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便听到一声刺耳的撕拉声,然后便是一阵盲音…

  “华山剑宗,好像是很久以前我猜测那个恶周辉的身份啊…”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在心中猜测难不成华山剑宗出的这件大事,和恶周辉有关?

  我向前边走边在心中想这件事情,难道吴剑和老爷子认识,早就知道了我要被安排去华山剑宗?还是说吴剑知道华山剑宗出事,料到老爷子会让我去?

  不然他刚才那么有自信的说出在华山等我,这种级别的装*若是后来我没有去的话,岂不是很丢脸。

  “咦?”

  然而就在我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吴剑刚才伸手挡住我那最后一剑的地方时,却看到地面上有着几滴鲜血,从颜色和位置上来看很显然是刚才吴剑留下来的!

  “原来他刚才一脸没事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挡下我那一剑并不是很轻松啊…”无来由的,看到这几滴鲜血我心中竟然高兴了许多,不过同时也在心中将吴剑和大师兄规划到了一起,明明可以拔剑挡下我的那一剑,却非要装*用一只手。

  不过吴剑的装*技术,很显然相比面对天劫时还能淡然自若着装*的大师兄来说,差上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虽然我搞不懂老爷子为什么要让我去华山,不过老爷子肯定是不会害我的,而且既然救大师兄的东西缺少火云莲子也在华山,那我肯定是要去的。

  我掏出手机,翻了翻联系人一栏,里面的电话号码都是二师兄给我一个个输上去的,因为之前的手机在鬼域中坏掉了,所以二师兄才会给我买了这个新手机。

  在医院醒来后,我才想起不久前在学校门口被混混劫走时,范文豪和易德阳他们受我的牵连挨了一顿狠揍,这么久过去了都没有联系他们,想起来倒是让我心里感到有些愧疚。

  电话没有打通,提示不在服务区,估计是换了号。

  手机里也没有易德阳他们的手机号,这才明白了QQ之类的聊天软件有多么的重要,而范文豪在学校帮我申请的那个QQ号好像密码我也给忘记了…

  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眼手机地图里附近的车站在哪,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直接过去坐车去市区的火车站…

  ……

  十月底,并不是什么旅游旺季和假期,所以我很轻松便买到了一张当天下午的火车票,上了火车后我才发现,整条火车上好像压根就没有多少人。

  我所在的卧铺车厢,除了离我不远的床位上坐着一个面色深沉的中年人外,其他床上都是空着的。

  见我走上车,那中年人抬头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我礼貌的笑了笑想要打声招呼,他却看了我一眼后嘟囔了一句什么,便转过头看向了窗外。

  我察觉到,他看向我的目光很冷漠,说不清的冷漠感。

  出门在外什么人都没有,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找到我的床位后便坐在床上玩起了手机,没过多久火车便缓缓发动了起来,忽然听到窗外有人在拍打着窗户。

  那是一个妇女,她的肤色偏黑,脸上有不少褶皱,看得出来她是一个饱经风霜的人,我站起来时看到她左手里拿着一个不小的盆,盆里放着很多零食和饮料,她一边敲打着窗户一边张着嘴似乎在大声说着什么。

  我以为她是再问我要不要买吃的和饮料,摆了摆手拒绝后拿出手机便要再次坐回床上,她却忽然更加用力的敲打了起来,张着嘴更加大声的在说些什么,甚至看看她的样子似乎喊得都有些声嘶力竭的样子。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丝毫听不到她在喊些什么,这火车的隔音效果还真好。

  从口型和摆手的动作来看,她似乎是在喊着让我快点下车之类的话。

  我再次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真的不需要买,这时火车逐渐发动了起来,她似乎跟着跑了几步,我却没有再去看她,而是将头扭向了另一旁的窗户。

  刚扭过头,便从另一端的窗户中看到一个蹲在地上烧纸的背影,估计是刚来不久,因为我上车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附近有烟升起。烧纸的人穿着一件白色长裙,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少女,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竟然要在火车站烧纸。

  也不知道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还是想要看看背后这趟经过的火车,那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扭过头,却因为火车逐渐提速我并没有看到她的正脸。

  只看到了她的一个侧脸,似乎脸上的皮肤挺白的。

  酷匠N网◎‘正版g首F:发:o

  今天的怪事真多,听说过火车站有卖东西的,也从未听说过有那么疯狂卖东西的啊,而且还让我碰见了一个在火车站烧纸的女孩,估计是车站里哪个工作人员死去,亲人来这里烧纸祭奠一下吧。

  火车提速到最高后,我双手放在脑后躺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边在心中默默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不管是鬼域大师兄那个一直传着的预言也好,吴剑对我那般的重视也罢,还是老爷子突然让我去华山剑宗看看,还竟然被吴剑提前说准了在华山等我。

  这么多事情连在一起,却总是让我感觉到似乎这些事情之间有着什么关联。

  不过,这么多事情我都不明真相,这其中有着什么关联我就更想不明白了。

  就在我躺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那个床位离我很远的中年大叔拿着一个水杯路过我的床尾。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中年大叔穿的衣服也很怪,明明是十月底还能感觉到热的天气,他却穿着一件黑色外套,里面穿着一件像是保暖衣一样的衣服,下身穿着一件有些破旧的牛仔裤,不过他脸上胡子刮得很干净。

  其他没有看得太清楚,因为他只是路过这里时很古怪的看了我一眼。

  那种古怪的眼神让我无来由的感到有些冰冷。

  “真是什么古怪的人都有…”见中年大叔走过去后,想到刚才那个买东西的妇女和烧纸少女,我摇了摇头忍不住在心中感慨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