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道士我跟你们吹,我这符水,上能避灾祛祸,下能通晓天地之理,各种疑难杂症只要用上我这符水几个月,保准身体健康生龙活虎,就更不用说什么感冒发烧了。”

  “我这个香囊有什么用?小伙子你可真是问对了,这个香囊可不是凡物,这可是在龙虎山被高人开过光的,带在身上一能让妖魔鬼怪无法近身,二能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替你挡上一灾!”

  “挂在卧室床边上,是不是还能避孕啊,哈哈哈哈…”

  鬼绕魂的事情发生之后,日子平静了下来,除了每天上课东奔西走之外,倒是发生了一件让我感到意外的事情。

  那个外表看起来冷冰冰与任何人都似乎聊不来的周辉,在鬼绕魂的第二天搬到了209宿舍,补上了那个一直空缺的床位。

  从开学到现在,我还没有在学校附近逛过,所以这周末我绕着学校从南门向东走,打算围着学校转上一圈,走到学校的东北角小吃街时,看到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在干什么,走近一些,便听到了一道洪亮的声音。

  那道士穿着一件电影里常见的道服,发簪插在头发上带着一顶刻着八卦阵的帽子,他的身前是一张木桌,桌子上分别摆放着几张符纸和几个香囊。

  道服,发簪帽,符水和香囊,椅子下面的牛皮袋里装着红木盒子,这可不就是易德阳在宿舍里说的那个潇大仙?

  他的话虽然说得有些可笑,但语气却非常认真坚定,倒是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

  听着这潇大仙很认真的语气将这些讲完,我顿时间有了些兴趣,刚走上前去,就听到围观的一个小伙子说这香囊挂在床边避孕的话。

  那道士稳稳的坐在那里,听着众人的哈哈大笑声,脸上稳重的表情愣是没有一点点变化,相反则是双眼平静的看着那个最先起哄的小伙子。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那小伙子被潇大仙这么一直盯着感到有点不自在,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起哄不好,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

  酷=#匠p网w{唯B一u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潇大仙说完便收回了目光,脸上露出了那种医生给病人看完病查出是癌症晚期的表情,随后摇了摇头说道:“小伙子,看你年龄只有二十来岁,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厉鬼冤魂缠身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

  潇大仙的话让他身边的众人忍不住纷纷后退了几步,似乎是害怕他身上的厉鬼冤魂沾到了自己身上,那小伙子眉头一皱恼怒起来:“什么厉鬼冤魂,我阳气这么旺,身上怎么可能会有什么脏东西!”

  他说话的语气很大声,就像是急着跟别人解释的一样,然而他在说完后忍不住朝身后看了几眼,这个动作却是使他刚才的那番话失去了大半的力量。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潇大仙微眯着眼靠在木椅上,摆了摆手轻声问道:“我且问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做梦,并且梦到的内容非常诡异,而且大多时候的梦经常相同类似?不仅如此,每到晚上是不是感觉自己身后有人盯着自己,网吧上网或者床上玩手机的时候非常的不踏实?”

  潇大仙的话甚至还没说完,那小伙子的脸上便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听完这番话,那份诧异已经转变成为了惊悚。

  显然潇大仙所说深入了他的内心,并且说的句句是事实。

  “大仙,大仙,刚才是我不对,是我爱出风头的错,你可不要计较,一定要救救我啊…”

  “不急,不急,虽然你身边厉鬼冤魂众多,但也是有办法可以化解的,比如我这桌子上的香囊,你买回去一个随身带着,一个月后基本上那些脏东西就彻底消失了。”

  就这么三番两句话,愣是让那个小伙子掏了五百块钱,买了一个看起来和路边小摊上卖的没什么区别的香囊,这让我在一旁看的目瞪口舌。

  那小伙子身边哪里有什么厉鬼冤魂,他的魂魄非常完整,阳气虽然弱了点但也不至于有什么脏东西缠身,如果真有什么东西缠身的话,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至于什么每到晚上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以及玩游戏玩手机不踏实之类的,都是很正常好不好,那个年轻小伙子大大的黑眼圈和走路双脚轻浮,明显是熬夜过多有点肾虚的表现啊…

  这潇大仙骗子的身份在我心中加重了几分。

  我缓步走上前,还未等我开口拆穿,微眯着眼睛的潇大仙突然睁开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上下看了一遍,猛的站起身,发福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绕过桌子来到我的身前。

  “小伙子,你命犯桃花,五行相冲,这一劫在你命理当中,甚至威胁着你的生命啊!”他一把拉起了我的右手,语气有些激动,甚至于说话的语速都和之前有着很大的差距。

  我眉梢一挑,没有想到这潇大仙竟然来了这么一出,难道他看出了我是要拆穿他的?

  他的双手紧握着我的手腕,我用力抽了两下竟然没有成功,我本以为他会像刚才和那个小伙子说的一样来忽悠我,没想到,他的话锋一转,语气非常认真的盯着我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一个你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漂亮女人?”

  这话让我有些惊讶,他说的没错,苏倾城这种级别的美女,的确是在我以前从未遇到过的,见我表情露出了惊讶,潇大仙点了点头,目光中流露出了几分果然如此的神色,接着说道:“小伙子,我奉劝你一句,最近如果有什么美人之约,或者是偶遇什么的,最好掉头就走,否则这个深渊你将会越陷越深!直到最后将姓名搭进去!”

  “这张符乃是我在龙虎山求来的,在必要关头能为你挡下一灾,还望你随身带好,你我有缘,这张符就算道士我送你的了。”

  说完,他松开了我,摆了摆手说道:“你也不要问我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太多,你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切记,这张符一定要随身带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