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底,京城迎来了最炎热的夏天。

自从坐上那个梦寐以求的位置后,姓朱的几乎每天睡不到五个小时,但是经过这两个月的努力,他也终于坐稳了那个位置,一些该清洗的人都被他彻底给清洗,一些短时间无法清洗,但又对他未来会有威胁的人,也基本上被他给边缘化,比如赵家两兄弟,虽然职位上没有任何的变动,可他们手里却再也没有以前的实权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姓朱的自己不犯什么大错误,那就没人能把他怎么样,而这也意味着他在这个位置上算是彻底扎根了。

这天早上,姓朱的出门后,总觉得自己右眼皮跳个不停,但他并没有怎么当回事,恰恰相反,他今天心情还很不错,因为今天就是张邪的死期到了,早在两天前,他就下了命令,要在今天早上把张邪押送至监狱,可这也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真正的目的,是希望柳韵芝能在半路上把张邪给杀了,而这也正是他当初跟柳韵芝商量好的计划。

姓朱的自以为自己很聪明,他一直以来都很希望张邪早点死掉,因为只有他死了,他才会觉得有安全感,可是张邪的地位,以及人脉关系实在是太让他忌惮了,他很怕自己下令判张邪死刑后,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先把张邪控制起来,或者说把他关进监狱里,可即使如此,他还是觉得很不放心,他甚至会很疯狂的去想象,一个监狱恐怕还关不住张邪,而就在这时候柳韵芝找到了他,说可以帮他处理掉张邪这个麻烦,所提出的条件,就是希望能掌控未来的初澜跟锦墨两家集团公司。

姓朱的当时想了想,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因为他本身也不希望初澜跟锦墨两家集团公司突然倒闭,而柳韵芝确实也有那个能力去掌控两家集团公司,这样也许就能避免两家公司倒闭后所造成的一系列影响,于是他就答应了柳韵芝,他自以为占到了便宜。

可他永远都不知道,柳韵芝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掌控那两家集团公司,甚至也不是为了对付张邪,她只是想让张邪亲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然后再带着张邪远走高飞,她想要跟张邪在一起,她也有办法抹去张邪所有的记忆,一辈子只记得她一个人。

只可惜姓朱的还被蒙在鼓里,所以他今天很开心,他很期待柳韵芝能给他带来好消息。

可就在他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的那位秘书突然就接了个电话,然后跟他说道:“义父,刚才乔老打电话过来,说想要与你见一面,不过我已经回绝了他,可他还是希望你能给他回个电话过去,不太清楚有什么事,只是听他的语气,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姓朱的冷哼声,“不用管,今天我谁都不见。”

许堂点了点头,笑回道:“那好,我这就给他回电话。”

而就在许堂准备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姓朱的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又说道:“你等等,如果他真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那还是给他回个电话吧,反正现在大局已定,即便是他跟王太平,跟赵家,跟韩家联合起来,他们也奈何不了我,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

许堂微微一笑,“义父说的是。”

姓朱的轻轻一笑,立即拿起桌上的座机电话拨通了乔老的号码,没等他开口,对面抢先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给我回电话,没想到你终究还是回了,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今天我过生日,想请你来家里吃个饭,还有王泰平,赵家兄弟都会来,你要不介意的话,也可以过来,当然如果实在过不来,也没关系,我就是通知你一声,没有别的意思。”

姓朱的微微皱眉,想了会,说道:“既然是乔老生日,那我当然得去,不过可能得晚点。”

“要来就现在来吧,今天不是周末嘛,我知道你也不忙,如果真忙的话,我可能就不会给你打这个电话了,晚点的话我可能就不在家了,因为等下约好傍晚一起去钓鱼。”

乔老语气很平淡,没有任何强求的意思。

可姓朱的还是有些防备,他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试探着问了句,“乔老,冒昧的问一句,这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一听到他这话,对面乔老很生气道:“你不来就不来,请不要辜负我的一番好意。”

“我错了,我错了!”姓朱的连忙说道,“还请乔老别生气,我这就过去!”

电话很快被挂断,姓朱的立即吩咐许堂,安排人护送他去乔老家里。

一个小时后,也就是上午十点,姓朱的赶到乔老家里。

乔老确实也没有骗他,王泰平来了,赵家两兄弟也同样在场,就连韩老头也过来了,还有住在乔老家隔壁的齐家夫妻,当然乔娜也在场,大家看起来很其乐融融,反倒是姓朱的来了后,气氛就变得尴尬了起来,除了乔老跟齐家夫妻外,其余人对他显然没什么好脸色。

而就在姓朱的坐下后,乔娜就不声不响回到了楼上,悄悄发了个短信出去。

因为离中午饭还有两个小时,于是乔老就建议带着大家去楼上的书房随便坐坐,聊聊天什么的,其余人都没意见,姓朱的当然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一帮人来到了书房。

那位秘书许堂本想跟着一块进去,但是被乔老给拦了下来。

紧接着,书房门被关上,有两位戴着墨镜的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守在了书房门口,几乎是同时,姓朱的终于反应过来,抬头跟乔老问了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老笑呵呵跟他回道:“离吃饭时间还早,我们就先坐着聊聊天,能有什么意思。”

姓朱的冷笑声,“难不成你们这是想对我逼宫?”

乔老又回道:“你想多了,就耽误你两个小时而已,哪敢对你逼宫啊!”

一听到他这话,姓朱的终于明白了过来。

两个小时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了,而现在他被困在这里,如果等下有人在半路把张邪救走的话,那他就没法接收到消息,没法接收消息,那也就意味着他没法发号施令。

一想到这里,姓朱的恨的咬牙切齿,可他又毫无办法。

因为此时,外面的许堂以及他带过来的那些人,都已经被人给控制了。

楼下的乔娜再次给小鱼儿发了条短信过去,“一切顺利!”