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美女打人的样子真帅。

  跆拳道本来就适合耍帅,又是这样一个长腿美女,回旋踢和鞭腿即使是打人都让人看的赏心悦目。

  “你好,我叫张芸,芸芸众生的芸,谢谢你的出手,不然就让这家伙跑掉了。”

  她朝我走来,我这时候才看清了她的长相,她的美貌整天看来并没有苏倾城那般震撼,然而却在身材和气质方面让人觉得惊艳。

  精致的五官,标准的S魔鬼身材,挺拔的胸将那件白色的短袖高高撑起。夏天女孩子的双腿上一般都会有一些虫子咬的痕迹,或者起一些细小的疙瘩,然而这些在张芸的身上却丝毫见不到。

  那双笔直修长的腿上光滑如玉,洁白的皮肤给人一种如同豆腐般的稚嫩感,相信只要是个男人,在张芸的面前都绝对无法阻挡住内心的冲动欲望。

  “你好,我叫李凡,木子李,普通平凡的凡。”握了握手,我注意到张芸的右手上带着一串佛珠,不知为何在我心中突然觉得这串佛珠好像在哪里见过。

  张芸的手很嫩很光滑,然而就在我接触到她右手的那一瞬间,隐匿在我体内的鬼气突然活跃了起来,仅仅只是一息的时间遍布全身,甚至于如果仔细去看我的眼睛在这一刻都隐隐发黑。

  它们在表达着一个强烈的欲望,对这串佛珠的强烈欲望!

  甚至我都有些控制不住体内的鬼气,眼看就要破体而出冲入张芸的体内!

  然而就在鬼气快要冲出我的身体那一刻,忽然,所有的鬼气就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强大的威胁一样,一瞬间全部回到了丹田中,甚至全部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额…”张芸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不过随即恢复了平静,可能是像我这样的见过太多了吧,所以微微用力将被我握在手中的右手抽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我去把录音交给警察,估计你也是工学院的吧?我是大二管理系的,今天的事算是我欠你个人情,在学校有什么难事可以来找我。”

  我并没有解释刚才为什么握住她的手,看着张芸走向警车的背影,感受着体内鬼气快速爆发和退缩后留下的难受,对那串佛珠陷入了沉思。

  因为我明白了,为什么张芸这个名字和那串佛珠会让我有熟悉的感觉,因为在几年前老爷子带着我去那个地方历练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许多名字,其中就有张芸。

  只是我想不明白,那串佛珠怎么会出现在张芸的手上。

  ……

  回到学校,在我回宿舍的路上,我看到后山那边停着几辆警车,远远的在这边入口处拉出了警戒线,看起来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虽然警戒线拉的很远,但依然不可能阻挡住学生们的围观。

  “这女的前不久怀孕了,都三四个月了,她男朋友突然跟她分手了,太过伤心所以自杀了。”

  “听说死之前在宿舍发疯,拿着刀差点把她的舍友砍伤,还说什么要让所有人都死之类的话,后来她的舍友们正准备给辅导员打电话时,这女的却消失不见了,再后来,过了几天这女的被人发现跳湖自尽了。”

  “你们说会不会是情杀啊,因为争夺男朋友之类的桥段。”

  “不可能,监控录像上看到的只有她自己,两天前这女的半夜来到后山跳湖自尽。”

  怀胎三四个月,因为和男朋友分手深更半夜跳湖自尽。

  如果这些围观的人所说是事实,那我简直无法想象这个女的死后所发生的事情。

  这很有可能死后因为怨气太大,从而直接跳过白眼,晋升为蓝眼冤鬼!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一尸两命!

  单单只是听这些围观的人讲述,我的后颈便腾腾的冒着寒气,我忍不住在心中恶意的猜想,如果这些人知道蓝眼冤鬼的可怕,还能不能这么淡定的围观聊天?

  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我向前走了几步,上了桥头看向被警戒线封锁住的事发地点,这一看不要紧,却是吓了我一大跳!

  湖水透明,可以清晰的看到四周湖面上隐隐飘起的黑色鬼气,整个湖的四周,黑色细小的波纹蔓延在整个湖面。

  若仔细去看,还能发现这些鬼气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湖底收缩着。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这些鬼气竟然就这么毫无顾忌的出现湖里。

  @t酷m/匠网永Z久h9免◎费看f…小说`_

  那么湖底到底有什么?

  我皱了皱眉,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阳气这么重的学校里,在这后山竟然会有鬼气诞生,它是如何出现的?

  阳气这么重的学校里,换做正常情况下怕是那第一道鬼气还未萌生出嫩芽来,就已经被吞噬的渣都不剩了,更不用说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不小的骚乱。

  “这男的可能就是那个自杀的女学生男朋友吧,现在后悔也晚了,跪在这里有个什么卵用。”

  “这男的我认识,叫王林,一个纯正的花心大萝卜,今年大二,两年里都不知道在校园里换多少个女朋友了,这货去年好像还听说把一个女孩的肚子搞大了把人家甩了,没想到今年又一出。”

  “那他为什么跪在这里?对那个女的心有愧疚?”

  愧疚肯定是有的,但是让他跪在这里的原因却很显然不全是因为愧疚。我注意到这个男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一上一下跪拜着的同时似乎嘴里念念有词,若不是细心去看还真发现不了。

  我走上前去,轻轻蹲下身,用鬼气控制住周围嘈杂的环境,让我四周的气流固定起来,我才听到了他说的是什么:“我有罪…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

  他的样子已经有些癫狂了,双眼涣散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就只知道机械性的跪拜,以及在嘴里模糊不清的认错。

  警察很快的发现了这边的骚乱,并且带走了跪在地上的王林,只不过看他被带走时脸上的痴呆样子,估计就算到了警察局也不会说出什么线索。

  他是受了什么样的惊吓才变成这幅摸样的?后山湖底到底有什么?那个女孩的冤魂藏匿在哪里,会不会祸害这个学校?

  心中思考着诸多问题,我看着王林被带上了警车,也随着离开走回宿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