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剑给我的印象深刻。

  以至于到现在都能够清晰在脑海中浮现出那把剑,剑纹通彻透亮,一道道符文刻在剑身,即使单单只是去看,都已然能够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这还单单只是背着的情况下,若是握在手中出战。

  那威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华山,冷玉剑,工学院的阴魂怨气,鬼唤魂,我不清楚这些同时出现在这里是否是一个巧合,我只知道自从这个周辉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后,我的心头便一直涌现出一股不详的预兆。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晦不详。

  “嘿TM的,这道士也算是让我佩服到姥姥家了,那张嘴是真会说,上天入地,千古百年,甚至他连我的生日和今天早上吃了啥都知道。”

  “所以你就花了四百块买了这盒口香糖?去灾避祸?是不是要两粒一起嚼才更好?”

  “你的益达,不,是你花四百块买的益达…”

  “哈哈哈哈…”

  还没走到寝室门口,我便听到了曹书培他们哈哈大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易德阳在外面听一个算命的道士,七里八拉的一说花了四百块钱买了一盒口香糖。

  “你们还真别笑,当时你们是不在那,要是听那潇大仙说一会,别说让你们买这口香糖了,就是跳脱衣舞,估计你们都能做得出来,那潇大仙不去做销售真的是太可惜了。”

  当我走进209的时候,正看到易德阳盘腿坐在床上,一边让曹书培等人看他手中的那个盒子;一边讲当时那个潇大仙是如何用一张嘴,将围观众人说的全部自愿掏钱买东西的。

  易德阳从盒子里拿出了一粒,不得不说这四百块钱买回来的灵丹妙药,的确像是超市里卖的那种四块钱一盒的薄荷糖。

  “这尼玛,那个坑爹的道士也是邪乎的很,上来就说我最近睡觉盗汗多梦,早上起来两条腿酸,当时我就震惊了,这些事谁我都没告诉过啊,然后我就坐那听他说了一会…”

  喵…喵…喵呜…

  楼外阵阵猫叫声突然响起,也不知道后山这些猫是怎么回事,突然聚集到了男生宿舍这边,跟叫春的一样一声声喊了起来,声浪之大愣是在二楼都能听得清楚。

  当我听到楼外的猫叫声,以及易德阳手上那盒薄荷糖,所散发出的微弱灵气,我皱着眉在心中暗道:这个道士,恐怕不简单…

  ……

  夜幕降临。

  白天的那些猫叫声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六楼的一个学长一盆开水倒下来后,再也没有听到一声。

  才十一点,楼道里便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就连平日里经常熬夜的曹树培等人,今天竟然也早早的睡了。

  这根往日相比简直是非常不正常的,要知道平日里十一点这个时候男生宿舍是非常热闹的,尤其是隔壁宿舍,每天只要过了十点,那真就跟开演唱会的一样,六个人扯着公鸭嗓子开始嚎。

  然而今天,却是安静的异常恐怖。

  我一直强忍着睡意,撑到十一点五十五分时,我穿上衣服悄然下床。

  推开宿舍的门那一霎那,一阵凉飕飕的风贴着地面快速扫过我的下身,穿着凉鞋大裤衩的我顿时间浑身一冷,看向那道风的来源,估摸着是楼道里的那扇窗户又不知道被谁打开了。

  当我走出宿舍,关上宿舍门的那一瞬间,整个楼道在我一息之间开始有了变化。

  原本明亮的灯光瞬间变得灰暗,墙壁上隐约浮现起一道道细小斑斓的黑色波纹,脚下那一张张地板砖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灰色硬邦邦的水泥地面。

  “过来…过去…过来…过去…”

  “众生轮回…结束今生痛苦…轮回…”

  两道悠悠晃晃时有时无的女声,在我的耳边喃喃低语,就像是传说中海上的美人鱼唱歌一样,非常的有诱惑力,听起来会让人不由自主的跟随者声音的来源走去。

  而且,在这声音下,你的灵魂会非常的放松,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事情都不会去想。

  墙壁上的黑色波纹越来越明显,从刚才的肉眼难辨到现在遍布整个墙壁,我缓缓抬头向上看去,天花板上的画面更是让人心生惧意。

  血红血红的手印出现在天花板,一个个鬼脸浮现在血手印的旁边,那鬼脸有的面无表情,有的狰狞吓人,有的哈哈大笑,有的满脸恐慌,灰色的鬼脸在我抬头看去的同一时间发出了一阵阵尖锐的诡笑。

  地面上,突如其来的出现了一根根胳膊,枯皱的胳膊上蔓延着一道道血丝,夹杂着无数个细小伤口。那胳膊仿佛是从泥泞中伸出,要把人们拉下去做他们的替死鬼。

  酷$匠8网J永X久免M费|看小‘:说%b

  那场面,真真如同坠入了鬼域。

  唯有楼道的尽头是一片光明,那天花板上狰狞可怖的灰色鬼脸,泥泞中伸出的一根根胳膊,在那片光明附近消失不见,墙壁上的所有黑色波纹在那片光明附近畏惧不前。

  那片光明中就像是有一位圣洁的天使,她就站在那里向我招手,那如同美人鱼一般诱惑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那片光明就像是为了拯救我所存在的一样。

  我面无表情、双目无神的朝着那片光明走去,我的步子不大,但却似乎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非常大。

  “斩!”

  “邪魔退散!”

  当身边墙壁上的黑色波纹消失,头顶和脚下的鬼脸鬼手再也看不见,距离那片光明仅有一步之遥时,耳边响起了一声如雷鸣般爆喝!

  紧接着,一道刺眼的金光从上而来,将我眼前所有的画面全部撕裂,将所有所有的一切恐怖,以及那触手可及的光明一剑斩成碎片。

  楼道里所有的一切恢复了正常,明亮的灯光照在周辉的脸上,映出了他脸上的表情,他看了我一眼,从地面上拔起了那把冷玉剑,道:“明哲守心,抱元归一,能够在刚才的环境中还能保持气血不乱,还装出一副魂魄丢失的样子,看来你也有些本事,但是这鬼绕魂不是你能够破除的,回去睡觉吧。”

  他说完,纵身一跃从窗口跳了下去,一闪身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我听着旁边宿舍里传出来玩游戏的大喊大叫声,看着周辉消失的方向,理了理被那道剑气四散爆炸的波纹打乱的发型,眉梢微微一挑随即皱了起来,心中的疑惑加深了许多。

  “鬼唤魂,鬼绕魂,鬼界三术让我见了两个,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连华山剑宗都派了人来,老爷子到底想要我在这里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