗,就连灵魂都是要在死后受很大折磨的,重一点的最少要受几十年孤魂野鬼的罪不能转生投胎轮回。

  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中我有一种预感。

  从最早的时候,也就是老爷子突然让我来SQ时的原因,直到后来工学院那个恶周辉所做的一切,一直是谜团的大师兄渡劫,以及众多的无数疑团,很有可能我将在大林村逐个解开。

  也就是这个预感,让我本不想去的念头统统击退。对于这无数个疑团这么久存在于心中,不想要知道真相肯定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关了电脑起身收拾收拾东西,退了宾馆开的房间我便准备坐车直接去大林村了。

  ……

  最T新、章节B上)酷,s匠c@网

  “天快黑了,小伙子你这是要去哪?”司机是个看起来憨厚的中年人,车里的烟味很重,所以应该是在宾馆门口等了很久没拉到人,见我上车后很热情的问我。

  “去大林村,不用担心回来的时候拉不到人,按照打表一来一回的钱算,我可以全部给了。”我笑了笑,在百度上几个网页里知道这里拉车的行情,许多司机为了多要点钱可以编出很多理由来,如果你要是不愿意非要打表计钱的话,还会大半夜绕很远才把你拉到目的地,所以我又补充了一句:“我有急事,要尽快赶过去。”

  “大林村?”司机脸上很显然一滞,不过随后脸上的笑容再一次恢复如初,也许是真的很想赚我这笔钱,所以稍微停顿了一下后便开口要价两百。

  “大林村那边可不太平,前段时间我一个朋友拉了几个大学生,说是要过去探险,别人怎么劝都劝不住,说是要全程录像还大林村一个清白。这都过去三四天了,也没见一个人出来。这快要天黑了,小伙子你确定要到大林村?”车发动后,司机估计是犹豫了半天,良心胜过了贪钱的心,开口劝我道:“如果你也是要去那探险之类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这两年去那里的人可是不少,活着出来的可是只有那么几个。”

  “哦?有人活着出来过?”这让我有些惊讶,在网上搜索的内容可并没有见谁说自己从大林村活着走出来的,就算有也都是骗回复之类的帖子,让人逼着拿出照片录像来证明,最后不得已才承认没有去过。

  “去年,有几个道士摸样的,大摇大摆的就进去了,当时咱们这边很重视这件事情,估计是上头想要重新开发大林村那边,明面上请来了几个有本事的道士,十几个人进去了半个月,后来就逃出来了一个。”似乎是想到那个人当时的惨状,司机忍不住摇了摇头接着说道:“那个人是那支队伍的头,出来的时候身上衣服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破破烂烂的而且整个人脏兮兮的,据说后来人也疯了,整天重复着那么几句话。”

  “再后来呢?国家难道不管这里吗?”我皱了皱眉,国家一直对于这种鬼怪事情抓得很严,不然老爷子也不会给国家做事十几年。

  “再后来,据说上头派来了人专门查这件事情,但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了了之了。有人说是那个上头派来的人死了,也有的说是因为那位大官半夜被鬼吓到威胁着不让再继续查下去,反正这事也就一直拖着直到现在还没解决。”

  那位大官死了倒是还有可能,半夜被鬼吓到之类的肯定是不可能的,就单单是据我所知,但凡是做了几年官的,就算只是一个小官,身上的官气就不只是鬼怪可以近身的,更不用说这位是个大官儿了。

  “咱可是要事先说好,如果你非要去的话,我可是不能把你送进大林村的,离老远你就要下车的。你年轻不信这些倒没事,我…”

  司机说这些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难色,估计是见我没有被他说服的样子,也没有在继续劝我。听他说这些,我点了点头,毕竟人家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能够跟我说这么多劝我别去,就已经是非常仁至义尽了,犯不着舍身冒险把我拉进大林村。

  就在这时,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村道上出现了一个人影,朝着出租车挥了挥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