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塔共十三层。

  每一层的瓦檐都雕刻着龙飞凤舞,在边边角角处更是可以看到带着强烈灵力的封印符咒,以及用白色纱线在地面上画出的巨大封印阵。

  鬼域之所以会被大雁塔镇住,在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便很想知道,老爷子说在唐朝年间,曾经有两位上仙级别的强者在这里大打出手,拼死搏杀之后,这里被波及从山区变成了平地。甚至于在最后,其中一位上仙强者死之前,拼死自爆后,强大的力量撕开了人间和鬼界之间的裂缝。

  以至于放出万千厉鬼祸害人间,曾经在几十年里人间被厉鬼所祸。

  最后这里来了一群和尚,他们用尽了全力拼死将那道裂缝补上,人间才得以有了近百年的安宁。然而毕竟只是用肉身化作空间裂缝,时间一久便会再次破开。

  唐朝末年,人间出了一位绝世强者,他在渡劫飞升之前,联合人间众多修士强者在这里布下封印大阵,不仅将那道裂缝补上,更将鬼界大军击溃。

  从此之后,大雁塔每隔五年便会鬼门大开,然而自从唐朝末年之后人间强者无数,鬼界的厉鬼在没有任何机会冲进人间。每一次的鬼域大门打开,到了现在甚至成为了各大门派家族弟子的历练宝地。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为了什么,听说各大门派家族的强者来了不少。

  ‘也许真有可能是某位大人物在鬼界复活了。’一路跟在周辉的身后,我左顾右盼看着大雁塔的内部,对那个年代感到了无限的敬畏,如果说那些和尚舍命补上裂缝可以说是行善天下,那么后来的那位绝世强者所作所为,就更是救世了。

  忍不住,我竟然在心中有些幻想若是我生在那个年代,又会做出如何如何的英雄事情来。

  “别瞎胡想了,大雁塔镇压鬼界大门上千年,其中竟是自成一界形成了鬼域,这里阴气太重若是长时间不集中精力,很有可能让你的灵魂变弱。”

  他连头都没回,竟然就知道我在幻想,这倒是让感到很是惊讶,不过随即也就释怀了,像他这种高手会个读心术什么的不是很正常,我跟在他的身后,走上第六层大雁塔楼梯时,忍不住问道:“这上千年里,难道人间都没有出现过一位绝世强者,将这道裂缝完全堵住吗?”

  “强者无数,能够挥手封住那道裂缝的更是不少。”周辉放慢了一些脚步,看了眼第七层大雁塔,他语气有些怪异的说道:“但却从未有人做过,因为这里早已成为了各大门派家族弟子历练的宝地,他们认为以人间强者越来越多的趋势,鬼界就算在集结大军攻击人间,也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

  “因为单单是冲破大雁塔便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见周辉点头,我心中倒是明白了许多,人间早在很久以前便已经不像古代那般,到处便是险地,如今哪里能够和鬼域这样的地方更加适合各大门派弟子历练?

  换做我是某个名门大派的掌门,我也不可能舍得彻底断了这条线。

  “鬼域五年一开,刚好和各大势力新旧交接的弟子时间吻合,这千年里每朝每代都是这么过来的,早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如果谁要是彻底补上了那道空间裂缝,估计非但不会有人感激,相反还会招来众怒。”

  忽然,周辉脸上原本平静,骤然间变成了冰冷,他嘴角那抹经常挂着的微笑被冷漠代替。与此同时,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剑意在大雁塔的顶楼传了下来,这道剑意持续了很久,然后一瞬间消失不见。

  楼顶上应该是有不少人,其中有一位剑道强者凭借着自己强横的剑,带着不少晚辈进入了鬼域。

  和吴剑那种平淡自然却又强大不同,这位强者的剑意当中蕴含着更多的则是阴柔杀意。

  直到剑意消失,顶楼上的气息全部消失后,我才注意到周辉的额头上还能看到几根暴起的青筋。

  “华山剑宗的人,还是这么强势,做什么事情都丝毫不顾别人。”约莫着几分钟过去后,周辉恢复了正常,见我一直盯着他看,他笑了笑摇头解释道:“大雁塔十三楼,每一次打开都需要一个契机,也就是外界相传的五年一次,然而这个时间却是非常不准的,有时候你感觉到小侧门要打开,但却要等上好几天才能进入。”

  “如果是强者的话,可以直接破开封印强行带人进入,但这样的行为一直以来都是被禁止的。因为一旦有人这么做,接下来小侧门真正开启的时候,便会出现很多危险。”说着说着,周辉的语气便忍不住加重了许多:“刚才的那道剑意,就是华山剑宗的人一剑斩开了小侧门,然后带着他们的弟子进去了。”

  “那这样的话,接下来小侧门真正打开的时候,剩下的人再进去时就会有很多危险了?”

  周辉点了点头,并没有再接着说下去,而是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大雁塔的顶部。

  相比其他楼层,顶层的大雁塔看起来就非常的壮观了许多,单单是墙壁和顶梁柱上贴着的封印符咒,就比之其他多了几倍。从楼梯走出,我一眼便看见正前方一个巨大的漩涡。

  就好像深海地震,而产生的地底漩涡,无数种色彩融合在一起形成的一个巨大漩涡。

  我记得上一次跟着老爷子来时,还没有这个漩涡。那想来就是那位华山剑宗强者,斩出一剑所留下来的了。

  K酷G匠网《$唯一7正版=p,其hl他都是}盗版5K

  “小侧门开启了,真不知道刘群那个老家伙急什么,差了不到两分钟,现在这让我们如何进!?”

  随着人群中一位中年人嘟囔的话音落下,我便感觉到那巨大的漩涡中有了变化,旋转的速度加大后,紧接着便是以大雁塔为中心四周的灵力快速稀薄,似乎都被这个漩涡给吸了进去。

  然而小侧门虽然开启,却无一人敢上前一步走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