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让。”

  年轻的小僧没有动,周辉加重了些语气,因为背对着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来应该还是带着微笑的。

  一阵微风刮过。

  放在腰间的右手抬起,年轻的小僧手里多了一把断剑,没有剑尖只有剑身的一把断剑,他抬眼仔细看了看周辉之后,神色不变挥动了下手中的断剑。

  一道模糊的剑气破剑而出。

  看g6正◎版i%章S8节上酷匠z:网k7

  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浅显的痕迹,就像是一口清水喷出,竟是反射出了几道光线的折射。看似普通无比,甚至虚弱到没有的剑气,在我将鬼气探出落在那剑气上时,却忽然遭到一阵剧烈的吞噬,愣是将我放出去的鬼气全部吞噬了个干净。

  这道剑气的强悍,竟然仅仅只是波动我都无法用鬼气探查!

  如果正面抗衡这道剑气,我能会被打成什么样?

  然而,面对这道强横的剑气,周辉却很淡定的伸出右手,虚空抓住了那道剑气,然后用力一握,就像是握碎了一块并不坚硬的冰一样,我甚至都能听见那道剑气破碎的清脆响声。

  这道强横无比的剑气,就这样被周辉轻而易举的,捏碎了。

  “你很强,我可能连让你出剑的资格都没有。”年轻的小僧将断剑收入腰间,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苍白深刻了几分,他像是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声音听起来干涩很不自然。

  “断剑峰,悬空寺的剑。你是吴剑?方丈看来就是死在了你的剑下。”周辉收回了右手,语气温和了几分:“你若是能将剩下的那段剑找到,我便只有出剑才能胜你了。”

  “我只是有些不解,向前辈这样的高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次鬼域真的会有什么大家伙出现?”

  “不,这么多人齐聚在这里,只是为了见证半年前那个预言究竟是不是真的。”周辉似乎想要回头看我一眼,却不知为何忍住了,他摇了摇头:“如果是真的,那这么多人来到这里,便只是为了见证这个预言。”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这个所谓半年前的预言,很有可能和我有关,或者说和我身边的人有关,会是和谁有关呢?大师兄?还是二师兄?

  吴剑和周辉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只是将声音故意压低了一些,我并没有听到,然后便看到吴剑弯腰行礼道了一句谢前辈指教后,转身潇洒的离去。

  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整条街上的所有人身上的威压卸去恢复了自由,我手里那碗酸梅汤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汤溅了一地,有些甩在了我的腿上。

  我身体僵硬看着吴剑离去的背影,咽了口吐沫后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

  ……

  “他为什么要盯上我?他长得比我帅,修为也比我强上太多太多,难道他也觉得我很帅?”

  低头喝酸梅汤的周辉,明显的一顿,似乎是有些呛着了,半天后他抬起头撇着嘴很鄙视的上下看了遍我:“真没发现你脸皮竟然这么厚,倒是跟你大师兄有的一拼。”

  “不过,你说错了,那个吴剑的修为并不如你,甚至可以说和你相比差了很多很多。”

  “啊?”喝进嘴里的酸梅汤差点喷了周辉一脸,我无比惊讶的抬头看着他,问道:“他的修为还没我高?不可能吧?一个简单的气势威压就让整条街动都动不了,你竟然说他的修为还没我高?”

  “谁跟你说修为高低决定气势强弱?”周辉白了我一眼,见我一脸的疑惑,解释道:“国家总统是普通人,但是他发怒的时候却可以让金丹期的修士吓惨,这就是气势。”

  “那个吴剑修的是断剑藏锋一道,修为高低和他根本没有多大关系,也就是传说中的以剑入道。”

  旁边酸梅汤的老板,停下了正在洗碗的双手,拿起毛巾擦了擦手,见周辉似乎并不愿意跟我在解释更多,接着说道:“世间很多人并不是修炼入道,更多的人则是选择类似断剑峰的路子,以剑入道,以笔入道之类的,在很多年前断剑峰悬空寺以剑入道的强大,能够让整个大陆为之动荡,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悬空寺的强者少了很多。”

  “你也是命好,如果刚才他一出现就想要杀了你,可能不只是你,整条街上的人都会因为你的死而受不轻的伤。”

  这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酸梅汤老板,长着一张普通平凡的脸,放在人堆里压根就一点都不起眼,谁能想到他是一位五气朝元巅峰的修士?

  以剑入道?这个词倒是满新颖的,最起码以前我从未听说过类似的,如果真是如此,我倒是对那个吴剑充满了好奇,能够专修剑道强大到这种程度,一道威压便让整条街的人统统无法动弹,这剑道究竟是如何修的?

  “半年前的预言,说的是什么?你刚才为什么会说方丈是死在那个叫吴剑的僧人手里?到底都是什么啊?”我将所有的事情全部串在一起,放下了手里捧着的酸梅汤,心里一肚子疑惑看着周辉,希望他能给我一一解答。

  当然,和我想的一样,周辉看都没有看我一眼,都懒得在说什么有些事情现在告诉我有些早之类的托辞。

  “半年前,华山…”

  酸梅汤的老板开口刚要说下去,却被周辉抬头瞪了一眼,将剩下的话给咽了下去,嘿嘿笑了笑低头不再说话,周辉回过头看向我:“说这些或许像是敷衍,但绝对是为了你好,这些事情现在告诉你只是能满足你的好奇心,但却会害了你。”

  我刚准备在说些什么,试图从他的嘴里套出来点什么,周辉却忽然站了起来,看向了大雁塔方向:“小侧门开启了,我们走。”

  周辉话音落下几秒过后,我才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鬼气,从大雁塔的顶峰向外传出,探出鬼气去探查,刚刚接触到大雁塔,便只感觉浑身一阵冰冷,就好像真的感受到了地狱的阴冷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