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一间小屋。

  除了偶尔因为呼吸沉重而扯动胸口的伤,我几乎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因为我能感觉得到在这屋子里或者在其他屋子里,有着很多脏东西的存在。

  ‘这栋别墅到底经历过什么,死过多少人?或者是什么人故意做法,让邪祟来到这里?’我虽然看不到,但却能够感觉得到。整栋别墅阴森森的可怕,明明是四面不透风的小黑屋,却能够感受到一抹阴风在耳后刮过。

  他们究竟要把我怎么样?

  踢了我两脚,说了那些话后就将我电晕,究竟是要对我干什么?挖走我身体部件?

  “兄弟我是个粗人,不懂那些虚伪的道道,今天林兄帮我这个大忙,我不会说什么感谢的话,只会记在心里。日后林兄有什么用得着兄弟我的地方,能够做到的事我张辽绝不会有任何推辞。”

  “张大哥太客气了,在SQ市谁不知道除了那位王大少之外,便属您在这地境说的最管用了。”

  “哈哈哈…高抬了高抬了…”

  O酷'$匠¤、网:J永1A久》免费z看小9j说

  林兄?王大少?

  正在浑浑噩噩胡思乱想中的我,猛的一下惊醒了过来,林兄这个词好像不久之前王天将我和张芸绑到那个废弃工厂后,也曾经提到过林兄!

  那一次之所以会堕入心魔,不就是因为这个被他们称之为林兄给的锁魂链!

  吱呀…

  小黑屋的木门被缓缓推开,亮光一下子刺激的让我有些睁不开眼,只能听到张辽的声音:“王大少真的是被这个李凡弄废掉的?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可能啊,这货菜的狠,我让手下你去试试水,没想到就直接快给打残带回来了。”

  “哦?是么?”

  逐渐的适应了一些光明,我看到了一个身材微胖,看起来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他率先走了进来,站在门口看向躺在地上的我。

  “还真是你?”见到躺在地上的人的确是我,林达脸上的表情来回变换了好几次,他应该是知道那天废弃工厂所发生的事情,估计是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被张辽的人给抓来。

  他脸上带着狐疑,将手放在了我的身上。

  我便感觉到一阵阵刺骨般的冰凉渗入了我的身体,先是在我的丹田和筋脉转悠了一圈,然后查看了我的身体四肢。收回灵气的林达,皱了皱眉回头看向张辽:“有点事情,我单独问问他,张大哥你看可以吧?”

  张辽知道我和王天之间的事情,听林达这么一说,他点了点头便退出了小黑屋。

  林达伸手在四周画下了隔音阵,便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皱眉看着我问道:“看来之前在那个废弃工厂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竟然能撑破锁魂链,打伤王天几十位保镖离去。”

  “那是王天应得的,我现在都有些后悔没有杀了他!”

  因为太久没有吃东西喝水,我的嗓子沙哑的话都说不清楚。但话中带着的杀意却非常清楚,林达冷笑了一声对我说道:“虽然我想不明白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能被张辽的人抓到。”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三阴聚魂大阵你是如何破掉的!”林达整个人气势徒然一变,挥手一道灵力打在我的身上,将躺在地上的我击飞出去几米远。

  他很愤怒,说到最后都是用吼出来的。

  冰凉刺骨的灵力打在身上,强大的轰击力让我整个人直接撞在了墙上,脊椎的疼痛让我浑身猛的抽搐了几下。

  三阴聚魂大阵?

  “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们的大事!”见我脸上痛苦之外还有疑惑,林达根本没有给我说话的时间,又是一道灵力打在了我身上。

  在这两道灵力的抽击下,我感觉浑身上下每一寸筋骨都快要爆裂,那种如同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疼让我忍不住痛叫出声。

  这个人知道人的弱点,更加知道灵力打在人身体什么位置会最疼!

  “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破除大阵的,以你当初的实力,就算掌握秘法能够挣脱锁魂链,也最多是金丹凝神初期和中期,绝对不可能靠蛮力破阵。而且,即使周辉身上有伤你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看得出来那所谓的三阴聚魂大阵应该对于林达来说非常重要,或者说他曾经付出过很多心血,以至于愤怒的脸上肌肉都在轻微颤抖,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走到墙角边看着我问道:“对,应该就是有什么人帮了你,应该不是那姓萧的,是谁帮了你?”

  “咳…”我刚要说话,胸腔里忽然一疼险些咳出血来,感受着浑身上下每一寸筋骨皮肤所带来的疼痛,我双眼怒瞪着他:“你这样问我,就不怕我随口说一个名门大派的长老,难道你还能杀上山门去?”

  “名门大派的长老?”

  林达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不过随后却是冷笑了一下,他双手在胸前快速掐动法诀,只看到一道道黑白相接的流光绕指而过,在手中凝成一个黑球。

  “搜魂,你竟然要搜魂?!?”双手双脚被绑住的我,忽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然而捆在我身上的麻绳是浸过水的,越挣扎就越捆的紧。然而我却丝毫不顾身上的疼痛,捆在双手双脚处的麻绳都磨出了深深血槽,依然使劲的挣扎着。

  “你身上的秘密太多,而恰巧我正好全都想要知道,三阴聚魂大阵和你上次是用什么秘法逃脱的?”

  林达阴冷着居高临下看向我,他走来时这么问,却似乎并没有打算从我嘴里得到答案,而是直接将手中那闪烁着流光的黑球放在了我脑袋上。

  “你特码不得好死!你这样做,死了会受十八层地狱折磨!轮回无数次畜生道的!!!”

  黑球上散发的阴寒冰冷,渗入我的头顶传向身体四肢,我整个人如同疯了一样大喊大叫,双眼充斥着血丝,不要命的一样双手双脚使劲想要挣脱开麻绳。

  然而真的如同电影里演的那样,浸过水的麻绳越挣扎就会感觉越来越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山越说:

在看的朋友加读者群,过段时间本书会有送酷匠币活动,到时候大家不在群里联系起来麻烦,读者群:476794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