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车晃悠晃悠了很久,最后停了下来。

  一路上黑狼他们看我的眼神,也逐渐随着面包车快要到达目的地而变成了戏虐,以及那种变态的迫不及待。

  想要看到我被受虐的迫不及待。

  “李凡,你可能真的是命不好,得罪谁不好,得罪辽哥。”黑狼阴测测的笑了笑,点了根烟后让人把我抬下车。

  “顶多无非就是一顿揍而已,在那么多人面前把我带走,你们还能杀了我?”我扭过头看向黑狼,他的脸上再听到我这话时露出了讥讽,让我心中顿时间很是不安。

  “杀了你?每一次我们把人运到这里的时候,看到最后都觉得把人杀了其实是一种解脱。”黑狼的表情一僵,很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很残忍的事情,嘴角都忍不住轻微抽动了一下,也不知道究竟想到了什么。

  这会应该已经是半夜了,也不知道把我拉到了什么地方,四周荒芜的草树都没有,只有一片土丘和一座别墅。

  在这种地方竟然有一栋别墅,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很另类。

  离近了一些,我才看清这栋别墅的破旧,从外表上来看四周的墙壁是灰色的,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洗礼,墙壁上到处都是掉漆和裂缝。

  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阴森。

  整个这一大片荒郊野外,只能看到这一栋别墅,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最忌讳的事情,很容易遭邪和脏东西上门。

  ‘这宅子绝对有问题…’我被这两个壮汉抬着走进了别墅,当推开那扇破旧木门时,我便感觉一阵阴冷贴着地面而来,我四处望了望,虽然此时的我体内没了鬼气具体也看不到什么,但我能够从黑影中分辨出那一部分的黑雾重一点。

  “我倒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就这么容易被带回来了。”

  别墅里装修的不错,外面墙壁破旧的样子似乎是专门保留的,别墅内部看起来装修的却是非常好,一楼大厅是红木地板铺着地毯,墙壁上挂满了远近闻名的画,除了正常的电视机之类的外,墙角处放着一架钢琴。

  钢琴的边缘一角,沾染着鲜血。虽然颜色很淡,但却是能够看到的。

  酷匠L网首8@发C

  噗通。

  我被那俩壮汉一下子扔在了地上,二楼里的一个屋子传出响声,率先走出了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男人,他左手捧着高脚杯,右手搂着一个兔女郎的腰。

  那兔女郎很漂亮很清纯,但却穿着这么一身露胸露大腿的衣服,她满面潮红,脖子上还有几处红印,想想便知道她刚才和张辽在干什么。

  “能够从王天那里逃走,并且将堂堂王少弄成了残疾,李凡你很厉害,很牛啊!!!”张辽走到了我的身边,喝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顺手放在了一旁的桌上,伸手拍了拍兔女郎的屁股示意她离开。

  然后,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我的胸口。

  ‘他是王天的人?他和王天是一伙的?!?可他是张家的人啊,怎么可能跟王天是一伙的,张芸差点被王天糟蹋,他不去找王天报仇找我干什么???’我疼的来回扭曲身体,胸口被踹了一脚顿时让我感到一阵阵的胸闷,这一脚并不重但却踢得正好是人的软肋,所以非常的疼。

  “王天因为没有追上张芸,就只是为了报仇,绑架了我和张芸,更甚至要侮辱了张芸。你作为张芸的哥哥,张家的男人,不去找王天报仇找我来干什么!”我抬起头看向张辽,胸口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大声质问道。

  他的脸在我眼中正好和天花板上的吊灯并排,所以我看不到他脸上的具体表情,只能从侧脸模糊的看到他眼中的阴柔狠辣,以及在对某件事情的期待。

  或者说是蠢蠢欲动,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只是感觉他就这么看着我,让我的后背一阵发凉。

  “原来,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张辽拿起桌子上的高脚杯,喝了一口后顺着向我的脸倒了下来。

  “你!!!”

  半杯红酒落在了我的脸上,相比刚才那一脚明明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然而我却觉得那是无数个打在我脸上的巴掌,让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就因为你救了张芸那个婊子,就因为你把王天弄成了残废,甚至是差点精神失常,所以王家中断了和张家的合作。”张辽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他根本没有在意我眼中的愤怒,他低下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中却尽是鄙夷和不应该。

  不应该救下张芸,更不应该让王家怪罪于张家的意思。

  到这,我也算是明白了。原来那天,我问王天你这样做难道不怕张家的报复吗,王天告诉我真以为张家不知道吗。

  原来张家真的知道,甚至那天晚上工厂外的警察都是张家喊来的。

  然而是去抓王天,还是去抓我的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你,张家上上下下生意断了一大半,人脉更是疏远了一大半,我张辽在SQ市好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白无故我为什么要因此而有损失?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损失了多少钱?”说到这里,张辽又是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口,然后继续说道:“损失了上千万!这个损失我找谁来赔?”

  胸口又一次被踹,我已经疼的麻木了。

  以前看过电影中这样的桥段,我也只是感到这种欺侮人很不好。今日真正身临其境时,我所感受到便是除了身体的疼痛外,还有着心中无力的怒火。

  那种明明杀人的心都有了的愤怒,却任何事情都做不了。

  我喘着粗气咧着嘴,想要抬起头去看张辽,脊椎处却是一阵剧痛,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砸在我身上,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就要晕过去。

  在我晕过去之前,我双眼的余光看到身体下的红地毯上,似乎到处都是变淡的鲜血痕迹,那应该是粘上鲜血后被打扫无数次而留下的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