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别的教学楼不同,因为建校时校长的喜好,所以护理学院的六楼是个阁楼。

  也不知道建校时校长是怎么想的,非要只建个五楼,在六楼弄出了一个阁楼,据说当时有不少风水大师曾经劝校长,说如果只盖五楼弄出个阁楼的话,会因此而挡下好的风水。

  只是那位校长一意孤行,并没有听这些大师的话。

  酷匠网$首◎●发

  “聚煞去善,这里倒真是一处大凶之地。”

  刚走上六楼,周辉便皱着眉毛压低声音说道,见我脸上露出了不懂的神情,他解释道:“这里地形是非常好的,如果这里不是阁楼而是整栋楼,那风水倒是极好的。可是这里偏偏就盖成了阁楼,整栋楼的风水全毁在了这个阁楼上。”

  “总而言之,这里就是一处大凶之地,若是普通人住在这里,轻则影响运势,重则容易情绪压抑导致自杀。”

  其实不用周辉说这么多,刚走上六楼的时候,我便猛的感觉到这里似乎就连空气都跟其他处不一样,总感觉每一个角落都似乎隐藏着冤魂厉鬼,这里的阴暗面似乎也比其他地方多了很多。

  然而有一点却是让我感到很是不解。

  阁楼附近,不管是再怎么阴暗的角落,还是阴森森楼道尽头,都感觉不到一丝鬼气的存在。然而只有那一间屋子,离得远远的都能感受到那无尽的怨气存在着。

  从门缝中,窗缝中挣脱着想要钻出来。

  “果然大凶之地孕养出大凶之物啊…”

  木门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上面一道道炸裂开的缝隙,沟壑之中似乎有一些别的颜色,不过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而变了色,有些看不清原本是什么颜色。

  我和周辉对视了一眼,他将冷玉剑横在了身前,我将鬼气调起在双手,在心中随时使用请鬼术。做好这些准备后,我一把推向了那扇木门。

  嘎吱…

  也不知道是我用力太小,还是里面有什么东西挡着,木门被我推开了一道缝后,却忽然又关上了。

  “咦?”

  就在我伸出手刚要再一次推门时,木门却忽然被打开了!

  屋子里到处充满了黑气,也不知道这间屋子有多久没打扫过了,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股子腐烂恶臭味钻入鼻中,愣是让我有点呕吐的冲动。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有几张符纸贴在那扇门上,不过当我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嗡…

  就在木门打开之后,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摸出手机一看,是一条不知谁发来的短信,我点开一看,内容却是让我瞬间吓了一大跳!

  “李凡,周辉绝对不是华山剑宗弟子,我已经查清楚,他在几年前便已经来到工学院布下大阵,唤醒后山那些沉睡多年的怨灵,并且在工学院布下大阵,饲养各种怨婴和厉鬼,他很有可能是要利用你鬼师精纯的鬼气,让他的大阵…”

  短信剩下的内容我没有看到,因为我刚拿出手机的时候,站在旁边的周辉就凑了过来,他应该是看到了短信的内容,所以在身后猛的推了我一把,将我推入了那扇木门中。

  然后,嘎吱一声从外面将木门拉上了,而他周辉却并没有进来!

  我的脑海一片混乱,以至于在被推进来之后我竟然站在那里愣神了一两秒钟,因为我无法相信就在前不久还和颜悦色告诉我说,潇大仙会是害我的人,原来他周辉才是真正幕后想要害我的!

  从第一次离开潇大仙那里遇害丧魂钟,导致万鬼化心魔;第二次为了害我不惜偷袭将潇大仙打伤,伪装成潇大仙带我去后山喂鬼;第三害我更是直接,将我一把推入了这间屋子中!

  不真正经历过,是绝对无法感受这种感觉的,被自己最为相信的人接连害了三次,甚至在最后一次害你之前,在心里你还是相信他的。

  背叛,赤裸裸的背叛…

  我站在黑暗中,感受着无数道黑风席卷在我的周围,在心里最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地捧起,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片。

  “嘻嘻嘻嘻嘻嘻…”

  就像是两块生锈的铁板在剧烈摩擦,发出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笑声,在我的耳边回响。

  屋里的黑气已经弥漫到睁眼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地步,我闭上眼睛打开鬼气去探查四周,却惊讶的发现我的鬼气竟然连一米之外都延伸不了!

  “好精纯的鬼气…嘻嘻嘻嘻嘻…”

  屋内的黑气向我快速蔓延了过来,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我探查出去的鬼气一瞬间全部吸走了!

  “这什么情况!”

  能够强行吸走我的鬼气?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黑雾凝成长鞭,抽击在了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我整个人猛的向后飞退了数步,我也顾不得心中的震惊,急忙使用请鬼术。

  不知为何,识海内的那尊佛像似乎更加模糊了许多,挡在佛像面前的除了那浅红色之外,还有着一团团浓烈的黑雾,不过在我请鬼术的发动下,怒目金刚终于睁开了眼睛,那声似有似无宛若从天际中响起的准字,让我心中恐慌安稳了几分。

  “怒,故问佛祖我为何会怒,佛祖说金刚就必须要怒,怒意更强,才能降魔!”

  我的身上绽出了几道金光,佛音宛若钟鸣,怒目金刚上身的我,忽然杀意大增,若是有一面镜子我会看到此时此刻的我表情有些狰狞,双眼怒睁着!

  黑雾化成的长鞭再一次朝我抽来,我向前跨出了一步,一手将那长鞭抓住,用力向我这边一扯!

  我抓住的黑雾被金光一碰即散,十几米厂的黑色长鞭,愣是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快速粉碎消失不见。

  我再一次向前跨出一步,然后挥出了右手。

  和在厕所将那怨灵身上污垢和仇恨拍去的姿势一样,我朝着那团黑雾最浓的地方拍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