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K三个Q的飞机,剩1张了。”

  “四个J,地主手里应该没有比我这更大的炸弹了吧?”

  “是你们逼我的啊,AK47!这可是比王炸还要大的…”

  “1K47…这滚你的犊子吧,赶紧给我洗袜子去,这盘四个炸弹,算上之前的,曹书培你一共欠我十四双袜子。这样,我也不勉强你,给我洗两条内裤咱们清账怎么样?”

  “易德阳,你特码那内裤谁敢洗?一眼看去上面全是尸体,我可不想双手沾满鲜血,就你那袜子放地上硬的马上都能站起来了,我洗袜子,绝对不洗你那内裤!”

  当我恢复知觉,双眼还未睁开的时候,便听到一阵阵嘈杂却又无比熟悉的声音。

  曹书培和易德阳这两个大嗓门,吵得我有些头疼。我睁开双眼时,歪了歪头看向窗外,应该是中午,阳光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

  太阳穴疼的厉害,在睁开眼之前我便内视了一下身体,崩塌的识海和丹田不知发生了什么已经恢复原样,如今的识海要远远比以前辽阔宽广,丹田更是比以前坚固庞大。

  体内的鬼气早已恢复七七八八,我惊讶的发现那些隐匿在我体内的鬼气要比以前更为精纯许多!

  “这…这是五气朝元初期的境界!”

  到底在我昏迷当中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我没有变成杀人狂魔,还能够睁开眼掌控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我会醒来在209宿舍?

  我明明记得那天好像是我一路狂奔,抱着张芸来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后来我的灵魂和身体完完全全的被那血红色洪流所占领,那庞大的杀意将我的理智挤出了灵魂。

  按理来说,我现在应该是一具毫无知觉,宛如没有灵魂的杀人狂魔才对啊!

  然而,我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宿舍?

  “咦,李凡,你小子可算醒了!知不知道你丫睡了一天一夜了啊,就算在虚,也不能这样睡啊。”

  酷\匠‘网正X$版首发n%

  坐在我对面床铺上打牌的范文豪,发现我醒了之后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朝着我走来。

  我忽然向后一退,紧紧地贴着墙壁,冰冷的触觉让我清醒了许多,我张开手大声的对范文豪说:“别过来,别过来,会有危险,离我远一点!”

  “卧槽,这货不会真的是被那啥了吧。”

  “我就知道。”站在旁边的曹书培故作高深的摸了摸下巴,很有道理的语气说道:“这小子肯定是被富婆包养了,不然十一长假这么多天给他打电话都打不通,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罪,这小子竟然成这样了,我看新闻那些被包养的到最后可都没什么好下场,听说都是灌了药之后好几个富婆一起上,榨干成人干才放人离开。”

  我突然裂开嘴笑了起来,一跃从床上坐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喂,喂,李凡你怎么了,这家伙不会是疯了吧,又是大笑又是惊恐的。”

  当范文豪靠近我的时候,我没有出手去杀了他,这就已经证实了我昏迷之后被人救了。只是我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又是如何救得我?

  我体内的心魔是由万鬼化成的,无数冤魂厉鬼凝成的心魔杀意有多重?那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在心魔成功将我的身体占领,杀意取代了理智之后,在那种情况下我又是如何能够被救?

  我想不明白,以我所了解的历史当中,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位堕入魔道成为杀人狂魔之后,还能够被救回来的。

  我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我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了一个名字。

  张芸!

  ‘对,张芸,她后来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我慌乱着摸出手机,却发现早已关机,我急忙问范文豪他们:“你们这几天有没有得到过张芸的消息?”

  “张芸!?!”易德阳的双眼此时此刻睁得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时候,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重复了一遍:“李凡,你确定这几天包养你的是张芸?大二管理系的张芸?那个跆拳道黑带女神吗??!!”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尝试了很多种方法去联系张芸,却无奈的发现无论是电话邮件还是让人帮忙传话,都找不到她的踪迹。

  那天在我昏迷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非是那位世外桃源的前辈再一次出手救了我?

  可我体内,镇压住杀意心魔的却是一道浅红色的屏障。

  如果说之前的那道蓝色屏障有些单薄,那么现在的这道浅红色,就已然是如实质般。

  古朴、圣洁。

  在那道浅红色当中我所能够感觉得到只有这两种气息,那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但,却又好像不纯正的样子。

  嘎吱一声,周辉起床的声音打破了宿舍半夜的安静,我歪了歪头看到他似乎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没有犹豫,便悄然跟了上去,他没有下楼相反一路上楼来到了天台。

  “李凡。”他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跟来,所以站在天台的他静静地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夜幕中,头顶上那翻滚着的黑云将仅有的月光遮的严严实实,我有些看不清周辉脸上的表情,只能够注意到他背上的那把冷玉剑似乎光芒暗淡了许多。

  “我没有办法相信你,因为潇大仙跟我说了同样的话。”我走出楼梯口,感受着夜风呼啸的刮在脸上,继续说道:“我从潇大仙那里离开之后,便遇到了丧魂钟。”

  “丧魂钟?”

  离得近一些了,我看到了周辉脸上的表情,那张苍白的脸上在听到丧魂钟这个词时猛的闪过了惊讶,他似乎有些不相信,张了张嘴后又将话咽了回去。

  他知道我说这些的原因。

  知道我去向的人,在当时只有周辉和潇大仙两个人,也就是说在之后我被丧魂钟险些害死的幕后之手,很有可能就是周辉或者潇大仙!

  甚至于,在时间上推算的话,周辉更有这个嫌疑。

  默默地,我向后退了一小步,将鬼气瞬间凝于手心,随时蓄力待发准备出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