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道草剑。

  也是最后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已然来到了我的面前!

  卷起了我身边无数道旋风狂舞,刺起了一道道混乱驳杂的妖气波动,如同一道道锋利的匕首在我身上胡乱的切割着。

  我的身体在接连两次和草剑硬拼并且将其打碎之后,已经陷入了枯竭,体内的鬼气虽然还有残存,但却因为一直没有换气而无法全部调动。

  请鬼术所带来的庞大力量,也因为两次剧烈的使用而陷入了亏空,剩存那一点的力量别说反抗了,让我用来逃跑估计都不够。

  “咳…”

  当我选择躲避,猛的换气时,胸口翻滚的气血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去。然而我却不敢因为这口鲜血而停顿分毫,几乎是鲜血吐出的瞬间,我整个人向右边快速移动了过去。

  那把草剑在我吐血时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距离之近甚至我都能够看到剑尖上所蕴含的浅淡妖气。

  在我闪避的时候,草剑穿过了我的左臂。

  撕裂的疼痛感让我忍不住浑身抽搐了一下,整个灵魂都进入了呆滞的状态!

  左臂生生被那把草剑撕裂了近半,鲜血模糊的横在一起看起来格外的渗人。鲜血顺着手臂向下流淌,轰碎的肉渣落向地面,暴漏在空气中的骨头上,残存着的妖气让我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疼痛。

  “噢啧啧啧啧…”

  猫妖那古怪渗人的笑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那揪心的疼痛伴随着眼前猛的一黑,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但在我恢复视线的时候,猫妖和那上百只黑猫却已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黑雾般的存在。

  “梦鬼!”

  我心中猛的一惊,顾不得胳膊的疼痛,将体内残留不多的鬼气全部调动了起来,然而未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我就听到了一声刺耳尖锐的金属摩擦声。

  然后,我就感觉我陷入了某个泥泞中。

  无尽的黑暗让我感受到恐惧,整个人就像是陷入了泥泞沼泽中,身体逐渐的向下陷,越是挣扎陷下去的速度就越是快。

  很快的,那黑暗中的沼泽将我陷下去了大半,我能够感觉得到泥泞淹没到了我的胸口,不管我是用鬼气挣扎还是极限发动请鬼术,都无法将我的身体向上移动分毫。

  只会加快的陷下去。

  “呜…”

  泥泞到了我的鼻子,心中早已被绝望所笼罩的我已经放弃了挣扎,鬼气早已干枯到了极限丝毫都无法在调动,请鬼术也不知道请来了多少鬼怪,都丝毫用处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挣脱不开,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到底为什么,我和任何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潇大仙为什么要害我!”

  我心中的怨气冲破了理智,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那些冤死的人为什么会成为厉鬼,因为他们非常的不想死,对于活下去的渴望非常大,但是死亡所带来的绝望让他们心生怨气。

  才会变成为祸一方的厉鬼。

  就像现在的我,大脑中所能够想到的全是如何复仇与报复。

  泥泞终于将我整个人淹没,被窒息感包围的我身心深深的陷入了绝望当中,我甚至能够清晰感受到死亡的逐渐接近。

  更甚至,我已经接受了快要死去的现实。

  ……

  又是一声刺耳尖锐的金属摩擦声。

  让我从混沌中猛然惊醒,然而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漫天的火海将我愣是吓着了。

  一望无际的火焰,似乎整个世界都被烧了一样,我的身体,我的双眼,甚至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在被火焰烧着。

  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被火焰烧的感觉是什么样?那种痛苦绝对不是用语言能够说清楚的,如果不亲身经历肯定是无法理解的。

  我的神经在紧绷,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每一寸皮肤上的毫毛在燃烧,每一根头发都伴随着火焰在一点点烧掉。

  烧成灰烬。

  皮肤上燃起的火焰在我的视线中一点点将我吞噬,无数火海将我包围,那种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在痛的感觉,让我想要大声尖叫。

  然而我却无法张嘴。

  甚至于我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去清晰的感受那火焰一点一点的将我烧掉。

  就像是被人扔进了火葬场,活生生的烧死一样。

  那种痛苦绝对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肤,自己的身体被火焰烧灼,一点一点的先从皮肤开始,慢慢的慢慢的整个身体开始发黑,然后烧焦。

  从双脚开始向上一寸一寸的黑焦碎裂。

  打心底最深处的绝望,一次一次的摧毁着本就脆弱不堪的额心理防线,甚至于如果可以的话,我都愿意咬舌自尽。

  以自杀来结束这份痛苦。

  从泥泞到火焰,窒息和身体被一点点烧焦碎裂,这种非人的折磨已经让我彻底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

  “李凡同学,你在干什么?”

  火焰的世界一瞬间消失不见,那突然响起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我听起来就像是天籁一般动听。

  |酷^匠…O网唯3一$正版¤√,9G其e他都f是1X盗版M{

  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躺在宽石阶上,冰冷的石阶和晨间落在我脸上的露水,让我还能够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我摸了摸左臂,一切完好。

  “你没事吧?”

  我从地上有些艰难的坐起,抬起头看向苏倾城,她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装,也不知道是因为不合身还是苏倾城魔鬼身材撑得,那套灰色运动装愣是被苏倾城穿出了紧身衣的样子。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狼狈:“没事,没事,我没事。”

  “地上挺凉的。”苏倾城没有在意的笑了笑,伸出手一把将我拉了起来。

  她的手有些冰凉。

  但却让我一瞬间彻底清醒了过来,隐藏在身体深处原本松动想要散开的三魂七魄,无形之中回归到了原位。

  “喵…”

  跟在苏倾城身后的那只黑猫,朝着我温柔的叫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我站都站起来了,还不赶紧松开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