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夜幕遮星,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那种压力就像是在黑暗深处,有着一双巨大恐怖的眼睛在窥视着,让你后背发凉,心跳加速。

  在这种幻境所营造出的气氛当中,人们的脑海中会很自然的浮想起以往看的各种恐怖片类似的镜头,也正是如此,人在这个时候的胆量和阳气是最弱的。

  这也是为什么人在这种环境气氛下容易见到一些脏东西的原因。

  我从二楼的窗户跳下,支撑着我双脚的黑色波纹在落地的那一刻悄然散去,我望向后山的方向,路灯早已关闭,黑暗中只能看到到达后山的路上要经过男生宿舍A1和A2之间。

  那条路两边栽满了我叫不上名字的树,黑暗中看起来在隐约晃动着,阴森森的看起来非常渗人。

  嘶…嘶…

  随着我的脚步声,和旁边草丛树叶被微风刮动的声音外,我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两边的宿舍楼全部熄了灯,黑暗中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一丁点的光亮,已经适应了黑暗的我,环顾四周后看向了道路两旁的树木。

  那些树木在黑暗中静静的伫立在那里,却又像是一个个鲜活有鼻子有眼的生命,在黑暗中和我对视。

  那种被人窥视的直觉再一次传来,阵阵凉意从脚底板一股脑的冲上脑门!

  嘶…嘶…

  我走了不知道多少步,却依然没有走出这明明只有十几米的道路,更看不到后山的丝毫风景。只能听到我的脚步声,和周围那草丛被风吹动的声音。

  “难道是鬼绕魂?”

  我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看向四周,却忽然发现,我停下了脚步,却依然能够听到那嘶嘶的脚步声,环顾四周,明明没有一个人影,那这脚步声从何而来?!?

  周围那嘶嘶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毛骨悚然的阴寒凉意从我的后颈渗入传遍全身。

  “这些树!”

  当我再一次环顾四周找不到人影,将目光落在了那些树上时,我惊悚的发现,原来这嘶嘶不断的脚步声竟然是这些树发出来的!

  在我发现了这一点时,这些树的动作大了起来,它们的树根拔出地面,用树根做脚向前缓慢走着,一步一步朝着我包围。

  黑夜中传来了一股肃杀,这些树就像是有着灵魂的士兵,它们举着长枪向我一步步走来,那黝黑的树干扭曲着,发出一阵阵嘎吱嘎吱的难听声。

  忽然,我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在扭回头时,一个脸色煞白,眼通红的女鬼徒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双血红血红的眼睛睁得滚圆,一道道血丝布满眼球,那样子看起来就仿佛是随时都会撑破眼眶跳出来一样。

  裸露在衣服外的肉浮肿的厉害,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胸前,浑身上下就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她漂浮在半空,所以在我回过头来的那一瞬间。

  视线刚好和这个双眼通红的女鬼对视!

  “你们都该死!还我的孩子!”

  就在我的大脑空白的那几秒钟,女鬼突然哀嚎了一声,哀怨的鬼气仅仅只是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无数道黑色波纹充斥在了我的四周,一道道涟漪炸开在了空气中。

  无数道鬼气纠集在半空中,随着女鬼的一声怒嚎,融合成一杆杆不规则的长枪,从四面八方无数个角度刺向我。

  “原来如此,鬼拍肩,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拍肩,你心中所想的负面恐惧是什么,你所看到的便会是什么,我想象那些树有着真实的生命,它们便有了真实的生命,我想象着女鬼会出现,这个女鬼就真的出现了。”

  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压迫感,那一道道鬼气凝成的长枪在刺向我时响起了一阵阵的鬼哭狼嚎声,就仿佛有着无数个厉鬼在四周哀嚎。

  我撑起双手,一道黑色波纹炸开在我的手心,紧接着无数黑气升腾在我的双肩,快速的向我身体四肢蔓延。

  “鬼斩!”

  我低吼一声,升腾在我身体四周的鬼气一瞬间向外激射而去,宛如同无数道剑气一般撞在了那四面八方而来的鬼气长枪直上!

  然后,所有的黑色波纹消失在空气当中,那无数声厉鬼哀嚎就像是录像带被人突然拔出了一样没了声音。

  ●酷匠网唯$一正GM版1●,n其MC他y都是A盗|/版

  那女鬼被一道鬼斩击中,身体逐渐接近透明,然后同样消失不见。

  “三大鬼术,鬼拍肩,看来也不过如此。”

  “可是,这女鬼不应该只是白眼级别的啊…”我皱着眉头,看着恢复了原样的四周,有些不解:“难道之前真的是我多想了,可是一尸两命再加上冤死之气,成为蓝眼冤魂的可能性非常大啊…”

  “一尸两命…两命…”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眉梢忍不住一挑,看着近在眼前的后山,我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

  喵呜…喵呜…

  黑暗中,桥上传出了一阵阵的猫叫声,那叫声就像是春天猫叫春一样,听起来让人忍不住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而且随着我越走越近,那猫叫声越来越多。

  听声音最少也有上百只猫!

  当我走进了些,我看到桥上一道道黑影窜来窜去,它们似乎是在围绕着什么东西,它们的叫声和窜来窜去在我踏上桥的那一刻一瞬间停止!

  无数只猫在黑夜中看着你的那种感觉,那种惊悚到极点的感觉没有亲身经历过是绝对无法想象到的。

  那一双双幽绿的猫眼泛着古怪的邪气,当我踏上桥的那一刻,我终于看到桥的中心,也就是之前它们围着窜来窜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在月光的照耀下,随着猫群的逐渐散开,一地的血肉模糊!

  “婴儿,那竟然是个婴儿!是什么人,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午夜用死婴来喂黑猫!”

  我瞪大着双眼,简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这一切,一种许多年未有过的恐惧从心底传出,以至于我抬起的左脚都忘记了落在地上。

  从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道气息,那气息的强大程度甚至于让我一瞬间忘记了呼吸,甚至于连最基本的鬼气防身都忘了去做。

  我转过身,看到了一副恐怖的画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