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嗬嗬…”

  那个装着水的瓶子被我打烂后,那团黑雾忽然发出了一阵奇怪的乱叫声。伸开的无数黑色绳索,就像是发了疯一样速度提升了数倍!

  碰!

  绳索抽击在了我的胸口,啪的一声就像是铁链打在身上一样,而且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这条绳索打在身上后,你所感受的疼痛并不只是身体上的。

  还有灵魂上的!

  “那些瓶子应该就是这怪物的弱点,打碎它们!”那道蓝色光幕终于支撑不住,不过周辉也因此休息了片刻,想来体内的灵气应该是恢复了不少,他没有回头看我,话说完之后便握住冷玉剑率先冲了出去。

  也不知是因为他说话的语气还是什么,总感觉周辉应该是对这些怪物有些了解的,只是我也说不准而已。

  眼看周辉冲了上去,我也紧跟其后,体内鬼气不要命似的全部挥洒了出去,后背被那黑色绳索接连抽击了三次,那种从灵魂传出的疼痛让我几次险些跌倒。

  呯!

  直至最后一个瓶子被打烂之后,那团黑雾的尖叫声终于消失不见,黑雾逐渐收拢,然后终于消失不见。

  只是地面上多了一个看起来很恐怖的东西。

  那应该是一个在胎盘里呆了几个月的婴儿,全身被水泡的浮肿没一点人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怨气内敛,阵中乾坤,养婴坐镇,百鬼不侵…”

  “你在嘀咕啥?”我距离周辉有点远,并没有挺清楚他在那里说些什么,凑近了一些,只见他正盯着地面上那个死婴看。

  周辉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扭了扭头看向地面,然后他朝着地面怒了努嘴示意我去看。

  “这什么情况!”月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被打碎的瓶子中流出的并不是水,而是血红血红的鲜血,刚刚因为在高兴打败了那团黑雾所以没有注意,现在看清楚之后我竟是闻到了渐渐飘出来的血腥味。

  只是不知道这些血泡在瓶子里有多长时间了,血液的腥味早就变成了其他的味道。

  “这是尸血,冤死的尸体抽出鲜血,用秘法封印住怨气,这些瓶子里所有泡过的东西凑在一起,汇聚到了这个死婴体内,所以你我的灵气和鬼气都对他没有用。”

  走出那间地上满是鲜血的储藏室,我现在都还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因为周辉说的这些我以前跟着老爷子时略有耳闻,有些邪道人士为了增强实力,就用尸血加上秘法来做一些僵尸血婴啊之类的逆天之物,不过那些都是非常高级的东西,不是我现在这个实力能够接触到的。

  刚才那个死婴,也只是因为那些尸血泡过的肢体沾染了怨气,汇聚在一起进入了那个死婴的体内,所以才有了那团黑雾。

  严格的来说,那团黑雾只能是有了灵智的强大怨气而已,因为是无数身体部位传出的怨气,所以汇聚在一起无法成为厉鬼冤魂。

  “如果那些尸血泡的是一具完整的尸体,怨气完全凝结在一起,恐怕你我二人的等级翻一倍也不是对手。”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有些后怕,还好那些尸血新鲜的时候没有泡一具完整的尸体,若真是那样,恐怕不出几日整个SQ市就要成为人间地狱了。

  周辉侧过脸看了我一眼,他的目光很复杂,小声念叨了一句谁也不知道泡过没有,便走在了我前面。

  二楼除了那件储藏室里那具死婴之外,其他屋子里倒是很干净,我跟在周辉的身后一路上了三楼,中间我有问过他,为什么上一楼台阶的时候他忽然消失了。

  周辉给的回答是,他能够看到那些藏于台阶中的胳膊,还没有来得及跟我说,刚走上一层台阶时就忽然来到了二楼。

  三楼什么动静都没有,我和周辉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再查看每间教室,而是直接奔着六楼那间屋子去。

  因为我俩统一认为,六楼那件屋子里的应该就是掌控整栋护理学院大楼内,所有邪祟的幕后主人。

  ()酷R匠@网}R永久j(免X费看"l小A说b

  或者说,操纵这些的幕后之人。

  ……

  当我和周辉踏上四楼的时候,忽然间原本平静无比的楼道,刮起了猛烈的阴风,就像是有着什么东西藏在暗处,察觉到我俩踏入了它的领地,在无声中发出愤怒的吼叫声。

  这阵猛烈的阴风只是刮了一阵便停了下来,然后便传出了几声似有似无的笑声,就像是一个小女孩蹲在你看不见的墙角默默注视着你,然后时不时的发出几声渗人的笑声。

  我看向背后,却是什么都没有,然而那股背后被窥视的感觉却一直存在着。

  嗡…

  周辉的剑轻微震动了一下,就看到他的脸色变了变,开口说道:“这四楼藏着的邪祟不简单,如果不除掉必将是一大祸害。”

  “那就去看看。”我皱了皱眉,有些不理解周辉这话,明明刚才说好了先去六楼那间屋子看看,在选择除掉其他的邪祟。

  楼道的尽头是厕所,那阵猛烈的阴风便是从这里挂出来的,我和周辉站在厕所外许久都没有进去。

  并不是因为里面的邪祟会有可能很强大,而是这特码是女厕所…

  周辉站在我的前面,他将冷玉剑拔出握在手中,率先推开了厕所的门走了进去。

  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就连厕所窗外的月光都照不进来,而且厕所里非常的臭,除了厕所里本就有的那种臭味外,似乎还有其他什么古怪的臭味。

  而且,整个厕所被凝成无数股的冤魂鬼气所笼罩,肉眼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滴答…滴答…滴答…

  也不知道这水声是从哪里响起的,从我和周辉走进来之后,便一直响着,也不知道周辉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就看见他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手电筒。

  手电筒照在厕所里,这间厕所很乱,地上到处都是卫生纸和用过的姨妈巾,也不知道是因为混乱逃走时踢翻了垃圾桶,还是随地乱扔的,反正整个厕所几乎没有几处是可以落脚的。

  “真脏。”

  周辉拿着手电筒将厕所照了一圈,忽然开口说道。

  我本以为他说的是这里环境真脏,没想到他所指的还有人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