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学院西门,一直以来都被人们认为是男人的圣地。

  因为这边离护理学院近,而且门口一眼望去几乎全是小宾馆,门口几家夜市摊和饭店,卖的也都不是很贵。

  曾经有位学长在贴吧里发过帖子,说如果你泡上了一个护理学院的妹子,你见她带到西门外,你只需要花不到二百块钱,就可以吃饭、看电影、唱歌和最后的开房…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范文豪他们喜欢来西门这边的原因,而且最重要的是周五晚上夜市摊,护理学院的妹子都不会少了…

  “凡哥,上星期你没来真的是太亏了,你是不知道我的艳福有多强!”范文豪很霸气的用打火机起开了一瓶啤酒,递给我之后继续说道:“当时我们几个刚喝完酒,从那边摊上过来了一妹子,穿着小短裙黑丝袜,一头就扎我怀里了,非要跟我走。”

  “行了,你可别吹牛B了,离几十米远看见人家走路晃晃的,跟狗见了肉一样撕着脸就跑了上去,一把将人家抱住,要不是跑得快人家男朋友可不打死你。”

  “装B,那是哥不想搭理他,别看他是土木的,就他那样的以前我能打三个!”

  我喝了口酒,坐在一旁默默的听他们吹着牛B,易德阳酒量不好,两瓶啤酒灌肚差不多晕乎乎的了,倒是范文豪看起来好一点,连着吹了两瓶脸不红心不跳的。

  “凡哥,我问你个事。”易德阳和曹书培一起去了厕所,范文豪点上一根烟后,脸上的表情正经了许多:“不久之前,凡哥你是不是得罪过张家?”

  “张家?哪个张家?”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似乎从未得罪过什么张家啊。

  “张芸,SQ张家,你好好想想有没有这事。”见我再次摇了摇头,范文豪吸了一口烟,皱着眉道:“那这事不对啊,昨天混黑的一个兄弟告诉我说,张芸的哥哥张辽放出话说要整死你,最少也要打断一条腿。”

  “不能吧…”这话让我很是惊讶,如果范文豪说的是王家某个人放出话来要整死我,我可能就直接信了,可是张家张辽和我有什么仇?

  我想了想,实在想不明白:“可是我并没有跟张家结仇啊,顶天了是和张芸认识而已。”

  “那这事就怪了,过两天我让朋友去问问,算了,应该事不大,咱先喝酒。”范文豪将烟头帅气的一弹,拿起酒瓶和我碰了一下就要再干一瓶。

  嘎吱!

  一辆面包车开的非常快,听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便知道是猛的踩下刹车。

  “卧槽,这有病吧,在学校门口逆行还敢开这么快。”范文豪刚把手里的啤酒喝完,打了个饱嗝扭头看向那辆面包车。

  就在他说话的时间,忽然面包车从里面拉开,下来几个身材很魁梧的壮汉,为首的是个带着墨镜的瘦高个,他穿着一件黑背心从面包车上走了下来,从裸露在外面的肩膀和脖子,可以看到他身上纹着一头黑狼。

  “黑狼?”范文豪喝的有点迷瞪了,双眼都有些打转,但当他回头看到那个瘦高个身上的纹身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都不能提的么,怎么提到谁就出来了,凡哥快跑,这黑狼是跟张辽混的!”

  “看这架势估计是冲着你来的!”

  范文豪推了推我,让我从那边宾馆一条街跑,那边一大片小胡同,钻进去一般还真不好被抓到。

  范文豪见我依旧坐着没动,有点急眼了:“咋滴啊凡哥,你赶紧跑啊,那些人可是正八经混黑的,每一个善茬,张辽能放出话来要整你,就绝对不会是开玩笑的。”

  “已经走不了了。”我苦笑着怒了努嘴,示意让范文豪回头去看,那个胸口纹着黑狼的瘦高个,早在下车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我,此时已经领着那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向我走来了。

  而且,我认为这时候也不能走。

  因为易德阳和曹书培俩人已经从厕所走了回来,这时候如果我要是跑了,那个瘦高个肯定拿他们三个出气,三人都喝的醉醺醺的了,估计都跑不掉。

  我跑了让他们三个挨打,这种事哪怕只是有可能,我也不会做的。

  范文豪看了眼快步走过来的黑狼,以及醉醺醺一走三晃的易德阳和曹书培,有些急眼的战了起来,然而他还没有站起身,就被已经走过来的黑狼一手摁回了椅子上。

  “李凡?这人多,你是想被我们打一顿抬进车里,还是自己大大方方的上车?”

  不得不说,大晚上带着墨镜领着一群魁梧大汉的黑狼,刚下车便吸引了这附近很多人的注意,他说的这话到的确很有用。若是换做普通人,怕是仔细一想,反正跑也不跑掉,与其被打一顿很丢人的抬上车,还不如自己大大方方装个B走上车。

  更2◇新“最◎D快上酷G匠网-

  “张家张辽?我和张家貌似没有任何仇怨,兄弟是不是找错人了?”若是换做以前,黑狼这几个人简直都不够看,可是现在修为尽失,体内一点鬼气都没有,面对黑狼领着这几个魁梧大汉,我心中有些紧张。

  “别这么多废话,我不聋,辽哥给的话我不可能听错,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打算自己上车了?”黑狼从身后接过一根铁棍,将手里那根烟摁灭在我吃饭的碗里。

  “你特码谁啊,想干啥啊!”醉醺醺的易德阳回来后,看到黑狼将烟头摁在我的碗里,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黑狼喊道。

  “滚边玩去!”几乎是易德阳站起来的同时,黑狼一脚便踹在了他肚子上,本来就喝多了再加上这一脚,易德阳愣是直接摔出去两三米远,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呻吟着。

  “狼哥,SOS酒吧的龙哥是我朋友,李凡和辽哥之间肯定是有误会的,卖龙哥一个面子,这件事明天在做行不?”易德阳被一脚踹飞了出去,范文豪脸上的肉猛的一抽,不过他是聪明人,忍住了心中的愤怒站起身一边给黑狼递烟,一边搬出他混黑的朋友。

  黑狼咧嘴一笑,一棍子砸在了范文豪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