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的我,过去了许久心中的惋惜才逐渐淡去,那位灵魂被抽离出去的老人,如果短时间里没有哪位大能修士闯进后山将他的灵魂带出来的话,那么他即使不死,灵魂被人生生炼制成为了厉鬼,那他自然也就成了活死人。

  类似于植物人。

  不知道为什么,宿舍里人好像并不少,对面宿舍时不时传出几声呼咚的声音,估计还有不少人。

  手机充上电后,我开了机,在未接电话一栏里,周辉在三天时间里打了七十二个,一个SQ本地的号码应该是潇大仙给我打了四十多个,他俩给我打电话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未接电话中竟然有苏倾城和张芸的名字,我迟疑了一会后,还是选择了给张芸打过去。

  “喂,李凡你可算是开机了,关机了三天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张芸的声音清脆,听起来就像是一首欢快的歌曲,悦耳动听又丝毫不让人觉得是在做作。也许是听到这声音的缘故,我心中的烦闷畅快了许多,道:“我出去办了点事,手机一直没充电,那些家伙为什么抢你佛珠有下落了?”

  我下意识的以为张芸给我打电话,是为了告诉我佛珠被抢的那件事情。

  “我父亲最近在忙,家里又没有人懂得这些玄学,我给你打电话起初是为了请你吃顿饭,报答一下你的救命之恩,二来是想问问你那些东西…恩…那些抢我佛珠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

  她的声音弱弱的,说到最后很没有底气,让人一听便知道她给我打电话似乎不是为了这些,只是她好像不好意思说出来。

  “呜…呜…李凡…救…”

  就在我思考如何回答的时候,忽然听到话筒中传来一声手机摔在地上的呯响,以及张芸呜呜的挣扎声和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最后似乎有人一脚踩碎了张芸的手机,咔嚓一声再没了声音。

  “张芸,张芸!”我大喊了两声后再没了声音,我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中有些慌乱,到底发生了什么?张芸可是跆拳道黑带,她怎么会遇到危险?

  听张芸挣扎的声音,以及后续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张芸应该是被人绑架了,是什么人对她下的手,目的是我还是她?

  碰。

  宿舍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站在209宿舍门外的是四个看起来混混模样的家伙,其中三人拿着木棍匕首,而另一个则拿着一条看起来很古怪的黑色铁链。

  “兄弟,不用着急,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了。”为首的是一个板寸头,穿着黑色背心休闲裤,右胳膊上纹着一条邪龙,从气质上来看他似乎比另外三人身份高一些。

  “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绑架?”我皱着眉头,看向对门的宿舍,怪得不我刚才听到呼咚呼咚的声音,原来是这四人早就控制住了对面宿舍的几个人,挣扎中挨打发出的声音。

  “绑架?你想多了,只是我们老大让我们带你去见一个人而已,他有些话想对你和张芸聊聊。”纹着邪龙的板寸头裂开嘴一笑,露出了一嘴的黄牙,他在宿舍里环顾了一圈,然后挥了挥手示意让那三个小混混对我下手:“大兄弟啊,最好配合一点,你关心的那个张芸可是在我们手上,你若是不老实,那可就别怪我们了。”

  我刚刚凝聚在手心的鬼气,听到他说这话顿时间迟疑了一下,随后便将鬼气疏散,掩盖住自身的气息后伪装成一个普通人。

  ……

  我被人打晕后捆绑了起来。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四周黑布隆冬的看不清楚,只能依稀看到一些大箱子摆放在墙边,如果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被人绑到了一个工厂里。

  工厂一般都在郊外,而且隔音效果都很不错,是电影中绑架的最佳地方。

  “这铁链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体内的鬼气竟然丝毫动用不了!”

  当我想要用鬼气挣脱开绳索的时候,忽然发现体内的鬼气我连一丝一毫都调动不了,完完全全被我腰间那条铁链封住了鬼气的所有进出穴道!

  我被这个发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王少,事情我都办好了,就不在这里打扰你的好事了。”

  “等我腾出空来,再好好感谢感谢这次林兄出手帮忙,不然这件事我还真不好办。”

  “师父说过,王少的事就是我的事,王少不必客气,我们就先告辞了。”

  “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过几天我请客,到时候林兄一定要赏脸。”

  “王少切记,那个小子身上的铁链不要摘下来,有那条铁链在,他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工厂外忽然亮起了车灯,随后几道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当我听到师父这些字眼的时候。联想起我身上这条能够锁住鬼气的铁链,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许多条似乎是有用的念头。

  但却非常的混乱,而且一时间我也没有头绪将它们整理在一起。

  更新DX最快L%上n酷J9匠网

  我有一种预感,门外那个叫做林兄的师父,很有可能跟后山那些冤魂厉鬼有关系,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往这边猜想,我心中的这个预感就愈加的强烈。

  “呜…呜…”

  我想要喊出来什么,却突然惊觉的发现自己的嘴里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软软的有些干涩。

  腰上的那条铁链只要我一用力,就勒紧一分。

  “看来你比我还要着急啊。”

  工厂的小门被人从外推开,腾的一声灯被打开,几秒后我适应了刺眼的光芒,也看到了那个被叫做王少的究竟是谁。

  王天依旧穿着一套白色干净的西装,黑色的领带和皮鞋,那双皮鞋擦得锃亮,他的头上抹了发胶,远远看去竟然有些反光。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非常的好,他整理了一下头发,缓步向我走来的同时吸了一口烟。

  再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微眯着双眼看着我,将嘴里的烟云对着我的脸吐了出来,语气带着嘲讽和嚣张:“小子,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