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见我脸上露出木然,周辉的愤怒似乎更加强烈了几分,他啊的一声爆喝,手中冷玉剑猛然一横!

  剑还未动,剑意以至。

  与无心之中一道狠辣的气机将我锁定,一道银白色剑气破剑而出,扫向我的喉咙。

  那道银白色剑气嘶吼着刮向我的喉咙!

  心中大惊之下,我急忙将鬼气架起在身前,并且向后飞退。然而匆忙之中架起的鬼气却丝毫阻挡不了这道剑气,仅仅只是一个碰面便如同割豆腐一样被切成碎片。

  啪!

  一声脆响,那道剑气轰在了我的胸前,我只感到如同一记长鞭抽击在了我的胸前一样,传来了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胸口处衣服被斜着切出了一道口子,可以隐约看到衣服下涌出的鲜血。

  ‘周辉他竟然是想要杀我!’被这记剑气打在身上的我,连退了两步后站稳,却根本没有功夫去理会胸口那处伤所带来的疼痛。

  在刚才那个距离下,他突然发动剑气,连我现在的鬼气都无法阻挡住,更不要说以前了,他肯定是不知道我体内的鬼气比之以前精纯了两三倍。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我,怕是在这一剑之下,就直接死了!

  “有点意思,五气朝元中期竟然能够就这样挡住我的一剑,看来你最近进步了很多啊。”周辉那张苍白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随即他一挥手中长剑,身影向我快速冲了过来:“但,我周辉最看不起的便是背地里害人,所以今日我必杀你!”

  “等…”

  背地里害人?

  我愣是被周辉说的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背地里害过人了?第一时间我的反应便是被人陷害了,可是周辉根本没有给我解释的时间,话还未说出口,冷玉剑便已经来到了面前。

  剑刺心口,冷从心来。

  很久以前我便听说过寒冰冷玉剑,当时以为只是剑身会比较寒冷而已,今天一见才发现,原来是在攻击时所散发出的严寒冰冷气息。

  剑尖虚化出一个个细小的旋风,夹杂着灵气幻化而成的无数道冰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华山剑宗传授的剑法,单从这两点来看,周辉在剑道的领悟上走了很远很远了。

  鬼气呼呼的在我身上往外冒,周辉的冰冷杀意让我真正感觉到了他的确是想要杀掉我,所以见他一剑刺来,我也不敢在保留实力,丹田内的鬼气被一瞬间全部调动。

  “万法通灵,请鬼!”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浅红色融入鬼气中的原因,这一次的请鬼和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以往每一次请鬼时识海都是一片黑色,顶端有着无数只沉睡中的鬼,然而这一次,却变了样。

  发动请鬼术后,整个识海变成了血红色,顶端也没有了那些鬼怪,而是只有一尊佛像。

  佛像被一片血红色遮挡看不清原样,只能模糊看到那怒睁着的双眼,和手中握着的一把宝剑!

  怒目金刚的佛像!

  “准!”

  在我看到这尊佛像的时候,猛然间听到了一声如苍穹上空传下的磅礴声音,震的我耳朵生疼,紧接着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落入了我的灵魂中。

  体内的力量瞬间膨胀!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眼中隐约闪出几丝金芒,周辉的剑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然而在此时此刻我的眼中,这把剑却是太慢了!

  “起开!”

  我低吼了一声,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本打算躲开的我,一把抓住了快速袭来的那把冷玉剑!

  不是空手接白刃,而是直接用手掌去抓住!

  “恩?”周辉的脸上猛然变色,他有些不相信我竟然能够用手抓住冷玉剑并且没事。不过,他也只是惊讶而已,攻击却是丝毫没有停顿。

  长剑被我单手握住,他的身形一阻,却并没有放弃攻击,借着前冲的力道左拳朝我脸上砸了过来。

  “说好的剑宗弟子,怎么动不动用拳头打人。”

  我一把拍开了手中的冷玉剑,仓促之中握拳便要和周辉硬撞。

  然而我却是低估了周辉的实力,或者说是低估了周辉的战斗经验,他在冷玉剑被我拍开的那一瞬间,左拳的力道便早已卸掉,右手再次发力,手中长剑由刺变砍,从上朝我砍来!

  “冰封万里!”

  这一剑,似乎比刚才的气势还要强上几分!

  随着周辉的一声爆喝,那冷玉剑上忽然飘起了雪花,本就冰冷无比的温度再一次骤然下降,那剑自高处落下,所过之处空气中竟是似乎都被剑上的温度侵染凝结成了冰渣!

  飓风,凌乱的飓风在长剑到达我头顶时卷起!

  剑气,驳杂的剑气在在长剑周围呼啸着落下!

  我心中一震,强压住胸口翻腾的气血,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勇气,让我用双臂挡在了头顶!

  从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势,到长剑自高处落下,哪怕是明知道那冷玉剑所带来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我心中竟是没有过丝毫的退意!

  轰!

  剑锋落在了我的双臂上,并没有斩出血花和沟壑,而是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响,我挡在头顶的双臂,在冷玉剑落下时绽放出了一道道金光,蕴含浅红色的鬼气快速的挡在了剑锋之下。

  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挡下这一剑的。

  一片片灵气化作的血花飘落向地面,周辉收回了冷玉剑,从他更加苍白的脸上可以看出他这一剑,应该是扯动了他之前受的伤。

  而我也不比他好到哪去,这一剑落下请鬼术直接被破除,身体里之前所有强大的力量全部消失,双臂发麻难以动弹,到现在都能看到无数冰渣在上面。

  “恩?”

  我和周辉对视,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忽然我俩同时看向了学校护理学院那边。

  一股极其强大的怨念鬼气,忽然在护理学院那边爆发,甚至于正在快速的将整栋大楼蔓延,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怨念的强大竟然让我在感受到的那一瞬间,心中隐约感到了些害怕!

  最O新@m章c节,上5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山越说:

新朋友别忘了点一下追书,方便下次看的时候直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