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当中甚至有人留下了口水,我看到就在我的前方,一个满脸血迹的中年男子,忽然一刀捅在了站在他前面的那个人后心,然后快速的向我冲来。

  那架势就像是要直接冲进我的体内一样。

  然而就在他前冲的那一瞬间,站在他旁边的一个老人一棍砸在了他的头上,同样的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向我冲来。

  木棍,刀,匕首,用牙咬,用拳头砸…

  我看不到身后和左右,只能够看到前方那围挤在一起的人们殴打在了一起,他们就像是在抢夺我一样,打倒了站在他前面的一个人后就发了疯的向我冲来。

  然后,再被其身后的人打倒。

  地上没有鲜血,只有躺在地上慢慢变得透明的身体。

  然而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甚至于我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悲伤恐惧害怕后退等等情绪一个都没有!

  嗡…

  那像是敲钟一样的嗡鸣声第三次响起,我的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最后的视觉,在我失去视觉的前一秒,我看到那些殴打在一起的人全部发了疯的一样向我冲来。

  他们似乎不再忌惮,不再害怕我被其他人抢走,他们只想要接近我,发疯的一样向我跑来。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充满了气的气球。

  那‘空气’并未停止,我只感觉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钻入了我的体内,将我那单薄的灵魂撑的滚圆,撑的随时都会爆炸,下一秒我的灵魂似乎就会炸成碎片。

  反正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静静的感受着自己的灵魂被撑到濒临爆炸的边缘。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似乎那无数道‘空气’越来越少,钻入我体内的速度也从刚开始的疯狂涌入,到现在半天没有一个。

  最终停了下来。

  f更新最A\快¤上*酷匠F|网-:

  “咦…”

  我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中年人沉闷的疑惑声,然后我的知觉开始慢慢苏醒。

  当我的意识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体时,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从头顶到脚传来了一道炸裂的疼痛,那感觉宛若是我身体上下每一寸皮肤都要裂开,每一道筋脉都要断裂,每一节骨头都要粉碎。

  每一丁点灵魂都要碎成残渣。

  “啊…啊…啊…”

  被这股炸裂煎熬的我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声,我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似乎借助翻滚的力气在地上摩擦身体能够减轻身上的痛苦。

  我感觉我就快要崩溃了。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身体里的煎熬疼痛一点都没有减少,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处在灵魂爆炸的状态下。

  身体的疼痛是其次,对心理承受能力不强的我而言,这个过程简直比直接杀了我还要痛苦,我听到我的牙齿有碎裂的声音,那是因为身体里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强行咬碎了嘴里的牙齿。

  体内所有的冤魂,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里就像是收到了某种召唤,他们一如既往的钻进我灵魂的最深处,想要夺得我身体的控制权,想要霸占我的身体!

  他们一个个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条河流,在我的身体灵魂最深处内奔腾不止。

  爆炸了。

  我再一次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我甚至于能够感觉得到,那无数冤魂如同跗骨之蚁,一点点的在吞噬撕咬着我的肉体和灵魂。

  从最开始的第一声钟声,到刚刚身体所受的煎熬疼痛,一切都像是为了这一下爆炸而做的酝酿和铺垫,无数存活了不知多年的冤魂厉鬼一窝蜂的冲开了我灵魂的最后一道防线,仅仅只是一瞬间便将我的灵魂挤出了我的身体。

  灰蒙蒙的灵魂视觉。

  修为不到金丹凝神中期的修士,在灵魂状态下是无法操控任何东西,如果是死亡就只能站在原地等待阴兵勾魂,如果是被人暗算唤魂也只能无意识的飘向唤魂的方向。

  就在我以为这一次我绝对死了的时候,就在我的灵魂彻彻底底剥离出我的身体最后一丝时。

  忽然,我感觉到一股暖流涌入了我的灵魂中,生生的将我那被挤出去的灵魂扯了回来,一点一点的在重装进我的身体内。

  那数以万计的冤魂厉鬼在感受到这副身体的主人重新回来时,一瞬间暴躁起来,他们发了疯的一样去撕咬我的灵魂,去冲撞那股暖流。

  然而那股淡黄色的力量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暴涨,便将那些发疯了的冤魂厉鬼吓的躲在了一起。

  凝聚在一起的冤魂厉鬼,有几个别的想要探出头钻入我的灵魂深处,却仅仅只是刚露个头就被那股淡黄色的力量绞杀成碎片。

  我的筋脉在收拢,体内残存不多的鬼气翻滚着被这股淡黄色召唤在一起,被震碎的识海丹田缓慢的恢复着。

  那股淡黄色缓慢的流过我的身体四处,修复着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筋脉,受到重创的三魂七魄,在那股暖流下开始活跃起来,从无数冤魂厉鬼中时不时提取出几只,绞杀成碎片后融入进我的灵魂。

  无形中,在我体内鬼气尽失,筋脉全断,灵魂重创的情况下,那三花聚顶的巅峰禁锢,竟然开始有了不小的松动!

  ……

  “三声丧魂,三声丧魂…”

  “看来这传说中的东西也不是对谁都有用的…”

  昏暗中,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盘腿坐在地上,叹息之余,他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挥了挥手便将地上那片他吐出的鲜血蒸发掉。

  “为什么会有人愿意用此等禁术帮他?是谁不惜代价帮了他?万鬼噬魂,冤魂噬骨,这样都能不死,反而实力有了提升,是该说他命大还是运气好?”

  在他面前的半空中,漂浮着一团黑雾,他抬了抬手,将那团黑雾收入袖中,昏暗的光线里他那双眼睛通红布满血丝,渐渐消散的杀气却依然是让人毛骨悚然。

  他愤怒的握了握拳,无数团黑气和紫气席卷纠缠在一起,包裹在他的拳头之上,却在一息之间又消失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