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出的右手和长剑相撞。

  发出一声闷响,然后便是一阵剧烈的灵气晃动。

  酷《匠;$网首,发,

  强烈的撞击力将我整个人震退了几步,手掌处一阵阵生疼让我忍不住握了握拳。那把被鬼纹布满的长剑,落下后便再也收不回去。

  鬼纹被一巴掌拍散之后,剑身出现一道裂痕,然后快速的从剑柄开始向上裂开,仅不到两息的时间整把长剑便碎成了无数块,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佛气?”看着碎裂一地的长剑,林达在经历了几秒钟的目瞪口呆后,随即反应了过来,他极其惊讶的看向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天下间怎么可能会有人体内存于鬼气和佛气!?!”

  他说的没错,天下间不可能有人能将这两股气息全部存于体内。

  就好像正邪永远是不两立的一样,佛气永远是压制着鬼气,这两种气息放在一起不受控制的就会相互吞噬驱逐。

  “百鬼长哭,夜啼鸣血,吾以妖魔为名,我血脉为祭,唤…”

  林达并没有指望我会回答,他将手里仅剩的剑柄扔在地上后,嘴中便再次念念有词,当念完时他脸上的苍白变得更深了几分,然而他身上的气势,却相比刚才更加强大了!

  黑气暴增,林达双手合十快速念着口诀,一道道黑气在他开始念起口诀便出现在了我身体四周,形成了一道道黑色绳索将我包围起来。

  强大的咒怨之气,无数鬼哭狼嚎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杀!”

  随着林达口诀的念完,一声爆喝之下,那围绕在我身边无数黑色绳索一下子朝我靠拢了过来,我随手打出一道佛气,仅仅只是一瞬间便被那黑色绳索吞噬。

  “竟然这么强?!?”我的心中有些惊讶,虽然不知道林达用的是什么招数,但看他那张愈加苍白的脸上,不难猜出这应该是某种禁忌之术。

  越是强大的禁术,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是更多,甚至很多禁术所需要的是生命!

  随着刚才我挥手一拍,将那把长剑碎成无数块,体内的佛气已经是接近枯竭。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着无数黑色绳索的时候,忽然间体内涌现出了无数股强大气息。

  那是咒怨的力量。

  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在一瞬间当中被黑色火焰席卷,我的双眼被黑纹布满,就像是沐浴在黑色海洋当中一样。

  然后,我早已紧握的右拳打了出去。

  这一拳毫无力道,甚至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但拳头上带着的鬼气却在一瞬间庞大到了极点,甚至于在我打出这一拳时,我的右臂都因为经受不住这股力量而有些颤抖。

  轰!

  一声巨响,屋子经受不住爆炸所产生的强大力量,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扭曲着裂开,掉下了一块块白漆。

  两股鬼气相撞。

  一道道驳杂的气流漩涡,宛如同坠入湖中所产生的涟漪,竟是让人肉眼便可以看到!

  我听到林达的一声痛苦尖叫,然后我便不知道自己向后退了几步,墙壁被我撞的生生陷了进去,天花板发出几声刺耳的摩擦声,终于经受不住彻底塌了下来,墙壁一点点的溃裂摔在地上。

  我急忙用鬼气护主身体,纵身一跃冲出了已经崩塌的小黑屋。

  ……

  “呼…呼…”

  有鬼气护身的我,在冲出别墅后并没有受什么伤,然而体内两股气息几乎全部用尽,在彻底感受不到林达的气息之后,我终于放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会感受到死亡距离的如此之近,即使是上一次差点被那个杀手剥皮,我也只是频临死亡而已。而这一次,却是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甚至距离灵魂彻底离开身体都只是差了那么一点。

  也是因为有了这次的体验,我也终于明白那隐藏在我身体最深处,一次次救了我性命让我身体产生异状的,便是如今体内所产生的佛气。

  虽然不知为何这股佛气,竟然和那股强大的咒怨之气融合在了一起,并且将我那原本破烂不堪的丹田构建成金丹。虽然只是个模糊的金丹模样。

  这也许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意思了?

  “不但从王少手里逃生还将他打废,而且还从林达的手里逃了出来,并且毁了我的别墅。”

  就在我坐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感叹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时候,忽然从我的背后传来了一到熟悉的声音。张辽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举着一把白色手枪,瞄准着我走来:“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只是,我更想知道,你是否强大的能够躲得了子弹。”

  我咽了口吐沫,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林达的逃走让我高兴的竟然忘记还有张辽的存在!

  看着他逐渐向我走来,我整理了一下语言后,从地上站起身看着他说道:“张辽,你我本来并无恩怨,甚至我还出手救过你的妹妹张芸,你之所以会有金钱上的损失,不就是因为王天吗?难道你不应该恨他吗?”

  “张芸?”张辽冷哼了一声,很不屑的说道:“你救了那个婊子关我什么事?你以为你是救了她,其实你是害了她,而且害了整个张家。如果她被王少玩弄,最多也就是我玩烦了之后便放了回来,而现在呢?”

  “整个张家成了王少的仇恨对象,原本依靠着王家重新站起来的我们,在SQ市的地位在一点点的向下跌落,你根本…”忽然,张辽嘴角升起了一丝残忍的冷笑:“你是想要拖延时间,恢复实力吧?”

  见我没有说话,张辽放在扳手上的指头加重了点力气:“你并不知道,这把手枪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它的射速和冲破力远远要高出普通的手枪,我手里的这把枪,曾经打死过一位金丹凝神巅峰期的人物。”

  呯!

  张辽冷笑完后,根本不给我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摁下了扳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