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怨灵,该死的怨灵,敢这样布下幻阵让人跳入茅坑寻死,我定让你魂飞魄散!”周辉睁开眼之后,脸上的表情瞬间被愤怒所取代,他大吼了一声,将冷玉剑握在手里,一步上前也不在乎地上的脏乱。

  一剑朝着那黑雾弥漫最重的角落斩了过去。

  无数雪花瞬间席卷而起,无数道气机在无形之中快速驳杂起来,冷玉剑四周所散发出的恐怕气势,一瞬间便将那黑雾震散。

  剑落下,黑雾便全部散去。

  然后,我便看见了一个手臂大小的婴儿,相比二楼那个浑身浮肿的死婴,他看上去就完整了许多,他以魂魄的状态跪在那里,双眼鬼灵的看着周辉,一边磕着头一边用难以听懂的人言求周辉放过他。

  “万物皆有命运,你这些年害死无数人,今天又想要害我,魂飞魄散去吧!”一剑将那黑雾斩去后,周辉却是将这婴儿的跪地求饶视而不见,抬剑便要将那婴儿打个魂飞魄散。

  “周辉。”我快步上前拉住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婴儿跪地求饶脸上露出的可怜表情时,我的心中徒然一软:“算了,饶他一命吧,刚出娘胎就被抛弃下水道,看他有些悔改,就放他去轮回吧。”

  “放过他?他残害生灵无数,那些魂魄都是他将人拖至幻境中杀死,就算是下了地狱也要饱受折磨,还不如魂飞魄散来的痛快。”周辉眉梢一挑,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他话虽然如此说,但却是将手上的冷玉剑放了下来。

  “那时候他刚有灵智,心有怨气,也不能全怪他,他也是个可怜的。”我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大发善念,只是总觉的如果看着周辉将他打的魂飞魄散心里会非常的不舒服,所以才会制止周辉出手,我走上前看着跪在地上的怨灵:“希望你能找个好人家投胎吧。”

  然而,我的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那个怨灵猛的抬起头,呲牙咧嘴着朝我扑了过来!

  他脸上全是鲜血,嘴上牙齿上甚至带着肉渣,刚才跪在地上时并没有看清楚,此时距离如此之近,他忽然朝我发难,张着血嘴朝我咬了过来!

  然而,我心中却丝毫没有恐惧。

  甚至我就站在那儿,看着他一蹬地面朝我扑来,我能够清晰地看到他那狰狞可怖的脸上每一道血槽,嘴里每一丝的肉沫,以及他肚子还有一道长长的黑色绳索,绳索的另一端牵连着墙角处那些普通人的魂魄。

  “你们,你们都该死!都该死!!”

  他怒吼着,咆哮着,脸上表情狰狞着朝我扑了过来,那张血嘴距离我的头部仅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在周辉看来此时的我完全没了躲避的可能,在他提剑冲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让他惊呆了的一幕。

  “阿弥陀佛…”

  一道佛音不知从何响起,宛如同和尚虔诚敲出的钟声,让那怨婴前扑过来的身影猛的一顿。

  一道金光自我身上而起,虽然一闪即逝但却如同扔进平静湖面的巨石,激起了千层波浪。

  我出手一挥,就像是一个长辈教训晚辈,手打在了那怨婴的额头,便看到他的身体逐渐透明,脸上的狰狞和嘴里的血沫消失不见,连接他和那些魂魄的黑色绳索紧跟着消失。

  S%看正版!章;节上酷\L匠网

  在最后消失的那一刻,他变成了一个干净的婴儿,就像是躺在母亲怀抱里的婴儿,朝着我单纯的笑了笑。

  我不知道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忽然就会响起的佛声,识海里那尊怒目金刚,以及夹杂浅红色的鬼气。

  这些变化如果我所猜不错,应该和张芸之前手上戴的佛珠有关。虽然不确定我身体里这些变化最终会变成什么样,但就目前来看,在几次危险来临时,都是依靠这些救下了我。

  刚才我的意识是清醒的,身体的掌控权也是我自己的,只是当那怨婴忽然扑过来的时候,我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醒了过来,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挥出了手。

  一巴掌拍散了他身上所有的污垢,将他拍进了轮回道。

  那一瞬间我的体内有一种玄妙的感觉,就好像我拯救了他这条性命,我身体里有某样东西稳固了许多,这种感觉说不清楚,但又好像是的确存在的。

  ……

  我和周辉坐在地上休息了很久,他也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之所以会在操场上见我时出剑,是因为前不久他所受的伤。

  他接到师门命令,去追杀一个恶贯满盈的妖兽,原本事情很简单,但却在就快要成功时,忽然在妖兽的洞穴看到了我。

  按照周辉所说,他所看到的那个我将他打伤,并且封住了他体内筋脉。导致他险些被那只妖兽打死,经历了许多危险才逃了出来。

  不过,再交手之后周辉便确定了那个人不是我。

  周辉的话让我想起了潇大仙说的那些事情,貌似他两人的经历竟然差不多,潇大仙在与我汇合去后山之前,也被人偷袭打伤,并且那人伪装成潇大仙的模样带我去了后山。

  周辉则是遇见了那个人伪装成了我。

  将两者串联在一起,我有些想不明白幕后之人究竟想要做什么,他如果真的想要杀死我,或者潇大仙和周辉,以他可以轻松将周辉打伤封住筋脉的实力,何须这么麻烦?

  “对了,还有一件事,师尊告诉我,工学院后山的事情已经查到了些眉目,应该是和潇策有关,你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他很有可能是想要利用你鬼师的身份做什么事情。”坐在地上的周辉站了起来,原本脸上的苍白有了几分血色,看来应该是恢复了不少灵气,他拍落衣服上的灰尘,对我说道:“走吧,看看六楼那间屋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跟在周辉身后的我,我总感觉距离六楼那间屋子越近,周辉的情绪就越是兴奋激动。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也可能是名门大派弟子都这样,降妖除魔之前都有些兴奋。’我看着周辉背上的冷玉剑,在心中暗暗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