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穿着一身青色长裙。

  离远时她在原地翩翩起舞,轻柔温雅给人诗画般美妙。

  离近一些,才看到她身上穿着的那件青色长裙,上面绣着一副山水画,似乎在衣服的前端绣着一团白色,有些模糊看不清是什么。

  她的脸上带着模糊,让我看不清长相。

  唯一能够看到的,便是她似乎在一直跟我说着什么,一直在重复着什么,甚至于说到最后连双手都用上,可无奈的是我却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就连她双手比划出的手势,我都看不懂。

  逐渐的,她身上那件长裙模糊,青色融合山水和那抹白色渐渐淡去。

  最后,便是一股强烈的疼痛感。

  “呜…”

  几乎是还未睁眼,我便已经忍不住痛叫出声,浑身上下几乎每一处都在散发着疼痛。我睁开眼,发现在一个宾馆里,我身上到处贴着一种类似膏药的东西,到处都散发着中药的难闻味道。

  “醒了?”

  我本来以为救我的人会是大师兄,或者是潇大仙之类的人物,可是我没有想到,救我的人竟然是周辉!

  那个布下三阴聚魂大阵却被大师兄一剑破开,然后被打成重伤逃走的周辉!

  “你想干什么!”我几乎是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然而就在刚刚跳起来,双腿忽然猛的一疼,然后就是一软,瘫软到了床上。

  “你这瓜娃子,别紧张。”

  周辉哈哈一笑,将后背上的背包放在沙发上,很帅气的捋了捋头发,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后对我说道:“如果我想要杀你,我就不会救你了。”

  我的心跳速度在看到他后,根本不知道加快了多少倍。然而就在这时,我才忽然发现周辉好像和以前有着很大的区别。

  以前那个周辉,长相虽然帅气的能让小姑娘看一眼就合不拢腿,但却自带冰冷气势,让人无形中便难以靠近,给人一种还未说话便已经拒绝了的即视感。

  然而这个周辉,却很不一样。他不仅仅能够很自然的笑出来,还能说出瓜娃子等字眼,据我所知,之前那个冷冰冰的周辉好像说的都是普通话!

  “是不是感觉很奇怪?很想不明白?”周辉喝完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散发着肉香味的大塑料袋,扔到我的床上:“有些事情,就算是告诉你,也没有多大用处,只会让你胡思乱想的更多,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就行了。”

  这会,我才意识到肚子早已经是咕噜咕噜叫了,也没有理会周辉带着笑意的表情,打开那塑料袋,拿出烧鸡和肉饼就吃了起来。

  周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点上一根烟后笑呵呵的看着我,直到我快吃完的时候,来了一句:“邓阳是你的大师兄?你这点出息倒是和他很像。”

  ……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唉!

  一口饱嗝打了上来,我拿着手里那瓶可乐,甚至半天都没有想起来去喝一口,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周辉。

  “你,你认识我大师兄?你究竟是谁?”又是一个饱嗝上来惊醒了我,我喝了口可乐压了压,问道:“你和以前的那个周辉是什么关系?双胞胎?”

  “双胞胎?”周辉一怔,哈哈大笑后:“哪有什么双胞胎,我不认识你大师兄,倒是认识你家老爷子,他身体还好吧,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他这些年看来是真越来越懒了。”

  我已经彻底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周辉竟然知道邓阳是我的大师兄,而且还知道老爷子的存在,难道他真的认识老爷子和大师兄?那之前那个布下三阴聚魂大阵,一次次想要加害于我的究竟是谁?

  我再一次看向周辉,又觉得他身上肯定有古怪,保不齐就是周辉装成这样,想要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在害我一次。

  “瞧你这点出息,放在几年前我早就揍你了。”见我依然神色警惕的看着他,周辉笑了笑掏出根烟点上后:“还是那句话,如果我真想要害你,我就压根不用救你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我都可以弄死你无数次了。”

  “那你刚才说能教出我这样的徒弟。他这些年看来是真的懒了,是什么意思?”我内视了一下体内,丹田内那枚金丹依旧是个模糊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凝成金丹,但又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灭。身体内没有任何限制,也就是说在我昏迷的这些天里,这个周辉还真是没有在我身上动任何手脚,只是给我用了膏药治伤。

  “你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如果你家老爷子在的话,或许能够帮你弄好,现在就只能靠你自己了。金丹初凝,却拥有了两股气息,很容易炸你个魂飞魄散的。”周辉将烟摁灭,打扫了一下我吃完的东西,接着说道:“我并不认识你,也就是说你应该是在十来岁的时候才跟着王老的,这些年里看来王老并没有教你太多关于修道的东西。”

  这个周辉,不知道为什么在言行谈吐当中,莫名的给我一种可以相信的亲和感。

  俗话说相由心生,他的面向就很亲善。

  X最f新章v、节●¤上=}酷匠网4R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双胞胎,还是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我也并没有在继续想下去,的确和他说的一样,如果他真的想要害我,根本不用救下我,而且在我昏迷的这些天当中,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弄死我。

  所以我便将他想要害我这个想法排除了,他似乎知道很多事情,甚至是认识老爷子,这让我有了很大的兴趣,因为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究竟做过什么事,大师兄整天吹牛逼说自己多厉害多厉害究竟是真是假,有很多事情我相信周辉一定知道。

  以至于我都忘记去问他那天究竟是如何救下我的,张辽那颗子弹到底有没有打在我的身上之类的问题。

  “你做好准备,过几天等你身体好一点后,我带你去鬼域。”忽然,就在我想事情时,周辉忽然话锋一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