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曰:大道无情,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曰:道。夫道者…”

  X酷)匠($网y唯一S正gL版}|,z(其他:f都#是盗s版/

  “天下万物,不管是什么道家符咒,还是佛家真言,都只不过是你心中想要打开的那扇门所需要的钥匙,切勿被眼前的事物迷惑,追随本心,方能追得大道。”

  “小兄弟我和你有缘,便给你一场造化。这静心咒我便打入你的体内,压制住你的心魔,若有朝一日你能够将这心魔全部消化克服,那便是你成龙飞天的一日,到时这静心咒可助你一臂之力。”

  “杀气,怨气,恨意,统统源于内心…”

  我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砰砰声,听到了血液流淌的温和,听到了骨头摩擦发出的细微清脆,更清晰的听到了体内那无数冤魂厉鬼化为一体的红色火焰。

  发出的愤怒吼叫声。

  它们距离掌控我的身体,距离达到心魔附体的效果仅仅只差一步,只要我迈出了这一步,心魔便可以彻彻底底的操控我的身心,让我成为一个杀人恶魔。

  那团红色火焰在我的识海中被一股蓝色海洋包裹,看似温和无力的那股蓝色,仅仅只是一瞬间便将那火焰团团封印,甚至于就连一声鬼啸都听不到。

  几个片刻,那柔和的蓝色融进了火焰中,那火焰虽然还在跳跃,却已然没有了力量,只是依稀还能够听到几声无力的鬼哭狼嚎。

  “心魔虽然被封印,但却也只是暂时的而已,真正能够将他打败驱除的人,还是你自己。”

  “若有朝一日在有缘时,可以来世外桃源一聚。”

  我宛若隔世般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醒来的时候我站在柏油路的中央,一辆辆疾行的车辆在我身前身后快速行驶,那公交车站牌距离我似乎只有不到四五米远。

  行人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带着古怪,可能都在想,这年轻小伙子站在路中央半个小时发呆,不会是想要自杀的吧。

  “妈妈,你看那个哥哥他笑了,他应该不是想要自杀的。”站在不远处屋檐角下的一对母女,女孩拉了拉母亲的手指向我这边,却被我看了一眼后母亲拉起女儿就走。

  是的,我笑了。

  我甚至于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才要发疯,那股化清风细雨融入我心中的力量对我的影响太大了,那声音和蔼可亲却又非常有力。

  万鬼化心魔,这位在暗处帮我渡过此劫的大能,修为该有多强?

  最起码在我的认知范围里,别说是五气朝元了,就连金丹凝神的修士都难以做到千里传音,帮人镇压体内的心魔。

  “老爷子给我的这块玉,看来来头不小啊,也不知道这世外桃源是在何地,不然去拜访一下,恐怕会有意想不到的机遇。”

  这里说的玉,是我小的时候被老爷子救走后,送给我的一块玉,从小到大一直挂在我的脖子上。

  这块玉看起来很普通,一眼看去就跟路边摊上卖的差不多,然而我却因为是老爷子送的,所以一直从小带到现在。

  然而就在刚才万鬼作乱的时候,这块玉却突然的碎了,然后就有了那道细雨清风,以及所听到的那位大能的声音。

  “那为什么前两次,面对猫妖和那丧魂钟的时候,这块玉没有碎?”我想了一会,估计是因为这块玉并不能护主,而只能在我遇到危险的是偶向那世外桃源中的大能通信。

  ……

  我昏迷了三天三夜,也就是说今天应该是十月三号,在我回到学校后发现,学校里几乎已经看不到人影了,保安部那边开着门但是屋里却没有人。

  本来我是想直接去找周辉的,但是手机没电联系不到他,所以先回宿舍将手机冲下电。

  当我走向宿舍的时候,路过后山的那条路,我惊然发现整个后山怨气冲天,朗朗乾坤下竟是黑气弥漫,那树林中时而可见穿梭其中的冤魂厉鬼。

  “竟然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感受着那股冲天的怨气,距离千百米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怨气的强大。

  我的头皮有些发麻,我甚至都不说不清楚那冲天的怨气代表着什么等级的实力。

  难道说除了猫妖和梦鬼之外,山上竟然还有什么强大的脏东西?

  走近些后,我忽然发现整个后山的外围除了警察的警戒线外,还有贴在各处的许多张符,那些符看起来虽然没有玄武符那般复杂,但却每一张符上似乎都带着不弱的正气。

  后山入口的那条路上停着几辆警车和一辆奥迪,想来这贴符的人应该是警方请来的某位修士大能吧。

  就在我心中以为后山这些脏东西,就快要被警方请来的这位修士大能驱除时,忽然后山那边传来了一阵骚动,冤魂厉鬼齐齐发出嚎叫声,紧接着我便感受到无数厉鬼传出来的贪婪。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警方请来的修士,他用符做阵将整个后山封锁住,使的后山冤魂厉鬼只进不能出,那么他肯定是想将后山的所有脏东西全部一网打尽的。

  就在这时,几个穿着白色大褂的护士,从后山快步跑了出来,她们抬着一个担架,跑的很快很急。

  那担架上躺着一个老头,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脸上那几道皱纹因为魂魄的失缺而加深了许多,整个人就像是一具活死人一样,傻傻的睁着眼睛却没有一点点色彩。

  如果他的魂魄招不会来的话,他可能真的会变成一个活死人。

  “被人生生将魂魄剥离出身体,并且圈养在一个特殊的容器里,不过应该不是丧魂钟所为,不然这老头估计早死了。”我看着他被人抬上救护车拉走,在心中一边惊叹后山那些脏东西的实力强大,一边惋惜这老头轻敌的下场。

  而且,那位老人的实力可不低,比我整整高出一个等级,五气朝元中期,而且看贴符布阵的手法这位老人应该是某个名门大派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