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

  然而无论我跑的多么快,无论我调动了体内多少鬼气,都无法追上潇大仙,他就像是把握好了那个精准的速度一样,把他和我之间的距离一直控制在就差那么一点点追上的地方。

  让我每一次都只能看到他消失在胡同口的背影。

  直到最后在潇大仙住的居民楼前,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后缓缓地走了进去。

  更"新最6快A上x酷hR匠网

  追到了这里,看到了潇大仙那张模糊的脸后,我明白了这是潇大仙用了某种秘法引我来到这里,那道我一直在追着的背影应该不是真人而是幻觉。

  然而他用这种秘法引我来这里干什么?

  又要再害我一次?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安静了。”

  这栋居民楼上次我来的时候,这里看起来还挺热闹,楼下有不少老人坐在树下乘凉,孩童嬉戏追逐玩耍,不远处还有几家小卖部的摊位放在门口。

  今天这里却是出奇的安静,整栋居民楼几乎看不到人影,别说是老人小孩了,就连不远处那几家小卖部都紧闭着大门。居民楼里大多都开着门,但里面却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个空屋,丝毫没有一点人气。

  给人一种人去楼空的感觉。

  “进,还是不进?”

  我站在居民楼外,有些犹豫,周围如此安静肯定说明了里面不对劲,就算不是闹鬼也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住在这里的人怎么会搬走?

  “是死是活,我也要搞清楚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

  我咬了咬牙在心中一横,决定就算里面有危险,我也要闯进去见到潇大仙,问清楚他那天为什么要把我扔在后山,问清楚他为什么要害我!

  因为在我内心深处,其实一直都没有怀疑过周辉和潇大仙会有可能害我,他二人都曾经救过我,而且我始终想不到在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去害?

  想到这里,我运起鬼气防身,大步走了进去。

  走到二楼的时候,距离潇大仙的屋子还有十几米远,我便闻到了一股难闻刺鼻的腥臭味,走近一些才发现,原来潇大仙的住处整个屋里屋外全部泼上了血。

  “这应该是狗血。”

  墙壁上的鲜血早已干枯,不过这看起来虽然渗人但这味道应该是狗血,而且还是味最冲的黑狗血。

  潇大仙的屋子门被人从外面直接踹烂,屋里的东西要么是被人涂上了红色油漆,要么被砸的稀巴烂,屋子里除了难闻的油漆味和狗血味之外,竟然还有一些尿骚味。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走进潇大仙的屋子,我便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潇大仙喝酒抽烟虽然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正派人物,但他这些年在这附近因为算卦很准,而且卖的符纸和香囊又帮助过很多人,所以受人尊敬。

  那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潇大仙引我来又是为了什么?

  随着我逐渐走进深入屋子,在潇大仙的卧室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没有任何声音动静,但我就是能够感觉得到。

  道袍?

  当我走进卧室的一瞬间,我只感觉整个世界颠覆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像是走过了一道水帘,卧室里的画面被那道水帘完完全全的遮住。

  也不知道是阵法还是什么,当我走进卧室后,我发现卧室里的东西并没有和客厅一样被损坏,符纸香囊所有的东西都安安静静完好无损的摆放在桌子上。

  而在那张小床上,放着潇大仙平日里穿的那件道袍。

  当我伸手去拿那件道袍的时候,忽然呼的一声,一股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