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的门外响起了警笛声,也不知道打开了多少探照灯,整个工厂被照的通亮,汽车的紧急刹车声伴随着一阵阵密集的脚步声。

  我很庆幸,强行压制住了那一道险些失控的杀意。

  如果王天刚才死了,可能我手上沾染的鲜血就不只是那些保镖,还有工厂外那几十位甚至上百的警察了!

  张芸的药效已经彻底发作了,我将她抱起后快速的冲向了工厂的大门,在冲出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无数量警车,以及黑压压一片特警。

  我将张芸抱起的本意,是想将她亲手交给工厂外的警察。

  然而当我冲出工厂的那一瞬间,体内那道蓝色屏障彻底粉碎,我的理智在这一息之间崩溃,无数杀意强行占领了我的理智。

  跑!

  跑!

  跑!

  理智残存的念头最后一瞬间所想到的,便只剩下跑这么一个字了,只有跑的更快,更远,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能将我体内失控的杀意所带来的后果减少到最小。

  眼前的画面,不管是花草树木还是高楼大厦,都在被我抛之身后。

  我自己都不知道跑了多久多远,只记得那似乎是一处无人的公园。

  我才彻底的倒在了地上。

  因为我在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量,去抵抗体内那接近于山洪暴发的杀意。甚至于在崩溃的识海和丹田中能够看到我的身体,在快速的被血红色占据。

  哪怕是灵魂,都被那股势如破竹般的洪流所侵染!

  轰!

  我的身体在这声爆炸后失去了知觉,双眼终究失去了视野,然而就在我眼前一黑的前一秒,我却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走啊,快走,快离开我…”

  双眼迷离脸色潮红的张芸,吮吸着她的一根手指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在我双眼黑去的最后一刻,我用尽全身力气却没有说出心中这句话。

  ……

  山清水秀。

  行走在山涧中有两道身影,快速的跳跃在山石之间。

  十余座大山,也不知道多少公里的距离,仅仅只是几个跳跃,几个纵身,看似很随意的就到了山的另一头。

  最新F(章节1|上l酷匠L`网

  那是一汪清水,湖并不大却透彻的可以看到湖底。

  然而如果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湖附近的恐怖之处,以湖为中心方圆百米内,竟是寸草不生,依稀还能够看到几颗残存的枯老树干,和还未凝于土中的枯黄草叶。

  “老爷子,这便是大凶大恶之地?”站在那位老人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他摸了摸腰间,凭空拔出了一把剑。

  那剑只有手臂长短,用普通的木削成的剑鞘。

  然而剑鞘虽然普通,拔出的剑却一点都不普通,那剑拔出时带着隐约似有的龙吟,剑芒在阳光下反射出几道刺眼的弧光。

  “如果放任不管,最多一年时间,这里很有可能成为人间地狱。”老人退后了一步,拍了拍那青年的肩膀,朝着那湖泊挥了挥手:“就现在来看,似乎那东西已经成型了,幻境已经有了些模样。”

  剑出鞘,老人挥手,湖泊开始沸腾冒出热气。

  咕嘟咕嘟的声音伴随着画面的碎裂,就仿佛那透彻可以看到湖底的画面是一张镜子,啪的一声碎裂开来。

  入眼,却是一番恐怖的画面。

  哪里有什么清澈见底的湖泊,那就是一个大坑,坑底横竖摆放着不知道多少尸体,有的已经腐烂,有的更是已经成为了尸骨。

  倒是没有看到一只苍蝇蚊虫。

  “呜…呜…”

  一道苍凉可怖的哀嚎声从坑底响起,那横竖在一起的死尸中央晃动了起来,一个庞然大物从下面钻了出来。

  那东西就像是没有实体一样,浑身透明,长相混沌完全就是一大团白色的浆糊,然而在最顶端却有一张巨大的嘴,那哀嚎声就是从那嘴里发出来的。

  “这死人坑被人挖了最少有四五年的时间,也不知道多大仇,非要坏了这片山水。”老人看了眼身后那十余座大山中央,似乎还可以模糊的看到那座修建简陋的陵墓:“遥望陵墓,阴水倒流,五行齐聚,阴阳颠覆,那座陵墓的后人是被祸害惨了。”

  “那这真是个祸害,怪不得老爷子你同意这件事情。”青年握剑,话音还未落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他将剑横在身前,以一个非常霸气的姿势出现在了那一大团浆糊的上空。

  劈斩!

  无数道由气汇聚而成的横流,出现在短剑剑锋周围,那哀嚎中的一大团浆糊感受到了危险,一声嘶叫后从那张嘴里吐出了一道白色的光波。

  “破!”

  青年忽然发力,他的双眼冒出点点金光,握剑的双手闪出刺眼的金芒,短剑周围席卷起无数道细小旋风,迎面而来的那道白色光波直接被斩成碎片。

  然而剑并未停下。

  那一大团浆糊突然大声哀叫,似乎是察觉到了它和青年的剑有多么大的差距,闪身想要逃跑。

  然而它却没有剑的速度快。

  ‘碰!’站在远处的老人忽然脸色一变,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木牌,那木牌握在手上忽然炸开,木屑从老爷子手缝中划出落向地面。

  “老爷子,什么情况!是大师兄的命牌?”

  一道道金光乍现,也不知道那一大团浆糊的下场是什么,那青年听到炸响后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脸色煞白的问道。

  “是凡子的命牌。”老爷子语气有些僵硬,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地的木屑。

  “别急老爷子,不一定是出事了,您忘了当年大师兄进那个鬼地方的时候,命牌也是碎了,而且凡子身上有那块玉在…”

  “凡子很小的时候我便找人给他算过一卦,他这个年龄有一道天劫。过,修为可一日千里成为真正的鬼师;不过,或死或堕。”老人摆了摆手,打断了青年继续说下去。

  “或死或堕?”也没看见青年是怎么在腰间一比划,就见那短剑消失不见了,他看向老人有些不解的问道:“堕,是什么意思?”

  “可分堕入魔道和堕入地狱?”老人右手微微一动,地上散了一片的木屑缓缓地飘回了老人的手心,只是任凭老人如何凝结,那些木屑都无法再做成原先那块木牌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这一切就看他的造化了。”老人眉宇间闪过了些许哀意,却忽然发现手心中那无法凝结在一起的木屑有些还在轻微跳动,老人那白了几根的眉梢一挑:“凡子还没死,他的魂魄还未散!”

  “能不能挺过这劫,就看凡子的命了。”青年下意识的握了握拳,担忧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