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苏倾城告诉了我很多。

  几乎将我心中之前的疑问全部解答了一遍,然而却也因此让我又有了许多新的疑惑。

  我所认识的周辉,工学院时那个同学,是恶身周辉。而之后带我进入鬼域的,则是善身周辉。

  我刚开始听不懂苏倾城说的这些,后来她换了一种通俗的解释方法。在几百年前周辉曾经是一位很厉害的修士,他差一点就可以直接成为仙界一位重要的人物,然而在重要的一次修炼突破时,出了一点差错。

  导致自身的善恶分成了两个人流落在人间界。

  四天后,我的身体恢复了七七八八,便再也没有住在医院,那种地方到处都是难闻的药味,如果不是二师兄拦着我早在醒来的时候就想要离开了。

  医院是在羊城附近的一个县城,所以在离开医院后我回了一趟阳城,在来到大雁塔的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空间裂缝不是人间界的修士能够左右的道理了。

  大雁塔整座塔崩塌,走近一些能够看到那些木头的异样。

  几乎没有一块木头是完好的,几乎都是碎末。就像是那种放了很久很久的木头,颜色都变成了黄色,用力一碰就会碎成渣。

  一种令人感到可怕的气息,自崩塌的大雁塔地下向外传出。

  那种不像是灵力或者妖气,更不像是某种强者所散发出的威严气息,而只是单纯的那种让人觉得一碰就可以吞噬万物,任何东西只要接触到就只有死的下场。

  这种气息,绝对没有人想再一次感受到。

  估计是因为大雁塔突然崩塌的缘故,周围人并不多,偶尔看见几个人影也大多是来看一眼大雁塔便快速离去的。然而就在我转过身想要离开时,却忽然看到了一个让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更/\新b…最3》快J上;酷匠网

  吴剑。

  那个单凭剑气威压,便震慑住整条街上所有人,让人连动弹都不能的那个年轻小僧人!他很神秘,就连苏倾城和二师兄都不知道他的任何事情,只知道他在很多年前突然出现在了悬空寺,剃发修行剑之道。

  至于现在是什么实力,达到了什么修为,他以前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传出是他杀死了悬空寺方丈,却没有人知道。

  我只知道,这个来自于断剑峰,悬空寺的小僧,在不久前那条街上对我有很强的敌意,甚至很有可能想要杀掉我。

  看到他的一瞬间,我便调动起了身体内所有可以动用的鬼气,以此来预防他会对我突然出手。然而他并没有对我出手,更没有在释放出那种恐怖的剑气威压,而是就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我。

  他还穿着那件僧袍,还挂着那串佛珠,腰上系着那把断剑。

  明明过去了一个星期之多,他没有换衣服身上却没有一处脏污,从头到脚每一处都很干净,虽然那件僧袍看起来很破旧,但却给人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

  “我不知道曾经有过什么地方得罪过你。”我皱了皱眉,这种明明让人紧张万分,却又不知道该紧张什么的气氛,让我心里很不爽。

  吴剑看向我的目光中平淡带着打量,他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兴趣,听到我问他,嘴角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我并不认识你。”

  “那你为什么…”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什么想要杀了我?可是人家那天在那条街上根本对我没有杀意,只是用剑气威压将我控制住了而已,可是我却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我是他的猎物一样。

  “你身体里的佛气,难道你从来就不好奇是从何而来吗?”吴剑将腰上的断剑取下握在手中,左手抚摸着断剑剩下的那一半剑身,突然开口问道:“难道你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就接受了传承?”

  他的话音落下,双眼中的平静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则是空洞的杀意,手中那把断剑忽然朝我飞射而来,然后他消失在了原地。

  那把断剑没有剑尖,按理来说这本应该是一把废剑,要么熔炉重做一把武器,要么就被扔到某个山脚的旮旯处,任凭风吹雨打变成废墟融入黄土中。

  然而就是这样一把废剑,在吴剑的手中却如同重获新生,剑身所散发出的强大剑意在飞出手心的那一刻便牢牢锁定住了我。

  无形之中宛如同有无数把剑,无数把锋利无比的剑锁定住了我!

  他就这样突然出手了,就在说话间突然对我出手,明明是偷袭却又攻击的如此顺畅自然。看着那把断剑朝我飞射而来,我急忙向后飞退了一步,右手上的戒指在我退后一步时闪出了一抹光芒。

  然后,我的手上便多出了一把巨剑。

  那是大师兄的剑,那是很久以前我便一直缠着大师兄想要的剑。

  剑身一道道清晰的纹路被鬼气瞬间遍布,明明鬼气是黑红色的,但注入剑中却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迎着那把断剑,我举起手中的巨剑便砍了过去!

  没有意料之中的一声巨响或者叮当脆响,那把断剑在即将和我手中的巨剑相撞时消失不见,然后在我手中巨剑砍空后,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吴剑的身影,他握着那把突然消失的断剑,单手很自然的向我一刺。

  一道剑气破剑而出,银白色的光芒距离我的胸口仅有不到五米的距离,而且剑气的速度非常快非常快,别说是躲避了,我就是在举起巨剑想要阻挡住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那种熟悉的剑气威压在一次出现。

  只不过这一次我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感觉到寸步难行,而是只感觉灵力的运行速度缓慢了许多,金丹内的灵力吐纳吸收的速度野蛮了很多。

  我没有别的选择,刚才猛然砍出一剑,已经将我胸前内提起的一口气用了大半,想要再次发动全力去反抗几乎不可能,只能在短时间内调动鬼气,再次拿起巨剑横在了身前。

  银白色光芒的剑气轰然打在了巨剑之上,经受不住撞击力道的我,向后猛然连退了数步,只听到一声咔哒脆响,我才知道自己踩在了一块碎木上。

  在退后一步,就要掉入大雁塔下那个有着无数空间裂缝的巨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