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无数画面组成在一起的光芒逝去,那道帷幕缓缓拉下,黑暗占据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心脏,全身上下的脉搏也一起停止了跳动,五脏六腑中流淌着的鲜血停滞不前。

  就在这时,我的丹田内却突然有了巨大的变化。

  一直封印着心魔的那道古朴神圣的力量,在我生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刻,忽然暴动了起来,它肆无忌惮的将心魔全部吞噬掉,就像是一头饿疯了的狼。

  一口将那心魔吞了。

  “恩?这就死了?”

  中年人伸手探了探我的鼻息,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他在我身上割下了四道长长的口子,仅仅只需要最后一步扒皮就可以完成,却没有想到我在这个紧要关头死了。

  在他看来,人死之后的皮是不新鲜的,不符合他的艺术观。

  不过,估摸着是因为我是他杀的第一个修士,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放弃我,他将匕首收回,双手扯住我身上那已经被割开的皮,就要从我身上撕下来。

  “只是有点可惜了,本来是非常完美的,却在最后关头,恩?”

  一道道浅红色的光芒,从我的身上快速升起。

  宛如同一道道火焰将我包裹了起来,前胸后背那一道道被割开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黏合在一起;肩膀上被子弹打穿的伤口和被匕首扎出的伤口,一息之间全部恢复原样。

  就好像我的身上从未受过这些伤一样。

  “这,这是什么东西!”

  对于职业杀手,他们往往能够在最快的时间里嗅到危险的气息,即使他被我身上所展现的东西震惊到,但却也只是迟钝了那么一两秒而已。

  他快速向后飞退几十米。

  “我问佛祖,人世间为什么会有杀戮。佛祖说,因为人心中有贪念和恶念。”

  躺在地上的我,缓缓的飘了起来,虚立于半空中,整个人沐浴在浅红色的火光中,澎湃的气势和那圣洁的光芒如同神佛降世。

  “小僧问我,菩萨何以低眉。我说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立于半空中的我,双眼微闭。

  声音听起来宛如同寺院钟声,那感觉就像这声音是可以洗涤罪恶的清泉。

  “装神弄鬼,吓唬谁呢,去死吧!”中年人从兜里掏出了手枪,快速的瞄准向我,一边大声怒吼着一边快速扣动扳机,也不会知道在这一两秒钟打出了几枪。

  反正,在他的视线中已经找不到我的身影了。

  “你知道,金刚为何怒目吗?”

  下一刻,我出现在了他的身前,那忽远忽近神圣的声音中忽然多出了几分森然杀意。

  他似乎陷入了震惊当中,也不知是因为我身上的气势,还是无形中锁定住他的那无数道恐怖气机,他手里握着的那把黑色手枪,在这一刻他却是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

  我忽然间睁开双眼,瞳孔中绽放出万道金芒。

  我身上那浅红色火焰,于一瞬间升腾而起变成了深红,我微微低头看向他,只是一眼,他身上那件黑色背心碎裂,怀中的一块黑匣子被碾碎成了一堆粉末。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怀里有炸弹的,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陷入了无尽的惊恐当中,丝毫不顾黑色背心炸开带给他的疼痛。

  他双眼看着我,眼眸却中带着一望无际的恐惧。

  “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

  我双手合十,缓缓闭上了双眼,轻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之后,右手虚空一抓,一缕魂魄便从他的身上飘起。

  然后落在我的手里。

  一道黑色裂缝出现在我的面前,被打开的地狱裂缝中,无数厉鬼冤魂嚎叫着想要钻出来,却在感受到我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后,被吓得哀嚎一声又全部钻了回去。

  我将手中那缕魂魄扔进了裂缝中,低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中年人大叔,再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之后,半空中我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就像是一部漫长的电视剧。

  我梦到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在那个佛宗昌盛的年代,我是佛宗一脉的天才,在那个无数传说中尽是神佛妖魔的年代,我用了仅仅不到十年便修为大成,然后渡过了那道天坎,步入佛堂。

  当我受昊天加冕成为怒目金刚,掌管一方人间后,我却忽然发现这里人间传说中的那些神佛妖魔,原来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神佛正义凌然,妖魔便是一声就作恶多端的。

  !酷s@匠网N$正m版,首◎t发kU

  神佛可以为了一方烟火而争斗不止,可以为了一件神器而打得天昏地暗,可以因为一处宝地自己得不到而出手毁之…

  传说中甚至可以啃食自己亲人的魔族,竟然会出手帮助人间渡过天灾;那所谓的妖精,竟然可以在人类遇险的时候出手相助。

  原来神佛也有欺骗和自私,原来妖魔也有善良和纯真。

  在清楚了这些后,我陷入了深深的不解,究竟人们信仰的神佛妖魔。

  信得是什么?难道信得是力量,谁的力量强大便可以获得一方人间的信仰?

  又或者说,在这一方天地之上,还有一处是真正的神佛妖魔之地,那里便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道心不善,修为便不会再有寸进。

  受人尊敬的昊天加冕于我的佛位,和掌管一方人间烟火的权利,被我一朝全部放弃,为解心中疑惑,我再一次踏上求佛问道之路。

  我走过了很多山水,见过了很多人。

  老人,孩童,将军,乞丐,皇帝…

  问了他们很多问题,我将这些答案全部记在心中。

  人间一场场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民间一场场灾难,在那生灵涂炭便是冤魂的地方,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但,却也只是似乎而不是肯定。

  在生命的尽头,我坐在师傅第一次传道时的山上,望着那高高落下砸起一片浪花的瀑布,将心中所有的疑惑封于佛珠内。

  望有朝一日,会有一位有缘人帮我解开心中的疑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