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里那种遇到危险,主角突然爆发很轻松便挣脱绳索的事情,很显然在现实是很难出现的。

  而我,也并不是什么电影主角。

  碰的一声。

  因为挣扎的太过剧烈,我的头一下子撞在了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后额头传来了一阵剧痛。我感觉额头好像撞破流出了鲜血,但这却丝毫没有让我的挣扎停下。

  因为在我头上,那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是让人单单只是听到便会惊悚万分的搜魂!

  搜魂为什么会让我感到如此的恐怖?原因很简单,搜魂过后的人不是死了便是痴呆了。

  搜魂属于人间禁忌,然而不管正道人士还是邪魔外道却几乎都掌握这项禁忌。

  它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人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记忆全部挖出来。

  重点就在这里,是挖出来,而不是复制。

  搜魂的恐怖就在于如此,挖出来之后这份你便永远失去了这份记忆。

  你第一次学会走路,学会说话学会吃饭学会上厕所…拥有亲情的温暖,初恋的酸甜,结婚后的油盐酱醋茶…

  全部,全部都将属于施法者了。

  搜魂过后,灵魂薄弱者恐怖死去;灵魂意志强一点的能够活下来,但却是成为痴呆了。

  “你绝对会不得好死的!!!”

  我似乎将全身力气全部倾泻了出去,然而林达就蹲在我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做完这一切,当我筋疲力尽之后,当我用尽身体内最后一丝力气怒吼出来后,他收起了笑容:“是不是还想说什么做鬼也不会放过我?没事,你没有机会做鬼的,搜魂结束后我会把你炼制成小鬼,卖给阴宗的。”

  我的双眼被鲜血染红,眼里尽是恐惧和愤怒。

  两种极端的情绪,却同时出现在了我的心里,我看着他手上的黑球,心中这两种极端的情绪一次次冲击着我内心深处的防线。

  “呵呵…”

  他冷笑着,松开了手:“享受搜魂带来的快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声尖叫,痛苦嚎叫,就像是抽出了灵魂的力量去喊叫。

  然而那黑球所带来的痛苦却丝毫没有减少,就像是有无数把阴寒冰冷的尖刺,一点点的扎入了我的大脑,然后在到达一个临界点之后。

  那股子隐含冰冷在我的脑海中炸开了!

  我的双眼陷入了黑暗,感受到一阵阵强烈的撕裂感,在撕扯着我的灵魂和身体。那力道在一点点加强,到最后就像是有无数把砍刀,重重的落在我身体上,想要将我的灵魂和身体完完全全剁碎。

  然而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无数把存无形中的砍刀停歇了。

  轰!

  就好像是一把巨锤,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的灵魂和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就像是要被砸烂一样!

  #%看9正22版章P节:^上酷R匠xQ网

  轰!轰!轰…

  我已经痛苦到根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更不知道我的灵魂和身体是否还活着,还存在于这世间。

  似乎,我连痛苦都有些感受不到了。

  “咦?”

  一盆凉水打在了我脸上,虚弱的睁开眼后,林达的脸映入了我的眼中,他脸上的疑惑随即变成了愤怒,挥手一拳便打在脸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搜魂竟然失败了!”他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重重的一拳砸在我的脸上后,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问道:“难道是灵魂意志李太强?不可能,不可能的,就算再强,体内没有修为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挡住搜魂。”

  “五气朝元,怎么可能在我的搜魂下安然无事!”

  我的身体非常的虚弱,睁开眼之后甚至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我看到林达一脸愤怒的说了很多,然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他要击垮我的意志,击垮我活下去的希望,搜魂便能够轻而易举的成功。

  只是,我不知道他究竟要用什么方法。

  ……

  “这货都成这样了,跟死狗一样,不会被打死吧?”

  “应该不会,不然也不可能让咱们往死里打,这哥们真惨,你说到底他是怎么招惹辽哥了,竟然要受这份罪。听说还被打了一针,往死里弄了这是。”

  “都成这样了还打一针了?算了,别废话了,打吧。”

  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想要睁开眼睛却根本没有力气,只能依靠耳朵听到这些对话和脚步声。

  然后,便是一阵剧痛。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更加敏感了许多。我的脸上,脖颈,前胸后背,大腿小腿甚至是脚部,接连传来了一阵阵强烈的疼痛。

  棍子,拳脚,铁棍…

  我不知道有多少东西砸在了我的身上,我只听到了一声声闷响声,一声声骨头被打断的声音。

  打到最后,我甚至觉得死可能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

  人们从电影和小说中,看到被折磨来折磨去的桥段,都会觉得这有什么啊,换做是我肯定能坚持下去,绝对不会当汉奸之类的说法。

  如果真正让你去感受一遍,那种丧尽天良的折磨,不管是哪一种,哪怕是最常见的电椅,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普通人是不可能承受得了的。

  我不知道我所经历的这些,是否算是人能够接受的极限。

  从小到大一直娇生惯养的我,哪怕是十二岁时跟了老爷子,也从未受过什么罪,哪怕是遇到在怎么强大的鬼怪,老爷子都能在最危险时救下我。

  所以我一直以来,都从未真正感受到过死亡是一种最好不过的事情。

  当那股隐含冰冷再一次出现,我的身体和灵魂再一次陷入了来回撕扯中,我内心深处在欢呼雀跃,终于可以摆脱这种生不如死了!

  这一次,来回撕扯的感觉刚刚出现,便一瞬间深入了我的灵魂,就像是得胜的将军,直直的奔向灵魂的最深处。

  就在到达灵魂最深处时,忽然停了下来,它们尝试冲撞着,却根本冲不进去。

  就好像明明一道坎,明明抬脚就可以过去,却有一扇根本看不见的门在阻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