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的是孙亮。

  他死的的确很惨,从食堂的二楼跳了下来,脑浆混合着鲜血撒了一地,看起来就是加了颜料的豆腐脑一样。

  有的从食堂刚吃完出来,有多少人见过这样的场面?所以看到这一幕大多数人都没有人忍住。

  “不应该啊…”我站在不远处,看着已经死去了的孙亮,有些不明白孙亮为什么会自杀,或者说不明白孙亮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自杀。

  而且,看着惨死的孙亮,我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

  他八字形的躺在地上,整个头血肉模糊,根本已经看不清具体哪里的五官,只能大概从那些毛发中沾染的鲜血分清那边曾是正面。

  血肉模糊,整个头摔得粉碎,就像是一块西瓜从高处落下摔得粉碎。

  不对,不对!

  我突然惊醒了过来,这食堂最多只有二楼,最多了十来米的高度为什么孙亮会摔得这么惨?按照常理来说孙亮最多也就是摔得流一地血吧,也不应该整个头颅都炸开。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孙亮听人说生前还是一个帅哥,家庭条件也很富裕,为什么他会在张燕死后选择自杀?

  真的就是自杀么?

  我皱了皱眉,放开体内的鬼气在孙亮的尸体附近开始探查,果不其然,在他尸体的不远处,有一小块血肉模糊的肉块,如果是学过人体解剖的护理系妹子看到,一定会一眼认出这就是人的舌头!

  孙亮是被灭口了的。

  杀他的那只鬼甚至都没有去处理后事,所以让我轻而易举的在孙亮的体内察觉到几丝残存的鬼气。可是让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灭孙亮的口?

  是因为他曾经看到过什么?还是他知道张燕死因的真正原因?

  舌头被鬼操控着生生自己给咬了下来,而且头颅摔碎成这样,魂魄早在死的时候就魂飞魄散,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恐怕也不可能从孙亮嘴里知道任何事情了。

  “不对!不对!孙亮跳楼自杀,为什么没有阴兵勾魂!”

  众所周知,人死后在地狱上的生死薄被购销名字,然后魂魄会呆在尸体的原地等待阴兵到来将魂魄勾走,最后进入地狱轮回。

  我环顾四周一圈,别说阴兵了,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我将鬼气放出,很轻易的便看到孙亮的魂魄正缓缓地走向后山!

  联想到上一次那个跳湖自尽的女学生,以及她那四个月大的死婴,我忽然明白了这一切!

  这一切都是后山的那些厉鬼所为,不管是上一次那个跳湖自尽的女大学生,还是这个跳楼自尽的孙亮,以及那个突然暴死的张燕。

  他们都是被厉鬼所杀,死后冤魂更是被那些厉鬼圈养,像那四个月大的死婴被当做百鬼噬灵大阵的药引,其他人的魂魄要么成为冤魂,要么成为其他鬼魂的吞噬使其成长的补品。

  我忽然间想到了另一个可怕的内容,也略微有些明白了刚才周辉所说后山的可怕程度,不是我所能够想象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然后,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晌午的情况下,我的背后生生的被自己所想的那个可能性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再过几年工学院这里的恐怖程度将达到什么程度?

  我觉得我有必要现在就去找那个潇大仙谈一谈了。

  ……

  嗡…嗡…

  来学校之前父亲给我买的手机,基本上除了偶尔二师兄会给我打个电话之外,基本上没有其他人,我从兜里拿出手机一看,倒是一个陌生的SQ本地号。

  “李凡吗?嘶啦…去找那个潇大仙的话,嘶啦…定要注意,他不是个好人,很有可能是要暗算加害于你…”

  然后兹一声电话被刺耳的挂断。

  电话是周辉打过来的,他说话的语气非常急迫,就像是在做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时抽空给我打来的,几乎不等我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那边信号似乎很不好,断断续续的而且嘶啦嘶啦的根本听不清周辉的原话说的什么,然而我所听到的这些话,却让我为之一惊!

  潇大仙不是好人,很有可能暗算加害于你。

  这两句话让我无来由的联想到近些日子里,后山所发生的一切诡异恐怖事件,周辉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潇大仙为什么不是好人?他又为什么要加害于我?

  我用手机再给周辉打过去,却听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

  我已经走到了学校南门外,距离潇大仙所在的小吃街仅有不到百米远,甚至我都能够看到前面拐个弯处那些围挤在一起的人群。

  那些人肯定是围观在潇大仙摊位旁边的。

  “不可能,应该不可能,如果潇大仙想要害我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给我一张玄武符?”我想到这里,心中的疑惑被扫除了大半,无论如何潇大仙想要害我的可能性都是不成立的。

  如果他想要害我,很干脆不给我那张玄武符,让我死在猫妖的手里不就完了。

  当我走过拐弯,视线中出现的却是已经散去的人群,和正在收拾桌子的潇大仙。

  “你知道我要来,所以提前收摊了?”散去的人群似乎并没有观看尽兴,这让我有些意外,见潇大仙不理我低着头收拾东西,我开口接着问道:“我不知道学校后山究竟有什么鬼东西,更不知道我所经历的一切究竟是别人安排好的,还是偶然。”

  “我只是一个连五气朝元都还没到的小修士,在修真界甚至说是垫底都有些自大,我…”

  “呵呵…”潇大仙突然干涩的笑了笑打断了我继续说下去,他的表情有些古怪,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他将桌子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符纸全部收进那个不小的牛皮带后,对我说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心浮气躁,唉…”

  “跟我来。”

  7}酷匠L网永F}久●免kb费S看!)小n说*;

  他将牛皮带背在肩上,摆了摆手对我说完后便转身走向胡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