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啊…YiKu……”

  约莫着是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正在厕所洗漱的我听到了一阵少儿不宜的叫声,那声被拉长了的一库,以及后续不知道多少激动人心的叫声一瞬间便在209宿舍响起。

  “卧槽!”

  上铺睡正香的范文豪腾地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朝着下铺易德阳的床位怒吼道:“这能是多饥渴!竟然拿大桥未久的高潮录音当闹铃!”

  “这死胖子,小日子过得也太销魂了吧…”睡在他对头铺的曹书培晃悠悠的醒了过来,他看了眼范文豪和我,以及还在熟睡当中的易德阳,有些无奈的说道:“这熊b孩子,用这闹铃把宿舍一圈子人全给吵醒了,他自己到还睡得正香!”

  我把毛巾搭在阳台上,笑了笑回头说道:“赶紧叫醒吧,正式上课第一天,还是别迟到的好。”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易德阳的一声军训七八天的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自从开学第一天住进宿舍易德阳被鬼唤魂之后,几乎在没有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半夜就连猫叫都不曾有过一声。

  我曾经问过易德阳以前是否有过梦游或者类似的事情,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也就是说鬼唤魂这样的事情是来到工学院之后才有的事情。

  然而为什么那些脏东西会看上易德阳?

  “在把你的臭袜子塞我嘴里,信不信老子明早爆你菊花!”

  “你个二蛋货,军训七天,天天早上都是女优高潮的叫声做闹铃,你要是饥渴就去找小姐,别天天在宿舍折磨我们!”

  “曹书培你个大蠢猪,昨晚上也不知道是谁舔着个熊脸来找我要种子的,下次你在找我要,你看爷爷我还给你不!”

  眼看两人又开始了,我无奈的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对他们说道:“你们赶紧的吧,听说今天晚上有晚自习的,军训完了的第一天小班上课,先去看看有几个美女分到咱们班的吧。”

  上午和下午还是一如既往的上大课,几个据说是这教授那博士的老头讲一些大学需要注意的事情。

  来到大学后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能够做到面对着上百位睡着了的学生,依然能够夸夸其谈讲上一两个小时,这境界还真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让人易德阳等人无比期待的晚自习终于来临,哥几个临上课前半个小时就已经坐在班里候着了。

  然而事实却是无比残酷的。

  “这都什么啊,我心目中的梦幻女神呢,怎么一个都还没有出现,我的天啊,难道这大学两年的时间我都要守着这些度过吗!?!”

  “范小屌,不要把眼光放得太高,你看前面那几个,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我觉得就很不错。”

  “恩,大蠢猪你放心,就算只是这些一个都不会看上你的,我刚才还在想,长成你这样的,能是多有钱才能找到对象?”

  ……

  辅导员自报家门,一番亲切中又不缺开玩笑的对白使得师生关系很快的好了起来。

  班级里的美女数量和质量,自然而然的让易德阳他们失望了许多,所以在上台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便趴桌上睡了起来。

  曹书培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后,他看了眼坐在旁边呼呼大睡的易德阳,拍了拍我,嘿嘿一笑:“李凡,咱逗逗这货。”

  说完,他用腿用力撞了撞易德阳。

  迷迷瞪瞪的易德阳睁开眼睛,嘴角的口水都还没来得及擦,便听到曹书培故意压低了的声音,只听他很严肃的说道:“快起来胖子,辅导员让你回答问题呢,问你叫什么!快站起来!”

  “恩…恩?”

  估计是高中时期培养的习惯,易德阳毫不犹豫腾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报告辅导员,我叫易德阳!”

  “大家一定要记住,星期一和星期三学校规定不能外出,星期二…恩…啊?”正在讲学校外出规定时间的王导,突的一下被易德阳给打断,愣是似乎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了,张了张嘴神情错愕的看向站的笔直的易德阳。

  “恩…”半天,王导才反应过来,咽了口吐沫看了一圈同样惊呆了的学生们,愣了半天说道:“你这孩子…是梦见我了吧?”

  看着辅导员脸上错愕惊呆的表情还未完全退去,以及易德阳脸上抽搐着的肌肉,我终于忍不住跟着班里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货估摸着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被耍了,而且全班这么多人盯着他看,估计在心中已经把曹书培爆菊千千万万遍了。

  酷匠…v网\}唯l一正》k版。@,其3:他都!.是8%盗7版

  “擦擦口水坐下吧坐下吧,这位同学估计是嫌班里气氛太压抑了,好了,我们继续说。”

  就在辅导员挥了挥手示意让易德阳坐下时,班级的门被推开,学院张书记带着一个长相很清秀的小伙子走了进来,在王导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站到了一边。

  “新生啊?那来的正好,先做个自我介绍吧,你来晚了,那别人就只能靠你去挨个认识了。”王导脸带笑意示意让他站到讲台上。

  班里的女学生们顿时间沸腾了起来,不安分的心一个一个的跳动了起来。似乎是没有听到台下激烈的讨论声,这个长相清秀的小鲜肉帅哥,神色很淡定站在讲台上,微笑着开口说道:“大家好,我叫周辉,来自华山脚下的一个小城市。”

  我顿了顿,微皱着眉毛看向这个来自华山脚下的周辉,如同那些女学生们议论的一样,他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给人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这种清爽并不是勤洗澡或者穿干净的衣服就能流露出来的。

  或者说,这是一种无形中的气质。

  就像他背后的冷玉剑,那把肉眼凡夫根本看不到的剑,无形中所流露出来一尘不染超凡脱俗的气质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