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小巷遇见那个杀手起,接连几次我的身体出现异状时,我都是没有操控身体权利的。只能跟一个第三者一样,就像是在看一部电影,只能看着根本无法去插手正在发生的事情。

  然而这一次,我的身体再次出现这种状况,这一次我却不知为何拥有了掌握自己身体的权利。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前几次的上帝视角,都是有人在教我该怎么做一样。

  一阵阵灼热的烧痛,让我的神智愈加清醒了几分。

  自丹田开始,在我的身体四周快速游走,就像是有着无数张大手在轻轻抚摸着我的身体。将那些断裂的经脉,和粉碎的骨头再次修复了一遍,然后它们回到了丹田附近,围绕着那丹田转悠了起来。

  原本我的丹田,已经失去了光洁色彩,里面漆黑一片,外表上有着无数道裂缝,整个丹田看起来就像是烧焦了一样。

  就在这股灼热的烧痛感开始,丹田便似乎有了变化。

  褪去那烧焦的表面,里面逐渐散发出了金光,丹田外由咒怨和佛气合并而成的黑红,开始被丹田疯狂的吸了进去。

  当那黑色的表面完全褪去,黑红逐渐被金光全部吸了进去后,丹田便在也不能说是丹田了。

  而应该称之为丹,金色的一枚丹。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丹田破开露出内在的金光,却怎么都无法凝成真正的金丹模样,而只是一个模糊大概的金丹样子而已。

  “长鬼所用,吾以人间之名,我命为祭,唤下界鬼怪亡灵助我…”

  看着我身上金光不断,气势在快速的上升,林达可能是感受到了危险,他几乎没有休息多久。用那把剑割破了左右手的手心,双手合十捧起长剑,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快速的冲向了我。

  他距离我只有不到三五米远,每向前冲出一米跨出一步,他身上的气势便会徒然强上几分,脸上的苍白虚弱便会红润强势几分!

  “装腔作势,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领,竟然能够破开我的搜魂!”

  在距离我只有半米不到时,林达似乎是念完了咒语,他浑身上下被黑气所包围,宛如同地狱冲出来的魔鬼,在虚影之中神色狰狞不知道背多少厉鬼所包围。

  他高高举起的那把长剑,上面攀沿了一道道鬼纹,剑锋处更是不知为何突然变得锋利许多。金丹破而难立,林达忽然发难,睁开双眼的我心中一瞬间便涌出了强烈杀意。

  见长剑自头顶落下,我的眼中绽放出了金光。

  ……

  众山之巅,有一寺庙。

  山峰有百,却有无数断剑相围。

  那些断剑刺于山峰之中,没入石层。虽都还有着横刀立马斩立决的气势,但早已经不知道在哪个年间便失去了杀敌之意。

  无数断剑围百山而饶,围那座寺庙成阵。

  寺庙也不知道经历多少年月,看起来破旧的就想随时都会塌一样。然而墙壁上和那些顶梁柱却丝毫看不出破旧,甚至连一丝裂缝都没看不到。

  钟声长伴木鱼起。

  曾经有人误打误撞来到过这里,看到的便是一位老僧坐在前院,一边敲着木鱼一边默默念着佛经;后院便是一位年轻小僧,一边敲着那门钟一边低声细语念叨着多行善事。

  而正院,也就是佛像那里,便可以看到一位中年人在仔细打扫着屋子。

  当然,这些都是那位旅人后来说的。

  “刚才我问方丈,如果有朝一日信仰没了,我们该怎么做?”

  “如果有一天没了,那只能说他从未在你心里出现过。”

  /t看o2正3版章^节e上u6酷t匠网“

  古寺的门槛上沾着鲜血,门上也有几滴。

  中年人战在古寺外,脸上的表情因为震惊而有些呆滞,他看着坐在门槛的那位年轻小僧,看他手中提着的那把断剑,问道:“如果信仰在你心里曾经出现过,那就不可能消失。”

  “师叔,你太认真了,也太较真了,以你这个年龄别人怕还不会称你为迂腐。”年轻的小僧从兜里拿出了手帕,很仔细的擦去了断剑上的鲜血,然后将手帕收入怀中:“就像很多年前那个上山人一样,在你的一善之念,他捡走那把断剑后,很快就成为了人世间最强的剑修之一。”

  “吴剑,你说这些。”中年人像是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件事情,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都不是你杀方丈的理由!你这样是欺师灭祖,将来要受佛祖唾弃下地狱的!”

  “方丈曾经在我很小的时候,便早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才会教我习剑,认字读书,教我通晓道藏上知天数,下知地情。”吴剑将那把断剑擦拭完后,翻了翻见上面没有血迹,继续说道:“却从未教我读任何佛经,你知道这些是因为什么吗?”

  “因为方丈从很久以前便知道,你有朝一日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方丈已经死去,你大可以离开这座寺庙了。”吴剑摇了摇头,略有些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坚定:“我既然杀了方丈,就已经决定下山,你不要再挡我,而且你也拦不住我。”

  “佛像碎了,方丈供奉百年的佛像碎了,他从儿时便被上一任方丈带到这里,然后直到现在老去一直供奉着那尊佛像。”听到这里,那中年人似乎有些不相信,刚要张嘴说话,就见吴剑似乎说的有些不耐烦了,摆了摆手道:“你进去看看便知我说是真是假。”

  “我下山,便是为了找到那个让佛像碎裂的人。”

  自此,断剑峰峦上再也没有了寺庙,而那无数把刺于石层中的断剑,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再没有了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