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也不知道他吸得烟是什么牌子,我只觉得非常呛,那烟味狠狠地钻进我的鼻腔,刺激我的大脑,让我剧烈咳嗽了起来。

  我注意到,那根烟没有牌子和标签,连烟嘴都是白色的。

  王天哈哈大笑,他非常得意非常猖狂的低下头,用那双带着嘲讽和不屑的眼睛看着我:“是不是非常的不爽,很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绑你来这里?”

  “从你刚入学的时候,我就听到过你的名字,你竟然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抱苏倾城。不过那个时候我有事情在忙,所以没空搭理你。外界传言说我王天对一个大一新生怂了,抢了我的风头,抢了我的女人我竟然什么都没有做。”

  “那个时候我并不在意,因为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王天察觉到我在用愤怒的目光狠狠地瞪着他,他冷笑:“如果眼神能够杀死我,我在很多年前恐怕就被人碎尸万段了。”

  他深吸了一口烟,也不知道是烟草的原因还是我的错觉,那根烟快速的烧掉了近乎小半根,王天将手里的烟摁灭,烟云吐在我的脸上,将那半根白色香烟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0最(D新章!节j上,S酷匠2网#

  转身,右脚狠狠地踢在了我的小腹。

  “呜…”

  王天这一脚并不重,只是他这一脚正好踹在了那根铁链上,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一股火辣辣的刺痛让我浑身忍不住一哆嗦。

  “自从我进入工学院,大一第三个月,我把那个红头发的2B打成重伤吊在四楼窗户外边后,就再也没有人敢碰我的女人。”王天扬了扬头,他站在我前面俯视着我,语气就像是再说一件普通不过的事情:“我没有想到,你碰了苏倾城之后,还敢对张芸动心思。”

  “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话音刚落,他猛的躬身一拳砸在了我的小腹。

  贴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再一次深入我的身体,让我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现在我才明白这道铁链应该是专门克制灵魂用的,那股火辣辣的刺痛也是烧灼我的灵魂所带来的疼痛。

  他拍了拍手,伸手从旁边黑衣大汉手里接过一个药盒,他看着我的表情就像是觉得我很肮脏,动手打我都觉得脏了他的手一样,那种高高在上,众生为狗我为上帝的模样。

  “知道这叫什么吗?”打开那个药盒,里面有一粒蓝色的药丸,他拿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接着说道:“这玩意叫万艾可,俗称伟哥。”

  “也许你不知道,那里面就是张芸,我之所以把你也绑来,并不是想要废了你或者怎么样,而是让你亲眼看着,看着我是如何吃了这粒伟哥之后,把你的女朋友张芸。”

  “那个贱货送上西天,如何欲仙欲死的!”

  我不知道我的双眼有没有通红,我只知道我心中的杀意已经滔天,我无数次的去调动识海和丹田里的鬼气,却没一次都石沉大海。

  王天他内心中压根就没有在意过我这个小人物,之所以把我也绑来,只是为了让我在一旁看着他侮辱张芸。

  也许是张芸为了拒绝他的追求,说我是她的男朋友。

  所以恼羞成怒的王天强行将我和张芸绑来,以这种丧尽天良目无王法的方式,在侮辱张芸的同时也羞辱我。

  这简直已经不能用变态二字来形容,说其是人渣都一点不过分。

  他只是为了满足心中的变态欲望,只是为了让我在一旁观看的时候发出痛苦的呻吟,甚至可能会跪地求饶让他放过张芸,以此来满足他心中所失缺的快感。

  羞辱所带来了无尽的愤怒。

  然而因为我腰间的那条铁链,我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于我就连将嘴里的麻布吐出都做不到!

  “你有没有看过这样桥段的小说,或者有过类似的幻想?”

  两个黑衣大汉从工厂外拉来了一张大床,张芸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王天将那粒伟哥放在一旁的木桌上,摆了摆手让人将我挪到床边:“你叫什么来着,李…算了,你叫什么无所谓,你是哪门哪派还是散修都无所谓,在SQ市这个地方,我就是天王老子,你是鬼师也好,修士也罢,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算。”

  他拍了拍我的脸,就像是告诉一个晚辈如何做人。

  说完,他转过身走向张芸,听到身后的我发出的呜呜喊叫声,他脸色有些不悦,挥了挥手:“给我打,打到他不能在说话。”

  一直站在我旁边的两个黑衣大汉,拳头和脚疯狂的落在我的身上,砰砰的闷响声接连不断响起。

  以最后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前结束。

  我的脑袋在发胀,嘴角似乎有鲜血流淌,身体从最开始的疼痛不堪到现在的麻木无知觉。

  我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内心的愤怒,但无论我有多么的想要杀人多么的想要反击,都做不了任何事情。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天走到那张大床旁边,单膝趴在张芸的旁边,他一边脱下上身的白色西装,一边转过头对我说道:“我想起来了,你叫李凡,对吧?安安静静的在那里看着,我不喜欢让人跪着,所以你应该感到庆幸,我做完之后,想必那根烟的作用也发挥出来了,到时候你会忍不住也上来的。”

  轰!

  我不知道我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炸了,只知道此时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王天竟然这样做,他竟然还对我下了春药,竟然让我在一旁看着他将张芸侮辱完,还要让我也去做同样的事情!

  我没有注意到张芸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没有注意到那两个黑衣大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更加没有注意到堵在我嘴里的麻布是何时脱落的。

  我听不到王天和张芸在说些什么,只听到我的内心灵魂深处,那个潜藏在深处的恶魔在不断说一些话。

  啪!

  似乎被张芸的挣扎和话语激怒,恼火的王天扬手一巴掌抽在了张芸的脸上,我那早已布满血丝的双眼,也随着这一声脆响被我自己的血所侵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