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不大,但无论哪一个角落都能让人感到赏心悦目。

  楼檐房瓦,每一片瓦片和边边角角的破裂痕迹,都在无声诉说着它们已经存在于世间很久了。每一个小巷路边铺着的青石砖,也不知道有多少年被多少人踩过,已经将上面那菱角凹凸处磨平。

  周辉说中午十二点左右大雁塔集合,他先去买一些东西,让我自己先逛逛。我来过这里,所以还记得路怎么走,就在街上晃悠了起来。

  “老板,这枣怎么卖?”我站在卖枣的摊前,看了眼旁边的酸梅汤,感觉来几颗大枣,喝上一碗酸梅汤一定是很享受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种无处不散发着古朴气息的老城。

  兜里也就十块钱,买了几颗枣和一碗酸梅汤,我端起盛酸梅汤的碗抬头无意间看了眼卖汤的老板,却惊讶的发现这老板竟然也是一位修士,而且修为竟然在五气朝元的巅峰!

  这个发现让我心中很是惊讶,放出鬼气在附近搜索了一圈,震惊的发现不只是这位卖汤的老板,在我附近的这些人当中,几乎十个里面就有八个是修士。

  p酷匠7Q网J◎首…N发@.

  那小商小贩随便挑出一个便是五气朝元巅峰,那些坐于店中,捧着一壶好茶细细品着的老板,竟然偶尔能有金丹期的修为!

  “恩?”

  忽然,在我收回鬼气的时候,周围这些被我看出是修士的人都在看我,有人正大光明站在那里直视着我,有人偷偷摸摸一边找算着零钱一边用余光远远地看我一眼。

  他们的眼中目光很复杂,复杂到我根本用简单的语言形容不了。

  ‘可能是我用鬼气探查他们的原因吧,希望不要有冲突发生…’我在心中默默想着,一边端起盛酸梅汤的碗走向一旁的桌椅,顺手塞嘴里一颗枣。

  嚼了嚼,确实很甜。

  然而就在这颗大枣在我嘴中还未咽下,忽然间整个天地一阵恍惚,我只感觉在无形当中似乎有什么类似海浪一样的东西,呼啦一下向我打来。

  然后便牢牢地锁定住了我。

  我回过头,朝着这股气势的源头看去,在拥挤的人群当中,我一眼便看到了那个释放出气势锁定住我的僧人。

  他看来很年轻,只是身上那件破旧的僧袍显得有些不合身,他站在街道的另一头,远远地看着我。

  就在我和他对视的那一刻,忽然间我感觉无数股强大剑意将我包围,或者可以说整个气势宛如同我整个人坠入海洋,一眼望去四周尽是他的剑意!

  我想要做点什么去防备接下来很有可能发生的危险,但却忽然发现我除了渣渣眼睛和呼吸之外,竟然什么都动不了,就连手里的那碗酸梅汤,水面似乎都没有一点点晃动。

  不只是我,街道上的所有人似乎都被这股气势波及,有的人比我更差劲,直接经受不住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像是快要窒息。

  离我不远的那卖粥的小贩,找出的零碎钱握在手里递出,眼角的余光还停留在我的身上,身体却已经丝毫动不了了。

  坐在那家布点里的老板,手里捧着茶壶细细品着香茶,双眼直视着我,和外面的人一样身体也是动不了。

  五气朝元也好,金丹凝神也罢,在这个年轻的小僧释放出的剑意下,全部被定在了原地无人可以动弹一下。

  有人感到愤怒,欲唤出法器,在剑意气场快速的加强下,他们骤然发现自己已然失去了出手的能力,甚至失去了出手的勇气。

  我站在那年轻小僧的正对面,感受到那剑意气场也是最为真切与强烈。甚至可以说,他所释放出来的剑意,几乎有一半都在我的身上,剩余的那一半分散出去落在了街道众人身上。

  体内的佛气和鬼气,在这股剑意气场出现时被一瞬间镇压了下去,然而随着剑意气场的愈加强大,我体内的鬼气和佛气却随之沸腾了起来。

  就好像是敌强我强的感觉。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体内的变化,感觉到我隐约要冲破这剑意气场的束缚,年轻小僧眉梢一挑,眼中流露出了有意思的目光,他伸手摸向腰间,似乎是握住了什么东西。

  然后,我便感到整个剑意气场猛地一下翻了个倍!

  街道上的行人,小商小贩呼啦啦一阵跌倒声,金丹凝神期以下的修士几乎在这剑意气场翻倍的情况下,全部经受不住坐在了地上,那些金丹凝神期的虽然好一点没有坐在地上,但却也都差不多脸色苍白的吓人了。

  我动不了了,体内的鬼气和佛气同样也是丝毫动弹不了,再有想与之抗衡的战意,可是在强大的力量面前却是一瞬间土崩瓦解。

  让我感到无助的是,这剑意气场似乎还在加强!

  “他究竟要想干什么,难道要在这里杀人不成?”

  我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得到,身上的骨骼摩擦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那些五气朝元的修士甚至有的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让一让,让一让。”

  街道的另一端忽然走出了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休闲装,和身边那些小商小贩的长袍相比格格不入,他的声音不低不高,给人一种既不谦卑也不张狂的感觉。

  人群随着他的前进逐渐分开,为他的突然到来而让开了一条道路,他逐渐向前走着,一边伸手拍着挡在他前面的人。

  直到我身后的人全部让开路,他走到了我的身边,人们才发现情况有些诡异。先前整条街道上的所有人,在这股剑意气场下无人能动,为什么这个帅气小伙来了之后,拍了拍挡在他面前的人说了一声让一让,众人就能动了呢?

  站在我旁边那个酸梅汤的老板,满脸震惊的看着我和周辉,他甚至都忘记将掐动法诀的手指收起来,就那么痴呆般的看着周辉。

  周辉走到我的身边并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在我身上拍上一下,而是直接走向街道另一端那位年轻的僧人。

  在走到了他面前时,周辉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看着他,轻声说道:“请让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