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是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加上你这身纯正的鬼气,百鬼噬灵大阵看来可以在半个月内完成了…嘿啧啧啧…”猫妖那张枯瘦的脸上突然笑了起来,然而却因为声音的干涩,笑起来的声音格外渗人。

  猫妖的话音未落,站在桥上的我便消失在了原地。

  宛如同一道飓风般,卷起地上的无数灰尘草叶,卷起空气中无数驳杂混乱的鬼怪妖气,卷起了我心中那残存丁点的战意!

  纵然是死,纵然明知道心脏会被掏出,我也决然不可能站在原地等死!

  @酷W$匠gl网,%唯一c{正7版,H其他z+都是盗@版$

  绝对不会!我李凡岂是等死之辈!

  我赤手空拳,在身影快速前冲时我的双拳便已经紧握,仅仅只是一个片刻我便来到了猫妖面前,甚至于他枯皱的脸上那抹还未淡去的笑意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右拳上无数鬼气凝成了一团黑焰,一道道因为混乱而扭曲在一起的气息在我身边形成了百股无形的漩涡,我甚至于都不知道这一次我请来的是什么级别的鬼。

  是红眼厉鬼,还是紫眼的?

  我只知道我体内此时此刻的鬼气,要远远高于平时,那因为晃动而快要崩溃的识海内的鬼气,也远远比以往精纯。

  我的拳头,朝着猫妖的脑袋径直砸去!

  体内无数道鬼气随着这一拳,全部被调动了起来,却因为这股鬼气太过于庞大,让我体内不知道多少根经脉被撑的升腾,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

  当我本以为这一拳可以重创猫妖的时候,当我看着我的拳头距离猫妖的脸部仅有不到一指的距离时,我以为这一次的交锋在我的突然袭击下我应该能取得短暂的胜利。

  然而一切只是我想多了。

  猫妖那张枯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嘲讽可笑的表情,随后,他快速的伸出了右手,在我连看都看不清的速度下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拳。

  我感到了一股巨力卸下了我右拳的力量,然后,我整个人便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我被摔入了草丛中,脸被狠狠地扎入了泥土中,然后听到猫妖那干涩无比的声音:“不错,很不错,看你最多二十岁的年龄,竟然能一瞬间爆发出堪比五气朝元的力量,这请鬼神术果然厉害。”

  猫妖将我摔入草丛后,他脸上带着满意的表情缓步朝我走来,猫妖周围的气势忽然一顿,所有凝固在空间中的强大气势快速的消失。

  我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得以抬起头,没错,此时此刻的我,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纠集在一起,甚至于仅仅够让我把脸从泥土中拔出来。

  我透过那无数根草叶看向猫妖,猫妖浑身上下裸露在外的皮肤和刚才的干枯苍白正好相反,脸上也逐渐浮现了血色,浑身上下的毛发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从外形上来看,此时此刻的猫妖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只是夜色太沉,我的头开始发昏,双眼中的神色涣散,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多余的力气,就更不要说去看清几十米外猫妖的长相了。

  “咳…”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生生吐出了一口鲜血在地上,身体里再也没有了丝毫力气,枯竭的鬼气和僵硬浮肿的肌肉让我甚至于除了眨眼之外什么都做不到了。

  “百鬼噬灵,小子,你知道百鬼指的是什么吗?”猫妖走到了我的身前,他说话的语气虽然还有些干涩但却似乎正常了许多:“四个月大的死婴,我本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祭品,没想到上天又把你送给了我,全身上下精纯无比的鬼气,我相信百鬼噬灵大阵结束之后,我的子孙绝对能够在提升一个水平…”

  “嘿嘿嘿…”

  “啊呜…啊呜…啊呜…”

  猫妖阴测测的得意笑声,上百只黑猫兴奋的嚎叫声。

  猫妖似乎还说了什么,但是我已经听不清了,我只看到一只黑猫腾的一下跳到了我的面前,朝着我的脸就张开了嘴巴。

  因为距离太近,甚至于我都能够闻到这只黑猫嘴里的腥臭腐烂味,也许是那四个月大的死婴,也许是这只黑猫吃过其他动物的尸体。

  我不知道我不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的了什么,我只能就这么看着这只黑猫趴在我的脸前,张开着大嘴朝我咬了下来。

  血肉模糊,被上百只黑猫吞食,也许天一亮最多报纸上就只是会多一个大学生后山被分尸的新闻而已。

  大腿上传来了一阵刺痛,尖锐的牙齿刺进皮肤,猛的疼痛下,我的双眼一翻,失去了知觉昏死了过去…

  ……

  晨光照在了我的脸上,轻风缓缓吹过,就像是在庆祝我劫后余生。

  我醒过来之前内视了一下自己的丹田识海,严重枯竭的鬼气甚至于在我的体内都找不到一丝一毫,整个识海的周围几乎接近透明,似乎再有那么一点点压力都有可能戳破那层看起来似有似无的薄膜。

  体内的筋脉近半受损,单单只是提炼出一丝丁点的鬼气,拉动那些受损的筋脉都足以让我疼的死去活来。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蒙蒙亮,大概有四五点的样子。

  我只记得深夜来到后山的时候大概是十二点左右,也就是说我昏迷了大概三四个小时?

  我疼昏过去之前,貌似那上百只黑猫已经要来吃我了,为什么我现在还活着?

  并且浑身上下貌似没有多少伤,是什么人救了我吗?

  双手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我发现我还是在后山,还是在这座桥旁边的草丛,抹去粘在脸上的泥土,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果然技不如人便是受辱,我竟然被差一点被一个猫妖弄死。

  就在这时,我忽然注意到地上有一张纸条,也就是我刚才昏倒趴着的地方,按照这个角度来看,这张纸条之前应该是放在了我的面前。

  “人,要量力。”

  字是用水笔写的,字体清秀,下笔意外的却非常有力,给人一种重若泰山却又如荷花般清秀无染。

  就在我看完这四个字时,忽然手中的这张纸无风自动,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最后,纸的一角燃起了一丝火焰,快速的吞噬了整张纸,然后化作几缕灰烬消散于空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