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个念头在我脑海中来回打转。

  却没有一个可以用得上,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行得通的。

  我绝望了。

  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绝望如此透彻,即使是上一次在面对王天的时候,我都没有如此绝望过,因为无论是哪一次面对危险,我都有着可以动用的底牌。

  哪怕用了底牌会有危险,但最起码可以度过暂时的危难。

  然而这一次,我却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反抗能力,最为擅长的操控鬼气和请鬼术都无法用上,就连隐藏在灵魂最深处的心魔,都被那股封印的力量牢牢镇压。

  我到底,该怎么办!?!

  整个大脑就像是一条被绷紧了的线,明明可以冷静下来,但那条线上却又似乎爬满了虫蚁,让我无数个念头参杂在一起。

  直至混乱不堪。

  然后,我便彻底绝望了,甚至到最后就连如何去改变现状都没有力气去想了。

  我终于明白小说中那些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双眼无神面如土灰的是什么感觉了。

  自己就像是被人扔到案板上待宰的鸡鸭鱼,听着杀你之人在一旁慢慢的磨着刀,所发出的声音。

  而你,作为待宰的你,却无论如何蹦跶都无法跳出那案板。

  曾经有科学家做过实验,将死刑犯蒙住双眼放在床上,割破了他的要害手腕,让他能够听到鲜血流出滴在水里的声音。

  然后让他的手腕停止流血,水滴声却不断,让那死刑犯认为那水滴声依旧是自己的血。

  最后,那死刑犯明明身体还活着,却已经‘死’了。

  现在的我,就是这种状态,我知道这样下去我还能够活几分钟才血流而亡,但我的精神和灵魂都在加速死去。

  这是当求生欲望彻底断绝后,才会产生的状态。

  ‘死就死了吧,人总会有一死的,来到SQ后我已经经历了好多次生死。’‘死就死吧…死就死吧…死了也是一种解脱…’我的脑海中在死之前浮现出了无数个画面。

  M3看¤正@版章节H《上ra酷匠)9网

  那年十二岁,街头遇到百鬼夜行,被路过的老爷子出手救下,为了救我一命收我为弟子,传授我早已无人在修炼的鬼修。

  跟大师兄一起学山上那只大猩猩走路的样子,被老爷子看到后罚我俩像那只大猩猩道歉。

  跟二师兄一起偷偷的翻看那些少儿不宜的小人书,被大师兄发现后义正言辞的收走,其实他也只是拿去自己看而已。

  后来,我稀里糊涂的来到了工学院,接我的是全校闻名的学姐苏倾城,有着倾国倾城美貌的她,似乎有着不少古怪。

  老爷子,大师兄和二师兄,后山那只大猩猩和一群小猴子,苏倾城,张芸,范文豪…

  内心深处被悲伤的情绪完全笼罩,如果此时的我是正常的,那一定早就泪流满面痛哭出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要嚎啕痛哭的情绪,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死之前想起他们。

  数不清楚多少个温馨、逗乐、悲伤、高兴的画面,许多个人影在我脑海中攒动,以及无数道声音汇聚在一起仿佛是一部点了快进的电影。

  直至最后,汇聚在一起,宛若剧终后拉下了帷幕逐渐失去了光芒。

  ……

  村头一大堆人马缓缓走出。

  最前面的十几个披麻戴孝大声哭喊的,中间是四五个壮汉抬着棺材,后面是吹着唢呐唱着哀乐的。

  “死人上路,生人回避,做点好事,等等再过去吧”老爷子站在路边,看了一眼那送人上路的队伍,听着那唢呐和哀乐声,从怀里拿出了三根香,点燃后朝着走出村口的队伍插在了地上。

  “您就是心善,这么名贵的走阴香您都舍得,这三根点上,这些哭丧的后代必定是受福不浅。”青年站在一旁,脸上虽然露出了微笑,但依然能够从他的眉间看到一丝隐藏不住的忧愁。

  “呵呵…”

  啪!

  然而,就在老爷子微笑点头的同时,插在地上的三根香突然全部断裂!

  见老爷子脸色大变,站在旁边的青年顺手摸向腰间问道:“老爷子,是不是那棺材里的要变?没想到您好心好意却给了厉鬼!”

  “不是,是凡子又出事了!”

  老爷子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木牌,那木牌本就漂浮不定,看起来就像一盘散沙被人强行聚拢在一起的一样,然而此时此刻却已经是接近透明。

  只是隐约还能够从那一盘透明散沙中,看到模糊的凡字。

  “他命中的那道劫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为什么还会受影响?难道之前那只是一个开始不成!?!”看着手中那逐渐接近透明的木牌,老爷子的脸上已经变得铁青。

  “灵魂都快要全部散完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命牌未碎先要变成透明了!”青年脸上更是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他甚至都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那把短剑,不过似乎周围的人都在看那抬棺材的队伍没人注意到他。

  “应该是他还没有死,但却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欲望。”老爷子紧皱着眉头,空有一身本领却只能干看着手中的木牌逐渐变成透明。

  忽然!

  老爷子手中的木牌一阵剧烈的晃动,那本已经接近透明的散沙流线,突然间有了非常大的逆转,不仅仅在一息之间如同实质,还汇聚在一起成为了一块结实的木牌。

  感受到异状的老爷子,挥了挥手,一道无形的结界将他二人笼罩了起来,在旁人看来他二人只是在静静的看着抬棺材的队伍而已。

  一道道金光频频闪现在木牌的周边,四周尽是由木牌散发出的古朴神圣气息。

  老爷子只感觉手心一热,那木牌缓缓上升,在那一道道金光之中,闪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佛字。

  一闪即逝。

  “凡子明明走的是鬼修一脉,为什么他的命牌会突然爆出佛家气息?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在他身上究竟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青年握着短剑,目瞪口呆看着漂浮在半空的命牌。

  老爷子摇了摇,看着那若即若无,散发着无上神圣气息的佛字一闪即逝,双眼中升起了复杂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