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忽然迎来天劫?而且,是这么快的天劫…”通常来讲,在第一道天劫落下之前,劫云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酝酿。然而苏倾城所看到的这道天劫,这道即将砸在我身上额天劫,却就在这晴空万里的天上忽然落了下来。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渡劫还有两人你先我后的?可是这个娃娃怎么看都只有金丹期啊,没有听说过谁刚入金丹期就渡劫的啊。”

  “那个人,看着有点眼熟,好像是王老爷子的小徒弟。”

  “那个预言,对了,那个预言的后半句!!!先子渡九转天劫,后有凡者…”

  当人群中那位老者发出惊呼声,说出预言的后半句时,苏倾城忽然脸色一变,提着那把油纸伞就要冲上半空。却突然被人拦了下来,苏倾城扭头去看,拦住他的却是脸色苍白看起来很虚弱的周辉。

  “人各有命,既然周天师用命盘早就算出这些事情,我们在阻拦也是无济于事的。”见苏倾城眉宇中闪过焦急之色,周辉摇了摇头道:“而且…那是小天劫,你我根本帮不了什么的。”

  “只能指望…”

  周辉这句话并没有说完,只能指望那位掌管天劫的金甲大汉,在降下九转天劫和捆仙阵之后,再次落下的小天劫能够实力减少几分。

  那条青白色的巨龙,似乎是感受到我想要反击,它猛然间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巨吼,那青白之间的龙头忽然张开了大嘴,想要一口将我直接吞噬掉。

  金丹期的修士,在面临天劫时,哪怕只是小天劫的第一道,在历史无数书籍所记载中,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

  因为那已经不是修为实力的压制,而是直接整整一个世界的压制,小天劫作为大乘期渡劫时的第一道天劫,虽然是渡劫中最弱的小天劫,却也绝对不是大乘期以下的修士能抵挡住的。

  然而面对这条巨龙,我的眼中并没有出现惊慌和畏惧。

  挥出的右手更加沉稳了几分,身上那散发着古朴佛气的金光更加闪烁了许多。

  金丹内现在聚集了多少灵力?我不知道元婴期或者大乘期的修士所能够掌握的灵力是多么庞大,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金丹内的灵力,绝对远超金丹期。

  甚至于在以前我所见过的金丹期巅峰的修士,所能够掌握的灵力还不如此时此刻我体内金丹里的一半之多。

  面对这条青白色巨龙,金丹内早已支撑不住的灵力就像是有了一个倾泻口,在我挥出右手的那一瞬间,宛如同绝了堤的长河,那庞大到恐怖的灵力瞬间冲出了我的丹田。

  然后,凝聚在了我的右手上。

  甚至于我对右手上的灵力有多么庞大自己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尽最大可能将金丹内所有的灵力全部调动了起来。

  当我的右手拍在那条青白巨龙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整个人忍不住一阵颤抖,麻痹感快速的从头蔓延到脚。

  挥出的右手,带动起了一道刺眼的金光。

  这道金光拍在了青白色巨龙的头顶,一息之间整条龙从头到尾破碎,无数道闪电轰然炸开。

  然而将这条青白巨龙冲破的那道金光,却并未消失。而是直直的朝着高空中那位金甲大汉飞了过去,我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所以看不到站在云端上那位脸上是什么表情,我只能看着那道金光以非常快的速度没入云霄。

  然后巨响是一杆锋利无比的长枪,刺进了那金甲大汉的胸前,直接将他的前胸打穿出了一个窟窿,我这时才模糊的看到,他胸前原本就有了一道长长的伤痕,估计应该是刚才大师兄那一剑砍出来的。

  不过,被那道金光打穿的窟窿,却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原样,那个窟窿就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金甲大汉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云端,我模糊的感觉到他似乎在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在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从头到尾的麻痹感,让我恍然一惊!

  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大事,我刚才那一巴掌竟然用了金丹内几乎所有的鬼气灵力,已经陷入枯竭状态的金丹别说是恢复鬼气了,就连运作一下都能够感到无比的疼痛。

  但,我现在处于半空中。

  离地面没有万米也差不多几千米了,刚才之所以能够一瞬间冲到这里,是因为有庞大的灵力和佛怒的支撑,然而此时此刻金丹内鬼气枯竭,若是从这里直直的摔到地面。

  恐怕我死的会非常难看,那绝对是可以摔成一滩肉酱。

  几乎没有给我考虑的时间,我的身体便直接落向地面,宛如同一颗炮弹一样朝着地面砸去。

  #y酷r匠$网|唯e一“正Y/版*,¤L其/S他:Q都0是n盗版

  与此同时,就在高空中那个金甲大汉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我看到了一抹银色从高空中闪过,然后便感觉到整个鬼域开始晃动了起来。那种感觉不像是地震的晃动,而是那种整个空间都在晃动,似乎随时整个鬼域都有崩塌的样子。

  “糟糕,这小子竟然没有留力!”周辉猛然大惊失色,他再次将想要冲过去接住我的苏倾城拉住:“几千米高空落下,他的威力绝对不比一颗炮弹要差,绝对不是你能够接得住的。”

  “那怎么办?就这么看着他死?!?”苏倾城甩开周辉拉住她胳膊的手,大声喊道。

  我知道,我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虽然难道小天劫是那位金甲大汉虚弱时打出的,而且他身上还被大师兄打成了重伤。但那道小天劫被我一巴掌拍碎是真的,只是也不可能有人看到那位金甲大汉被我打伤了。

  虽然那伤口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

  下坠砸向地面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整张脸甚至都被下坠的罡风吹得生疼,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摔成肉酱,我只知道这一次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然而,就在我心生绝望的时候。

  忽然间我的眼中出现了一道身影,老爷子就像是在后花园闲庭散步一样,站在地面上抬头微笑看着我,他双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词。

  就在我距离地面不到几百米的时候,我感到身体忽然一疼,就好像是无形中有一张大网将我捞住了一样。

  最后,在昏迷前的一刻,我看到整个鬼域崩碎了,天空地面乃至于整个鬼域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出现了无数道裂痕,从天的尽头开始碎裂,一点点的掉入黑色深渊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