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三角,那座堪比皇宫的大城堡内。

梁雅琴带着大家来这边已经有好几天时间了,但她始终还在挂念着京城那边的情况,昨天给小鱼儿打电话,听说张邪要被押送至监狱,而他们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在半路上把张邪给救出来,到时候直接从京城那边出境,然后逃往朝鲜,为此梁雅琴也跟金三角这边的慕容兰商量好了,他们早在昨天就派出了几十人前往朝鲜边境,准备随时接应张邪。

上午十点,跟往常一样,梁雅琴带着小锦子来到楼下散步,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儿童乐园,里面设施几乎应有尽有,是专门用来给这里工作人员的孩子玩耍的,可自从小锦子来了这里后,这里便成了他一个人的场地,即将满五岁的他玩的很开心,他毕竟只是个小孩子,他虽然也很挂念着自己的父亲,可每当有玩的时候,玩的开心的时候,他自然不会再想其它的。

游乐场内有专门的人看守,这可以保证小锦子不会受伤。

梁雅琴坐在游乐场外面,她眼神有些恍惚的盯着窜来窜去的小锦子,可他心里却在担心着京城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们这一次能不能救出张邪,也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伤亡惨重?

而就在这时,慕容兰突然走了过来,跟梁雅琴并排坐着。

望着在游乐场内玩的很开心的小锦子,慕容兰嘴角勾起个温暖笑容,轻声说道:“在我看来,张邪最大的幸运不是因为他身边有你,有那么多朋友兄弟,以及喜欢他的女人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挂念着他,他最大的幸运应该是有小锦子这么一个儿子,当然还有他跟聂倩生的那个小女儿,如果他今天没有出事的话,那他得多幸福啊,女儿双全,这人生圆满了。”

听了她这些话后,梁雅琴自嘲笑了笑,“圆满,这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词啊!”

慕容清轻轻叹了叹气,又说道:“想当初,张邪一个人在金三角杀进杀出这么多次,最后都活了下来,我相信这次他肯定也不会有事,现在我们能做的都做了,希望你放宽心吧!”

梁雅琴转头跟她挤出个笑容,轻声说了句,“这几天多亏了你的照顾。”

慕容兰苦笑声,“千万别这么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要不我带你跟小锦子去别处逛逛吧,虽然在多数人眼里,金三角是个很可怕的地方,而事实上也有很多值得去看的风景。”

梁雅琴摇了摇头,“今天算了吧,等下次!”

慕容兰也没有坚持,站起身说道:“那我先去忙了!”

而就在慕容兰离开没多久,聂倩又走了过来,她也坐在梁雅琴身边,很担心的问了句,“京城那边现在有什么消息了吗?”

梁雅琴叹气回道:“暂时还没有,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刚才是慕容兰安慰她,现在却又反过来,是她安慰聂倩。

可即使如此,聂倩还是有些担心,喃喃说了句,“你说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

没等她把话说完,梁雅琴立即打断她,“别乱想,他不可能会出事。”

聂倩低着头,也不再开口了,她在祈祷着张邪能平安度过这次危机,梁雅琴同样也在祈祷着,张邪能顺利到达金三角与他们汇合,可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个人正朝她们靠近。

一位穿着迷彩服,故意伪装成城堡内巡逻员的女人。

她全副武装,缓缓走到了梁雅琴和聂倩的背后。

她从身上拿出把手枪,对准了梁雅琴后背。

她就是悄悄来到金三角的柳韵芝。

可就在她正准备开枪的时候,聂倩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她下意识转头,便看到柳韵芝拿着枪正准备对着梁雅琴开枪,几乎是瞬间,她大喊一声,连忙朝梁雅琴背后扑了过去。

枪声响起,一颗子弹射中了聂倩的背后,让梁雅琴逃过一劫。

听到枪声后,城堡内的巡逻员立即围了上来,柳韵芝本来还想朝梁雅琴补一枪,可眼看来不及了,她顺手从身上掏出一个手雷,朝后面围上来的那些人丢了过去。

而她便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冲进了有了场内。

在小锦子被爆炸声吓哭的同时,她一把抱起他,没有往门口冲过去,而是冲进了旁边的楼道里,终于反应过来的梁雅琴,边喊边哭,边追了上去。

她可以死,但是她绝不能让小锦子出事。

只可惜,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柳韵芝抱着小锦子,一口气从楼下爬到了楼顶,来到天台那个直升机的停机坪上,柳韵芝迅速把小锦子绑在直升机的副驾驶席,然后朝他吼了句,让他乖乖的坐好。

小锦子哭得撕心裂肺,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就在后面有人追上来的时候,柳韵芝爬进驾驶席,很轻松开走了直升机!

她杀了聂倩,带走了小锦子,最后却放过了张邪。

谁都猜不到,她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